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4

字数:2648   加入书签

A+A-

    一落在朝烟身上,恰到好处,反而显得人端庄大方,比平日都贵重了几分。

    要说她原本穿的嫁衣并非这一身,而是燕晚逢找绣娘为她缝的嫁衣。可燕晚逢的口味,着实有些花里胡哨,那嫁衣的样子一出来,便叫朝烟和将军夫妇目瞪口呆,流金贯玉、极为繁复不说,上头还绣着大朵大朵牡丹花。牡丹乃国之天香,不是皇后,谁敢用?所幸将军夫人开了口,说另外再做一身。

    将嫁衣理罢了,喜娘给她盘起高髻,斜簪左右两支步摇,另饰流苏小金冠。那金冠上雕着片片金叶,人一走动,金叶也巍巍颤动,金光乱流,很是惹人怜爱。

    这些珠钗首饰一上身,朝烟便变了番模样。她平素不爱打扮,总是懒涂脂粉,也不喜多戴珠玉,总是清淡着一张脸;如今涂了殷红口脂,淡扫双眉,再配上一袭华服美饰,人便煜煜光彩起来,仿佛一道流霞似的照人。

    兰霞原本在各个屋里四处窜着凑热闹,东边要一点喜钱,西边吃两口枣子,一进了朝烟的屋子,瞧见姐姐梳妆打扮的模样,人便坐下来不愿走了,如粘在了锦凳上的,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姐姐镜中的模样。

    有喜娘瞧见了,便打趣道:“兰霞小姐也想嫁人了?”

    兰霞喜欢“小姐”这个称呼,众人都这样喊她。她一听喜娘打趣,雪似的脸便泛起了轻薄的绯红,道:“也不是!我只是觉得姐姐这一身衣服头面好看。”

    喜娘们笑了起来,个个都面有揶揄之色。年轻的女儿家嘛,闲暇时想一想嫁人那日如何梳妆打扮,这都是常理,也没什么可见怪的。

    等梳妆的差不多了,屋外传来侍女们齐齐的行礼声:“见过夫人”。原是将军夫人来给朝烟添簪了。朝烟的母亲去的早,燕晚逢的母后亦然。二人上头没有正经的女长辈,便由将军夫人揽了所有的活计。回头操持完这里的事,还要去魏王府再忙上一轮。

    门扇推开,将军夫人文氏跨了进来。她今日特意穿了喜庆的浓香檀色,人似乎也年轻了几许。朝烟乍一抬头,还以为是文家小姐文海柔来了。

    “收拾得怎么样了?”将军夫人信口问着,解下了身上的斗篷。她从外头来,如今正是十二月,早上下过一阵小雪,现下放晴了,照的积了薄雪的树枝上白光灿灿。

    “回夫人的话,都准备妥当了,只等您添了簪子,就请新娘合盖头。”喜娘恭敬地答道。

    将军夫人点了点头,将冻得发红的手在火盆上烘了烘,人身上的僵意被驱散了,眼神便也活络起来,上下打量着朝烟。半晌后,将军夫人满意地点头,道:“总算有些王妃的模样了。其余的,日后再教导也不迟。”

    听夫人这么说,朝烟安下了心。她最忧虑的,便是自己仪态不端,匹配不得魏王妃这个身份。虽说燕晚逢不在乎,可她却是在乎的。

    喜娘取出一道匣子,呈递给将军夫人。夫人将其打开了,取出一支绞金丝攒珠簪了,赞尾开了朵海棠,碧色的料子莹莹动人,一看便知并非凡品。夫人将这支发簪在朝烟的髻上比了比,然后心满意足地插.入髻中去。

    一边插簪,夫人一边叮嘱道:“殿下娶你,是看中你的心意,觉得你待他一心一意,与那些素未谋面、只为了家世父兄嫁人的小姐不同。等你过门,也要常记得这一点,不可辜负了殿下。”

    朝烟垂着眸子,轻轻地点头,道:“谢过将军夫人教诲。”

    将军夫人板着脸,又严肃道:“阿柔今日也来了,她心底欢喜你,你若有空,可与她说上一二,也好叫她高兴高兴。不过,她与她的母亲在一道,看的严了,怕是不能和你说上几句话。”

    朝烟忙应声说好。

    忙忙碌碌大半日,近黄昏时,终于要到出门的吉时了。外头的仆从不停地来报,说魏王府的迎亲队过了哪条巷子,又跨了哪座桥。终于,锣鼓喧天之声越来越近了,吹吹打打的喜庆之响似乎就隔着一道墙而来。

    朝烟合着盖头在喜床上坐了许久,腿都要发麻了。不过这点小苦头,对她而言倒什么都不算。她如今是做魏王妃的人,此生还有什么不满足呢?便是要每天都把腿压麻了,那也是应当的。若非受过苦,哪里来的福气?

    “新郎官到门口了!”喜娘们簇簇拥拥地开了门,来扶朝烟出门去。她盖着盖头,从红绸里头望去,一切都是朱红一片,且天色也晚了,隐隐约约的,什么都瞧不清。

    朝烟的兄长与嫂子来搀她,小夫妇俩都不爱说话,现在妹妹出嫁了,嫂子竟小小地抽噎起来,也许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感伤,又欢喜得流泪。兄长则结结巴巴说了两句“好好过日子”。

    天冷,十二月的风从袖里灌入,让朝烟微微地蜷起了手指。她与自己的父亲最后说了声话,便随着一群喜娘跨出了门。在花轿之前,有一个高挑的男子正安静地候着她。

    周围很是喧闹,有许多人在说话。喜娘与邻家的女儿,都在夸赞新娘子打扮的漂亮,什么“好一个美人”,“当真是倾国”,就仿佛能透过这红盖头瞧见她的脸似的;有人在讨喜钱,“杜家老爷,女儿高嫁,再散点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