晚上我一定好好补偿你五二小说网

字数:4873   加入书签

A+A-

    李俏的出现也算是很夺人眼球的了,沈漫拿着剧本看得认真时,却看到了李俏跟着顾侨进了片场,心里有些犹疑:难道是重新决定了要拍了?

    顾侨化妆的时候,louis笑着问他:“不是最在意头发吗?怎么愿意当光头了?”

    “有清穿戏要拍,所以都剔了。”louis和他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除了是工作上的伙伴也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

    “柯韵也在这部戏呢。”当年的事,louis都知道,所以再见到柯韵难免有些惊讶。

    “嗯。”顾侨不觉得这个话题有继续说下去的意义,于是仅仅嗯了一声。

    “比当年漂亮了不少。”louis一开始还没认出来,不过后来看看,这不就是柯韵吗。

    “嗯,整了挺多地方的吧。”顾侨眼里含笑的看了眼louis,louis也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小朱也正忙着积极和副导演沟通等一下要拍摄的镜头。李俏就完全成了顾侨的生活小帮手。

    “这次助理长的挺不错的。”louis有眼睛,早看出了两人之间奸情,但顾侨没和他提起,他就试探的问问。

    “呵呵。而且全是天然的。”

    顾侨拿着自己的手机交到李俏手里,“你给我保管着,有人来电话的话,你就替我接。”

    “好。”她看着顾侨苍白的脸,面色那么差,却又很自然的一点都看不出是化妆的效果,眼窝也比原先更深陷,面容虽看起来还是清俊但显得有些病态了。

    “是不是还是很帅,看傻啦?”顾侨自信的笑着,眼里的神采更闪亮了。

    “第一场就是拍你自杀的戏……是不是会适应不过来啊?”李俏前面听小朱说了,第一场戏就是在天台拍,顾侨在天台边缘走着,季李李演的是个警察,从一开始就怀疑一系列的连环凶杀案背后的主谋就是顾侨,一路追寻证据,却得知了将世界最大的毒枭的犯罪证据交给警方的匿名人也是顾侨。

    “没关系。这种场景还是快些拍了的好。”他可不想得抑郁症。

    这种惊悚类型的电影,导演若是按着剧情一步步慢慢来,只怕演员会慢慢陷进去,虽然演技会提升,但也有一定风险,若是打乱了来拍摄,对演员自身的心里状态会比较好控制些。

    等所有人就位后,李俏有些紧张的看着顾侨那边。

    “梁文冰,我劝你投降,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季李李为了这部戏练出了不少肌肉,即使穿着外套依然看起来体型很棒。

    “你觉得我在找退路吗?”梁文冰冷眼看了下脚边,只要稍稍往边上一点点,他就会掉下去了。

    “你害了那么多人,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的。”

    “呵。”梁文冰的脚时不时的踢一踢天台边缘的小石子,看着掉下楼的石子,心里多少有些发怵,不过在文舒的镜头中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梁文冰不怕死,他只是在试试这个高度,想想自己像个石头一样跌落在地上,然后整个身体都崩裂开来……

    果然有些变态的……李俏不禁想起沈墨的话了……

    “薛辉,你追踪了我那么长时间,从没有得到过我的犯罪证据,难道从没有觉得自己或许判断错误了?”梁文冰不甚在意的瞥了薛辉一眼,而这一眼里竟充满了无奈的情绪。

    李俏看过剧本,但剧本里到了结局也没说梁文冰究竟有没有犯罪,这是个开放结局,而顾侨此时的眼神却是洗白了梁文冰这个人。

    就在薛辉犹疑的时候,梁文冰一跃而下,导演及时喊卡。

    “这条过了,替身就位。”文舒笑着,第一条就直接过,看来是个好的开始啊。

    季李李对着顾侨笑了笑,竖了竖大拇指,“第一场对手戏就是这样的场景,还真有些难为我了。”

    “你也发挥的很好。”客气了几句后,两人稍稍对了对下一场的戏后,顾侨才回到自己所在的休息区,小朱给他披上了外套。

    天台上还有一场戏,是沈漫和季李李的对手戏,沈漫剧中名字是梁文娟,梁文冰的亲妹妹,和季李李演的薛辉是一对情侣,有着精神分裂症。

    李俏很期待看沈漫演戏,这种心情挺矛盾的,既想看她演的出色,又不希望她真的太出色……

    不过沈漫还是发昏的很稳定,文舒也挺满意的,只拍了两遍就过了……对于第一次拍戏的人来说这个成绩真的是很少有。

    顾侨看出了李俏眼里的纠结,态度随意的问了句:“闹翻了?”

