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睡衣含住了她的乳头【H】

字数:3669   加入书签

A+A-

    李俏跑去顾侨的房间其实也真没想要做什么,只是每天晚上都在他怀里睡的,现在一个人睡,反而觉得怎么都不习惯。到了顾侨房间后,看他睡得还挺熟的,李俏也不忍心叫醒他,就在他身边睡下了,忍不住还伸手摸起了他的光头,才几天的功夫,已经不想最初那么光滑了,有一点点扎手了,但手感依然好。

    “你半夜进我房间,就为了摸我这颗头吗?”他忍着笑问李俏。

    “顾大哥,你没睡着啊?”李俏趴在他的胸膛上,半个身体都压着他。

    “你不在我怎么可能睡得着。”这话虽不假,但也有着些夸张,不过他知道这么说会让李俏觉得开心。他张开双臂抱着心爱的女孩,顿时觉得被窝里都变暖和了。

    其实平日里李俏也常常睡顾侨的身边,但真的不是天天那啥的,李俏若是觉得累的话,顾侨都只是乖乖的抱着她睡觉而已,最多亲亲脸的。所以这种相处模式两人都挺乐在其中的,没多久李俏就安然的在他怀里睡熟了,徒留顾侨一人看着天花板,感受的温香软体在他的怀里。

    在未来岳父家里,真是杀了他都不敢对李俏怎样的啊!他闭上眼,心里默默数着羊,也想快些进入睡眠。只是当他数到第293只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声音很轻,但在那么安静的夜里,那声音就显得不那么轻了啊。

    然后传来了两人的小声交谈声,顾侨听得很认真,但依然屁都没听清,刚想起来开门时,就传来了敲门声,然后又是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顾侨轻轻的跨下床,走到门边的时候,脚上踩到了什么包装纸,犀利索罗的声音传来,他弯下腰,食指和中指夹着个避孕套袋子……顿时只觉得一群草泥马奔过,而且每一只都带着淫荡的笑容……

    顾侨躺回床上后,想了很久,以下是顾侨心中的天使与恶魔的对话。

    天使:“千万不能做,你未来岳父是试探你呢。”

    恶魔:“你傻了啊!哪有这么试探的,直接送避孕套给你啊。这个事情就不用想,直接用行动来回馈就是了。”

    天使:“听我的,别做,不差这一晚,留下好印象才是重要。”

    恶魔:“虽然我也同意不差这一晚这个说法,但是跨年啊,今天很有意义。”

    天使:“那我不说不能做了,但是绝对别用那个套子,你明天再还给你岳父,他一定从此就放心把俏俏交给你了!”

    恶魔:“嗯,难得我们达成共识。”

    顾侨愣着,难道这就是最后讨论出来的结果?尼玛,全都洗洗睡吧!

    各种憋屈加郁闷的心情竟然让他……更容易入睡?

    由于夜里两三点才睡着的,顾侨白天反而怎么都醒不了,李俏就不同了,六点多就被外边吵杂的鞭炮声给吵醒了,然后看着身边的男神,还怎么入睡呀!

    她顽皮的手指在他的脸上游走着,俊眉斜扬着,紧闭的眼虽看不清眸色,可那纤长的睫毛也相当有看头,之间划过他俊挺的鼻梁,就连人中都能生的那么俊……嘴角微微勾着,没有表情时就像是含着笑,这样一个男人,自己竟能每天醒来第一个就看见。李俏想着想着竟笑出了声音。

    顾侨张嘴含着她的手指,调情般吸吮着,睁开的眼里没有平日里的有神,但却依然清冽。

    “谢谢你。”她小声的说着,眼里全是柔情。

    早晨只要睡眠充足了,都会有点想要那啥的冲动,李俏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情,况且刚刚才在心里感激自己的幸运能和男神同床,接着手指又被调戏了一番,现在她只能对着顾侨呵呵了。

    小手悄悄的伸进了被窝中,直接摸上了他的大肉棒上,果然,早上他就是特别的敏感嘛!

    他的脸上依然有着倦意,但眼里却更多了期待,牙齿轻咬了一下她的指尖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痴痴的笑容,“俏俏,你越来越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我是知道啊,但是并不准备满足你啦。”李俏笑着,调皮的用手握紧了他硬挺的大肉棒,引来了男人好听的叫声。

    “别光握着,你也动一动啊。”顾侨的气息有些急促,不过听在她耳里却是成了动听的声音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强忍着想戏弄他一番。

    “顾大哥,时间不早了,该起床了。”李俏松开手,坐起身来,想往外走,却别顾侨更快一步的抓住,抱回床上:“小妖精,点了火就想跑?!”

    平日里顾侨说小妖精的时候李俏也没觉得有多怪,但现在的顾侨一脸慈悲样,嘴里却吐出个小妖精来,就像是个和尚要收了什么妖物一般,这也叫反差萌吗?

    他亲吻着她洁白的脖子,缓缓往下移动,嘴唇经过了胸口,隔着睡衣含住了她的乳头,然后衣服被他撩起,平滑的小腹上那颗小小的肚脐也被他甜的麻痒难受,渐渐的身体也被他点燃了,李俏难受的扭动着,顾侨打开她的双腿,单薄的内裤上已经印上了水渍,他低头吻着她的花谷,虽然隔着内科,但她心里依然痒极了,想着要他快些进来,他却只是不停的舔着她的全身。

    “唔……啊……”李俏扭动着身体,花穴处难受空虚,想要他给的更多。

    不过顾侨这时候克制力不知道怎么的变得那么好,他舔着她的花穴,内裤被他退下了,但也仅仅用舌头穿插在她的甬道中进出,花核都被他吸肿了……

    他的手指分开两片白嫩的唇瓣,立即就看到了晶莹透水的甬道,一开一合的收缩着,想要他给的更多,但他还是克制着。

    仅仅用手和嘴就让李俏高潮了两回,知道小丫头还是意犹未尽就承诺着晚上一定满足她。

    “顾大哥,怎么了?”李俏的小脸红红的,也不好意思问他怎么不做了呢……

    “昨天你爸从门缝塞了个避孕套进来。”顾侨浅笑着,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不自觉的就想笑了。

    “我爸塞了个避孕套进来?”她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大声,又小声问了一句:“顾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可是想了一夜要不要用了呢。”

    “我的天啊!”李俏的手抚着额头,实在觉得等下没脸出门见人了。

    “你也觉得一定不能用吧。”顾侨摸了摸她的头发,心里的一个角落一下子更柔软了。

    她猛点头。顾侨抱着她穿上了衣服,这时候也才七点多些,年初一就发生了让她那么窘迫的事,是不是这一年都会那么窘迫啊……

    两人出来时,李文涛和李芳芳已经在客厅里了,李文涛正喝着功夫茶,看到顾侨时先是一愣,随即对他招了招手,“过来陪我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