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部分阅读

字数:7016   加入书签

A+A-

    《多本h合集,大于3m》

    正文 2

    美少妇的哀羞(八)

    所有人都射完精后,小依的脖子被皮制的颈环套住系紧。“走!过来你废物老公这边!”泉仔扯紧狗绳,小依像狗一样让泉仔拉着爬到玉彬身边。泉仔将狗绳系在附近的柱子,一旁的玉彬被牢牢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连嘴都被塞满布而无法出声,看到像被豢养母狗般的小依忍不住激动的全身都在抖。

    这六个男人在一旁整理刚才录下来的淫乱影片,小依迷迷糊糊的休息了好一阵子,药效已逐渐退去,昏沉沉的脑袋依稀记得刚才淫乱的片段。她微抬起脸,现玉彬被绑在她身边,怯懦的喊着他的名字:“玉彬……我……”没想到玉彬连看都不看她,冷冷的眼神充满令人心寒的鄙夷和愤恨。

    看到玉彬这样对她,受尽羞辱委屈,又感到自己淫秽的小依忍不住泪珠一颗颗的滚下来,但仍然咬着唇强忍的不敢哭出声。

    “醒来啦?刚才大家都好快乐呢!没想到像你这样美丽的太太,原来这么大胆!技巧还真好呢!”袁爷走过来拉起她脖子上的狗炼对她说。

    小依闭上湿红的双眼不住的啜泣:“你们……可恶……”她忍了许久也只能无助的说出这句话。

    袁爷用力扯紧狗炼强迫小依抬起脸,淫笑着对阿宏说:“看来她是忘了刚才有多快乐!放个影片让她小俩口回味一下吧!”

    “不……我不要看……”小依闭起眼睛激动的摇头。

    山狗拿把刀子在玉彬细瘦的腿根中间晃了晃,狠狠的道:“你给我老实点张大眼睛!不然我就割了你男人的小鸡鸡!”

    “不……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小依痛苦的哭着。

    “睁开眼!”泉仔粗暴的扭住她的下巴命令她。

    “呜…”小依只好睁开泪汪汪的大眼睛,他们已经把v8接上大电视,在玉彬和小依面前开始播出刚才荒淫的行为。电视萤幕出现小依帮山狗和许多男人口交、还有她被玩得柔媚哀吟、浑身香汗的经过。他们也强迫玉彬看着,玉彬气愤得全身都在抖,小依则泪如雨下、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真精彩!”

    免费txt小说下载

    “是啊!我喜欢她用奶汁帮我洗鸡巴这一段。想起来就舒服!不过还真暴殄天物呢!”

    “这妞不但扭的淫荡,叫声更是一流!”

    “老子看了,那根又举起来了。”

    “我也是。可以干她了吗?我等不及了!”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兴奋的看着萤幕讨论。小依被他们言语羞辱得全身都没有力气,泪水连珠般的滚落、只想让自己就此昏厥过去。

    看完了影片,这些禽兽胯下丑恶的肉棒又硬梆梆的举起来,不怀好意的围向小依。

    “你们……不要过来……”小依惊慌的缩到玉彬被绑的椅子底下抖。玉彬看这群禽兽又要开始奸淫他妻子,也又气又急的直挣动,但是全身被捆的牢牢,嘴巴被塞住的他,只能摇动椅子“呜呜”的闷吼a黄色小说 http://。hxiaoshuo。net/duanpian/1。htm1。

    小依一下子就被他们从椅子下拖出来,山狗已经舒服的躺在床上等她,胯下那条怒棍高高的立起在浓密的毛堆中。

    “不要……放开我……”小依在阿宏和麦可的拖拉中拼命的抵抗。

    “臭婊子!把你绑起来看你怎么撒娇。”麦可粗鲁的把她一双娇嫩的手臂扭到身后。

    “哼……”小依痛得全身使不出力气。

    阿宏手拿粗麻绳牢牢的把她捆起来,手被绑在身后的小依只剩腿还能抵抗,但是阿宏和麦可两人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腿弯,将她抱起来。

    “呜……放我下来……”小依被抱成这种难堪的姿势,感到无比的羞赧。两条腿被分的很开抬着、就像被两个大男人把着撒尿一样,匀长的小腿和性感的脚ㄚ悬在空中,胯股间美丽的风光一览无遗。

    “先让她老公看看好了!小穴湿成这样呢!”阿宏和麦可两人这样抱着小依到玉彬面前,小依羞的浑身颤抖:“不要……你们放开我……”