    “也没什么,不过沈漫真厉害。”

    “嗯,学校里我就注意到她挺有天赋的,就是小姑娘有些急于求成了。”顾侨意有所指的说着,有时候在这个圈子太过于激进也不是件好事。

    上午连着拍了好几场,效率也高,电影的拍摄真的和电视剧完全不同,情节也都紧凑,无关的废话都没有。

    高强度拍摄工作一直持续到十二点,才开始放饭,小朱领了四份盒饭回来,顾侨是动也没动,最后为了不浪费,小朱硬是吃了两个盒饭。

    她在一边看着暗自觉得好笑,一个大男人那么注意饮食还真的不多见呢。

    下午,顾侨有开始了高强度的工作,李俏在一边挺担心他不吃东西是不是受得了,顾侨也在这时候走到李俏身边,“你等下去给我做份水果色拉吧,我饿了。”

    她想都不想立刻回了酒店了,幸好片场离酒店也就十来分钟的路,她一路小跑着回去,在厨房了忙活了一会儿就带着他的‘午饭’回了片场,总共也就离开了三十分钟的时间,不过再回到片场就觉得大家气氛都有些奇怪,后来还是导演助理不小心说漏了嘴:“听说侨哥以前和这柯美人是一对呢,看来这传言不假呀,这床戏拍的,可真熟练。”

    李俏拿着剧本的手指都握的有些发白了,一边的道具师首先到李俏站在一边,还一脸好奇的想求证一番:“小李,你家大人以前真和柯韵好过吧。”

    “……不好意思啊,我是临时的助理,所以不是很清楚呢。”她脸上挂着的笑容不怎么自然,另外两人觉得也问不出什么,耸了耸肩就各自去忙了。

    “你干嘛要支开小助理?”louis抚了抚自己的下巴,觉得顾侨现在的行为挺好笑的。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顾侨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很妥当,但也全是在自作聪明而已罢了。

    louis唇边勾起了一丝笑,这的能像他所想的那样吗?难道顾侨的情商真的低成如此地步了啊……

    “刚才那场戏还顺利吗?”李俏一边打开手中的盒子,一边笑着问顾侨,他心里顿时一咯噔,这是什么意思?

    “挺……挺顺利的。”他不改笑容。

    “嗯……真可惜我没看到。”李俏低着头,语气里少不了惋惜之情,随即眼里掠过了一抹笑,才抬起头轻快的说着:“等晚些,上映了,总能看到,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你说是吧。”

    顾侨目光凌厉的扫了周围环境一眼,看身边没什么陌生人,于是立刻握着李俏温暖的小手放在自己嘴边:“俏俏,我错了。”

    她能那么说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半小时里发生了什么呢……无论她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这件事的,他先道歉总不会错的。

    louis原本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在一边听着,但越听越不对劲,最后竟听到了‘我错了’。

    这是顾侨嘴里说出来的话吗?小朱看似不在意的对着louis笑了笑,一脸习惯的表情。

    “他们总这样吗?”louis喏了喏嘴。

    “呵呵。”小朱没有多说,在背后议论自家老大实在不合适的。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幼稚吗?难道看不得你和女人拍几个亲密镜头吗?”若这事坦荡荡的让她知道,她一定不会有太大的介意,心里很明白这是工作,但顾侨却故意支开她,这样遮遮掩掩的摆明了就是心里头还有鬼。

    “算了,现在不说这个了,我没事。”李俏心里也有委屈,但实在不想在人前指责顾侨做事不对,于是硬生生的把眼泪又憋了回去。

    “俏俏,我真的怕你想多了,晚上我一定好好补偿你。”顾侨一脸的男奴样,一心想着要逗李俏开心。

    “好啊,那你晚上就把刚才的剧情重演一遍吧。”他既然都那么说了,那自己也不用客气了呀,其实后来想想,自己真的是典型的找虐型人格吧。

    “呵呵,你可不准反悔啊……”顾侨说完这话,明显心情好了很多,休息时候偶尔还会哼几句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