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6离校

字数:2735   加入书签

A+A-

    山雨泠泠 1v1舅甥 作者:谈山雨
    part.16离校
    人将不惑了,阮梁珂却要说卫泠和读大学时候一样。
    “那时候你陪我逛街,宿舍几个说我找了个二十四孝男朋友。温柔,耐心,回头率高,而我要小心女生妒忌……哈哈当然,现在也是。
    “我们在一起第二年,你没买手机,你同宿舍的告诉我,说你每天晚上下了课守在座机旁边看书,其实是在等我电话。
    “有一次我过生日,你忙着写一篇论文……还是跟人做统计报告?哈,我把聚会地址打给你舍友,结果他给你报错了……记不记得……
    “你一个人在那等到我们聚会都散了,第二天一早,还来我们学校,专程给我道歉。
    “……那时候我们都十分年轻,嗯……应该说我太年轻了,以为你细心陪我逛街就是喜欢我,以为你等我电话,花半个小时等我化妆出门,给我做饭,给我做学习计划,专门捡我的课程书看,给我辅导,从不和我吵架,对我妥协,我们就能拥有美好的婚姻生活。
    “然后到现在,就是我快四十岁了,才看明白,你好像在对我负责,不是,你在对成为你妻子的那个女人负责,你不爱我。”
    “我为什么说你这么多年没变呢?你看看,你给你爸妈生活费,尽管他们从没养过你,你给你妹妹安排医院,给各个亲戚包红包,人伸手问你要钱,现在还要你给他们买房子,真是可笑啊,你姐姐还要你给她女儿买衣服……”
    阮梁珂抚了一把头发,将装着衣服的纸袋放回后座,无力说:“你告诉我你这是因为爱他们吗?我给坤坤,给我奶奶掏心掏肺,给他铺路,想方设法让我奶奶过的舒坦,那是因为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奶奶照顾了我前半生,我爱他们,你呢?你为了什么……责任?嗯?愧疚?你还真是个圣人。”
    *
    谭山雨再见她舅已是六月高考之后了,她没同爸妈商量,原打算自己把东西打包往车站,她爸妈却因异常重视她的高考,考完即做了安排:跟你舅回。
    谭山雨嘴上应承着,心里做了别的打算,先斩后奏——自个儿回家了,再教你们晓得,我没坐舅的车。
    考完第二天早上,她裹被子卷的时候,收到她舅的信息说:小雨,离校收拾宿舍时发信息给舅舅,来帮你搬行李。
    她想也没想便回:
    「舅,我自己可以,您放心/奋斗开心/」
    她舅却说:
    「嗯,走时告诉我。」
    谭山雨想,自己就撒个谎,说学校有同路的同学,来了一大家子人帮忙,顺便把她带回家了。
    可她却忽略了,自己是个不大会撒谎的人,她妈打电话进来讲:你舅他休假,正好回来看老房子,把你一路就送拢屋了,多好。
    谭山雨忍住冲动,心平气和跟她妈扯东扯西,可她妈却是个精明的人,一下听出来她时间上的误差,问及关键处,比如你坐上你舅车了之后,怎么怎么……这些对将要发生的事的预计时,谭山雨的回话就较为支吾,因为那些事,在谭山雨的预期中不会发生,可她却要装作会发生的样子,由此心虚。
    “你这个女子就那么倔,叫你这么做你偏要那么做,自己主意大的很!”
    “妈,我都说了,我不想麻烦舅……你看看,我们这边出个什么事都要找他,他一天心累不累?”
    “那你就自己走回来,我看你那么多被子盆子,怎的给回拿!”
    等到了中午,她舅果然又发来信息,说:
    「小雨,刚刚听你妈妈说你准备离校了,舅舅这会还没下班,让别人来帮你拿东西,我把你的电话给他了,他到了给你打电话。」
    谭山雨觉得糟糕透了,但又只能回:
    「好,谢谢舅。」
    来的那人开的卫泠的车,是他的实习助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两人见了面,即刻上宿舍楼去,叁下五除二把两个大行李包,以及两个皮箱拿了下来。
    宿舍其她两个本地女孩昨天晚上就走了,只剩谭山雨和习思淇,最后一趟下楼,习思淇帮她抱书包下来,约放假手机上聊,就此告别。
    谭山雨将包放到车上,最后向回探看。竖立的石碑上“咸城石门中学”六个行楷有些褪色,不似新碑鲜艳的朱红漆,那红色低沉,显得石碑老而古朴,而底下围绕它的蔓蔓鲁冰花,温柔娴静,好似破土而出的笋芽。
    *
    好不容易(???)
    终于要开始写感情戏了
    磨死我了(??益?)
    --
    part.16离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