    袁爷用手指把泛红的湿缝剥得更开,复杂肥美的黏膜羞涩的在抖动,玉彬在椅子上激动的挣扭,却也只能看着妻子任由他们玩弄而一筹莫展。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好了,抱过来这里!老子肉棒硬的很难受,让她的小穴帮我消消火吧!”山狗催促着。

    “不要!不可以……”小依痛苦的哀求着:“今天真的不行……人家……是在……排卵期……”她晕红着脸,羞颤的吐露出来。

    山狗一听更是性奋,他喘着气嘿嘿的笑着:“没关系!你要是弄得我舒服,我就射在外面……”

    小依见他仍是要把肉棒插进她体内,急的一直哭求:“真的不行……这样还是很危险……求求你……”

    虽然刚才受春药药效的作祟想被肉棒插入,但毕竟那是心智不清楚的状况,现在清醒了,怎么可能和他们在丈夫眼前交媾?况且,今天真的是最危险的排卵期,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些禽兽的生殖器插入。

    但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所能决定,阿宏和麦可把她抱到山狗高高竖立起的肉棒上方,正准备放低她屁股时,袁爷突然出声阻止:“等一下!”他们暂停了动作,小依虚脱的瘫在阿宏和麦可臂弯中,惊魂未定的喘息。

    山狗急的问袁爷:“怎么!还不能搞吗?”

    袁爷拿出一罐药霜道:“先把这个阴道紧缩霜涂在你的肉棒后再上!不然被你这根巨无霸搞完,这妞的小穴可能早就松了,我们还有什么搞头?而且……嘿嘿……用这种紧缩霜滋润她的阴道后,以后不管塞入什么东西、干个几百次,都和原装的一样又紧、又嫩……”

    想干小依想的快疯了的山狗等不及袁爷说完,就抢过瓶子用手指挖了一大沱涂抹在粗大的肉棒上。山狗急急忙忙涂抹完药霜后,就迫不及待的对阿宏和麦可说:“好了。快点!我的老二等很久了。”

    “呜……不要……救命……”小依再度抵抗起来,但是湿缝仍被对准硕大的龟头慢慢放低。

    “停……下来……求求你们……”小依拼命的扭动屁股想闪躲,阿宏和麦可用力的抓着她两边腿弯向旁拉开,无法挣扎的小依,胯股间嫩滑的肉缝被放在山狗巨大的龟冠上。

    “呜……放开我……”小依强忍着被火烧般坚硬的龟冠顶住嫩穴的麻感觉一直哀求。

    山狗弯起上身,双手扶着她光滑的柳腰兴奋的对她说:“慢慢坐下来……”同时阿宏和麦可也放开她的腿弯。小依蹲在床上,大龟头紧紧顶在穴口。

    “不……让我起来……”她用力的想站起来,但是手被绑在身后让她无法平衡,屁股竟慢慢的坐下去,柔软的唇片被饱满的龟冠向两边分开。

    “啊……不要……”她咬着唇激烈的颤抖,连喉咙都好像哽着一团东西般的难受。那龟头……竟然会这么大,玉彬短小的阳具和这巨大的家伙比起来,简直像三岁小孩的玩具,一直到穴口都快撑裂了还进不去。

    “不……可以……进不去……好痛……”小依痛苦的直冒冷汗,山狗兴奋得满脸油光。多汁的阴户、滑嫩滚热的黏膜抚得他龟头不断膨胀,而且热热的蜜汁还不停的涌出来滋润肉冠。

    “再努力一下……就可以进去了!”山狗微微挺高下体。

    “呜……救命……”小依全身都在痉挛。

    “吱……”被绷得快滴出血的小穴慢慢吞进巨大的肉棒。

    “唔……真舒服!”山狗激动的叹息。嫩嫩的穴肉像生橡胶般紧紧的套着他的龟头,里面的黏膜又湿又烫。

    “呀……”可怜的小依快晕厥的哀鸣。胯股间慢慢形成一个被肉柱绷满的大洞,连臀沟肌肤也被拉紧到括约肌都变了形。

    “不……行……救……救……我……呀……”下体肉洞不断被深入扩张的痛楚,使得两边太阳穴几乎要裂开,汗汁一条一条的从光裸的背脊上滑下来,随着龟头顺利进入阴道一半的长度,粗大的阴茎没入的度加快起来。

    “啊……”小依甩乱长哀叫出来,从脚心到小腿都剧烈抽筋,下体好像被撕裂开来,再也没力支撑的双腿终于一屁股坐下去,巨大的肉棒从头到尾贯满窄紧的阴道,直达子宫深处。

    “呜……”小依极度痛楚的张着小嘴快要无法呼吸,全身抽颤的想倒在山狗身上,但是暴满阴道的铁柱使她动弹不得。

    “好舒服……这妞的穴……又紧……又烫……”山狗舒服的直翻白眼。一直以来都只花钱玩妓女的他,第一次玩到这么紧致娇嫩的小穴,穴口的细筋几乎要把肉棒根部勒得血液无法回流,因而使得塞满阴道的肉棒更加饱硬,阴茎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

