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

字数:2726   加入书签

A+A-

    那些腮红脂粉,便凌乱着发面,独自坐在门前,望着庭院中一片红绸灯笼出神。

    门口有脚步声,是将军安排来的侍卫在彻夜巡逻。不知过了几时,外头传来了通传之响:“将军夫人到了。”

    朝烟堪堪起身,看到将军夫人的身影从夜色中来。雪已经停了,但地上积着薄薄的白,将军夫人披着斗篷,小心翼翼地穿过积雪的路,走到了她的身前停下。

    朝烟的面色有些发白,凉淡的像是冬雪,眼下也有淡淡的青黑。今夜本是她大婚,谁知却突生这样的变故,换做再聪敏的女子恐怕也无法坦然处之。将军夫人叹了口气,道:“将军知道你心底不安,叫我来陪陪你。”

    朝烟和她行了礼,说:“谢过夫人。”

    夫人与她一道在屋里坐下了,叮嘱外面守着的丫鬟进来,重新给火炉里添了炭,又煮了一杯热茶来。旋即,亲自掏出手帕,擦拭她脸上残余的脂粉。

    “我知道你对殿下记挂,可也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夫人说。

    朝烟苦涩一笑,道:“叫夫人见笑了,我一贯是个没什么胆气的人。一想到殿下可能遇上事儿,心里便慌乱得紧,还胡思乱想着要是殿下有个万一,我便一道跟着去了。”

    听她的话说得这样重,夫人有些诧异,小声呵斥道:“说得什么话?殿下不会有事。且就算有个万一,你也不该这样丢了自己的生路。人活着,就是有盼头的。更何况殿下聪明的很,是不会有你说得那个‘万一’的!”

    听夫人这样劝,朝烟心底却并未好受。她实在是想不出这个世上没有燕晚逢的模样来。她见过了这么好的人,虽身居高位,却对她一心一意,拿她当个人对待;日后,她便再也没法将其他人瞧进眼里了。

    更何况,燕晚逢是为了换她的命,才跟着摄政王离开的!若是燕晚逢有个万一,她难辞其咎,不殉死不足以补偿其内心之疚。

    她越想,越觉得心头乱糟糟,手也一片冰凉,像是被雪堆住了。她甚至还想到了该怎么死才能去的痛快,省得抱着愧疚活一辈子。若是有人拿毒酒来,那是最方便不过了;若是没有毒酒,那就只能找其他的门道。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了过来,覆在了朝烟的手背上。将军夫人叹了口气,对她道:“你不要胡思乱想。魏王殿下敢跟着摄政王去,就是做好了打算。你先回去,好好睡一觉,等天亮了,他也就回到你面前来了。”

    “谢过夫人宽慰。”朝烟不想叫旁人忧心,便这样苦笑着说。可她心底却是另一番情态:她要如何睡得着呢?

    夜色越深了,连香秀都熬不住,回房休息去了,但朝烟还坐在门后迟迟地出神。她换去了嫁衣,穿了一身宽松的衣袍,偶尔和衣趴在桌上小卧一会儿,醒来了,就睡眼朦胧地问问门口守着的侍卫,可有什么消息。她问了足有六七次,次次都回说“还没消息来”。

    朝烟的心如漂浮在海上的一叶舟,时上时下。每次醒来,便有一丝一缕的期待;但从侍卫口中得不到消息,心便又沉了下去。这样上上下下的折磨,叫她眼底的青黑更重了。

    天将要亮时,她已疲累得不行。明明从前也并非没有熬过夜,也被贵人责罚过劳作一宿,可没有哪一次,如今晚这样难熬的。她累极了,只想找个地方缩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到外头传来了侍卫的呼喊:“魏王殿下回来了!”

    朝烟的神智有些恍惚,她竟还觉得自己身在梦中。可侍卫们的呼喊一声比一声近,又令她没法子沉沉地睡下去。她扶着桌子站起来,朝门外踏去,一抬眼,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男子身影。

    天初初亮了一角,曦光从那厚厚的冬云间漏下来,将人涂上了淡淡的色彩。他本穿着一袭赤色的礼服,但袍角袖口上却又染着几道格外浓重的深红。发冠散乱,在晨风里被吹得纷纷乱乱,一张脸落在清浅的朝光之中,眉目张扬,轮廓却被照得柔和。

    “殿下……!”朝烟盯着他的脸,喃喃念道,“不是我糊涂了吧?”

    男子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掌心,道:“不是。是我真的回来了。”说罢了,他低下头,不满道,“你的手怎么还是这样冷?小心生病了。快进来烤烤火!”

    说着,他便想牵住朝烟朝屋内走去。可谁知,下一刻,朝烟便陡然伸出双臂,搂住了他的肩膀。

    “朝烟?”燕晚逢有些吃惊,他从未见过朝烟这般主动的模样。旋即,他有些无措地说,“不行,我的衣服还脏着,不能蹭坏了你。”——他的衣服上有血迹,那是昨夜乱变的见证。

    扑在他怀里的人没有说话,只发出了小声的啜泣。燕晚逢终于意识到了,他怀中的女子正在低声地哭泣着。

    “殿下能平安回来,真是再好不过了……”

    燕晚逢听着朝烟的话,叹了口气,慢慢地将手搂上了她的肩。

    朝阳初升,照亮了京城内外,将冬日的王府也照得透亮发白。里里外外的灯彩尚未撤去,在一夜的积雪中显露出艳丽的红。二人便这样在晨光中久久地相拥着,直到将军夫人跨了出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