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5衣服 ыωeиьeи.?ǒ?

字数:3410   加入书签

A+A-

    山雨泠泠 1v1舅甥 作者:谈山雨
    part.15衣服 ыwenьen.?o?
    阮梁珂说卫泠仍和他上大学那会儿一样。
    卫泠读小学高年级,人比较害羞,班里女孩儿把他往弟弟妹妹教室里拽,一双耳朵涨地通红,直摇头,“不去不去,放开我。”
    一直到康梁河坝读中学,人也如此,只是面上不显,沉默话少,但要有人真找他什么事儿,说话结结巴巴,“呃,你那,那个,给这,这里,做一,一,一条,辅,辅……”
    “辅助线是吧?”人家低着头,瞧弯眼睛。
    他梗红了脖子,“嗯”。
    女生在旁盯他们嘻嘻地笑。卫泠长相俊秀,在一众黑黄面孔里白的像糯米圆儿,不知道的人当他是县城哪个干部工头的儿子。
    然而他爹待他真是好。插秧割稻,砍柴除草,卫泠刚拿着镰刀锄头走到田垄,卫复生躬着腰抬起一张老脸,朝他连连摆手,“走走走,回写作业去,别耽误我功夫。”
    这对谭瞭平一些同龄孩子来说,是想也想不到的——他们的父母恨不得一天到晚把他们按在山间,地头。
    不过,卫泠能上高中经济班的那个暑假,卫复生出了意外,过身了,以后他真不爱说话,别人问,冷清清回:“不好意思,我有事不方便带你。”?oushuwu.?luъ(roushuwu.club)
    去到大学,他也交到朋友,大多因为教学任务相熟,偶尔聚聚餐,聊毕业,聊政策……也受到老师教授厚爱,在学海遨游,与一众谈笑风生,有那一刻,心里很快活。
    那快活在他生活里算是墙岩乍花,以至于比之常人被放大数倍,时间久了,让他恍惚以为,过去了的过去了。
    ……
    谭山雨的同桌是个挺有意思的男生,名字文雅,叫文徽梧,同班里多数同学一样,爸妈都各有公职,因此他数学课上偷吃零食,在旁人眼里,有些不伦不类。
    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奋笔疾书,滔滔不绝,他凳子拖的离桌子老远,弓着背,脑袋埋在桌兜前面,吃一口脆骨,塞一口辣鱿鱼,下课扔垃圾,桌兜不算整洁,但也干净。
    到了练题时段,老师下场转悠,文徽梧警觉性很高,老师还没走近他就擦嘴坐直,戴好眼镜,瞧上屏幕的题,再随手抽出一片纸演稿,非常快地得出结果,如果是选择题,例如向量不等式就只看看,掀掀嘴皮。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坐一起久了,刷题间隙也有一定默契,聊聊刚刚课上老师不经意讲的笑话,物理题什么的,把略显冗长的时间拉短些。
    到五月十来号,咸石高叁各班级组织开毕业晚会。
    “唱什么?致青春?”
    “嗯,同名电影的主题曲”,谭山雨手不停笔地说,“不过改了歌词,应该很积极正能量。”
    一般学校或级里有活动安排,大多提前通知,学生们沉的住气,一边接受任务,一边继续专注课堂,人踏实,并不冲突。
    他们班长私下找有才艺的同学预备节目,会乐器舞蹈的班里十之八九,说这是最后一次在这间教室举行的活动,倡议全员参与,谭山雨报到了合唱。
    “你参加了吗?”
    “参加了。”
    “拿什么节目?”
    “……舞蹈。”
    “街舞吗?”
    “不是,拉丁吧。”
    文徽梧大约不是大众流行的宽背窄腰,他腰腿比例很大,校服裤子穿在身上像两根直筒筷子,静立时有些说不上的风流,行动时裤腿飘逸。这上身就不免显短了。薄背,肩膀宽些,短短的尖脸,面目水灵,所以尽管有小说主角的身高,看着却文弱。
    “小小期待一把。”谭山雨说。
    文徽梧点了下头,忽然问:“你理想的专业是什么?”
    “……计算机?”
    文徽梧啧了声,谭山雨也笑笑,两人就不再说话。
    市级每周一次冲刺考,学校还有月考和周考,随堂测验,高叁生周天十二点考完,得了时间出校,回家拿生活用品吃食,最主要是晚会所需装备。
    周天晚自习课间,教室外面递进话,高叁四班谭山雨,校门口警卫室有人送了东西,尽早去取。
    合唱队兼指挥的女生说,统一白裙皮鞋,“最好是中式白裙,长过膝盖,不要那种博大的茶服,可以是改良旗袍,颜色可以素白,也可偏卡其,米黄,珍珠色。穿英伦淑女风的小皮鞋,尽量和裙子保持同色调。”
    上学免不了上台,常常要求:白色的,黑色的,棉布的,雪纺的,衣服,裤子,鞋子。
    谭山雨初中时较同龄女生要高,要胖,因此她错过许多问爸妈要钱的机会,一般合唱不受影响,她问家里有多余纯白上衣,黑皮鞋的女同学借,穿完洗干净还回去。
    可在这里不行,同学愿不愿意借两说,单是几百上千,上万的衣服鞋子,谭山雨敢借吗?
    实体店的鞋子一百元决计买不到,那裙子不花几百也是没门,在网店上买便宜,可周天十二点过后才发手机,来不及。
    谭山雨给她妈打电话说情况,让她帮忙在手机上买一下,卫继祯听那一长串的要求,没好气说:“哎呦怎么那么麻烦喏,我叫你舅给你买算了,还方便些。”
    谭山雨吃了一惊,说话的声音惹地宿管阿姨侧目,“啥意思?这还能麻烦他吗?!”
    “你小姨都能叫他在咸城买房子,买个衣服算啥?!”,卫继祯气结,说,
    “那不然干脆不参加了!”
    两头没再说话,好一会儿,谭山雨轻声说:“妈,莫给舅说,我不想啥事都麻烦人家,这样,我找同学借着,你那边别买。”
    --
    part.15衣服 ыwenьe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