    阿宏和麦可帮小依把双臂松绑,她辛苦的抬起玉臂,扶着山狗胸膛激烈的喘息。

    “屁股动起来!不要偷懒!”山狗抬起她苍白颤抖的俏脸命令着。

    “不……不行……好……痛……”小依全身的血液瞬间都集中到快绷裂的阴户,山狗巨根上的紧缩霜开始产生药效,阴道黏膜紧紧缠绕着烧烫的棒身在激烈痉挛。“哼……”小依感到眼前一片晕黑,连趴在山狗胸膛上的力气都一点一点的流失掉。

    “叫你动!你听不懂吗?”山狗猛然挺高下体,龟头深深的顶进子宫。

    “呜……”可怜的小依柔白的胴体像断线风筝似的向后弯曲。

    “动不动……”山狗挺着下体不停扭动屁股。

    “啊……不……行……”她只能用两条手臂往后伸、紧紧抓着山狗的腿来支撑向后仰的身体,脚趾头辛苦的踮在床铺上,从腿根到阴道深处都有被撕裂的疼痛,就像第一次被开苞的感觉。

    “过来让我抱!”山狗又猛然放下臀部,两人的下体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顿时浓密的阴毛间蜜汁四溅。

    “呜!……”小依几乎昏厥,娇柔的上半身像自由抛出般的甩进山狗怀里,她几乎休克的喘着气伏在山狗胸膛上颤抖。

    山狗轻轻的抚摸她光滑的玉背和柔顺的秀:“怎样?很舒服吧!你丈夫那条小蚯蚓根本满足不了你!也难怪你的穴还这么紧。”

    小依痛苦的把脸埋在山狗湿黏的胸肌上摇头:“不行……我会死掉……”

    那阴道收缩剂的药效十分强烈,使得原本就已快被塞爆的阴道又一直缠着火烫的肉柱用力吸吮,滚烫的黏膜仿佛已溶化掉裹在棒身上,脚心一阵一阵的在抽筋。山狗扶着她的腰又要开始逼她动起屁股,小依像死了似的软绵绵只会哀吟。

    “臭婊子!看你动不动!”他竟叫阿宏拿着打火机在她雪白诱人的大腿和屁股下方烧烤。

    “啊……不……不要……求求你们……啊……救命……”被火烧痛嫩皮的小依不得不上下左右的扭动屁股闪躲火焰,巨大而湿滑的肉根终于享受到嫩穴套弄的快感。山狗舒服的闭上眼叹着气,阿宏技巧的烧痛小依的嫩皮却不烧伤她。

    “呜……停下来……”小依被火烤和肉棒夹击,只能坐在山狗双腿间垂死的挣动,但随着蜜汁不断涌出,阴道开始有滑顺感,被大肉棒插动的感觉也慢慢舒服起来。

    “哼……嗯……”渐渐的小依不再那么激烈的挣扎,两条玉臂羞颤勾着山狗的肩头,蹲在床上慢慢的抬动屁股。“唔……”虽然还有绷裂的痛楚,但充实的酥麻已一波波的扩散开来,雪白的背脊流下汗汁,她微蹙眉头、辛苦中带着甜蜜的神情相当迷人。

    “很舒服吧!”山狗一双大手微微握着让人受不了的小柳腰,小依肥嫩的屁股自动套弄他那条怒棒,那滑嫩的黏膜磨擦充血龟冠和阴茎的感觉,简直是有生以来最大的享受。

    “可以再快一点……”山狗兴奋的催促着。小依十根手指紧紧的掐入他的肌肉内,痛苦而满足的在山狗的扶持下、上上下下动起屁股来。

    “哼……嗯……哼……好大……嗯……嗯……”她咬着唇不时出哀哼。那条被嫩穴磨擦得红通湿滑的怒棒上,血管如蚯蚓般盘绕,当嫩穴往上拔时,连缠在棒身上的黏膜都会一起拉出来;插入时,又连同阴唇一起挤入阴道内。

    “嗯……哼哼……嗯……哼哼……”小依第一次感到粗大的肉棒这么受用,随着完全润滑的感觉畅快的呻吟。

    但是这种度对山狗来说仍不满足,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他愈来愈用力的握紧小依的柳腰、粗暴的抓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弄。

    “啊……不行……慢……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