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2

字数:2785   加入书签

A+A-

    已。从文武百官,到平民百姓,都极是震愕——开国数百年来,从来讲究的都是门当户对。宫女出身的正妃,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如今却当真来了这么一个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又岂能叫人不诧异?一时间,街头巷尾,市井酒家,都对此事津津乐道。还有茶馆里说书的,也开始巴巴地讲起这桩婚事的来历,仿佛亲眼所睹似的。

    第67章 备嫁

    王爷娶妻,排场自然不同。皇上盯着礼部,亲自到了京中杜家府上下聘礼。为显真心实意,燕晚逢也亲自随同。

    这日一早,燕晚逢便跟着礼部遣来的礼官,一同到了杜家门上。

    杜家世代平头百姓,祖孙三代一道住在狭窄的巷子大院里。礼官带着侍从们从巷口进来,那一担又一担系着红绸的聘礼箱笼,顿时便将狭窄的胡同巷子挤得满满当当。后头又有马蹄响,燕晚逢骑在马上,招招摇摇地跟在后头。

    这条巷子里平日往来都是街坊百姓,连个捕快老爷都少见,今日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富贵打扮的贵人,惊的街头巷尾的邻居都连忙从窗户里探出脑袋看热闹。只见下聘队的前后都被围得水泄不通,两侧的窗里窗外也都是攒动人头。

    “这是哪家的官老爷来挑姑娘了?”

    “瞧这去向,怕是去杜家的!”

    “莫非也看上了杜家的兰霞?那丫头可真是抢手得很!”

    “我听说了,是魏王殿下瞧上了杜家那个在宫里做姑姑的大女儿,要娶做王妃呢!”

    在一众议论之声中,燕晚逢悠然地牵着缰绳,驱策着马匹向前踏去。未多久,便到了杜家门前。这杜家的门扇窄窄,两道木板竖扣着,左右各贴一道被雨水淋褪色的对联,门上还挂着驱邪祟的艾草和八宝镜。

    燕晚逢一下马,这窄窄的木门便被推开了,杜父急匆匆领着一家老小出来行礼。

    “草民见过魏王殿下,见过各位大人。”

    杜父是个做小生意的,还从不曾见过身份这样高的人。一大早听闻先头来送消息的小黄门说大女儿要嫁入王府,人已懵懵晕晕了大半天,到现在还觉得浑噩。

    “岳父,免礼。”燕晚逢很客气地对杜父说。转头又瞧见了杜家还有儿子儿媳,也在一旁瑟瑟缩缩的样子,便挨个儿宽慰道,“不必拘礼,本王不在乎这些客套虚礼。”

    听他喊自己“岳父”,杜父更是身子一颤,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想过大女儿竟会有这样的造化,心底一时不知是好是坏。好的是朝烟日后富贵无忧,也算是嫁了个好人家;坏的是豪门多龌龊,也不知朝烟会过怎样的日子?

    可无论杜父怎么担心,这婚事都是皇上亲自应允的。他区区百姓,自然不敢和皇命叫板。女儿的姻缘要紧,可一家老小的项上人头也要紧,他只得权衡一下,竭力让朝烟能在王府中活得好些。

    “岳父不去屋里坐着吗?外面风大,小心吹伤身子。”燕晚逢说。

    杜父这才如梦初醒,想起请这位上门的贵客进屋里头来。可他瞧见自家屋瓦老旧的模样,又颇有些老脸挂不住。

    女儿要做王妃,可娘家却这般穷酸,实在是说不出口去。

    好在燕晚逢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些,面色不改地跟着跨进了屋门。紧接着,便是那些聘礼一抬接一抬地流水一般跟了进去,没一会儿,便将杜家的院落挤得满当。等房门合上了,还能瞧见一只挣脱了绳的喜雁从屋顶上窜起来,扑棱着翅膀到处飞。

    燕晚逢进入杜家后,坐了大约有一个时辰。等杜家的门再开时,他便是满面春风的模样了,与杜父相谈甚欢而出。杜父也不复先前的惶恐模样,面带笑意,恭送魏王殿下离开。

    邻里们瞧见了,纷纷凑上来问:“你家女儿,当真这般好运气?”

    杜父哈哈笑了起来,说:“确实是好运气啊!”

    魏王殿下说了,多亏朝烟数次在宫中帮他,才让他有了今日。如今魏王不复从前那样落魄,自然要厚待朝烟。这可不是好运吗?

    聘礼到了杜父处后,王府便也开始备起了婚事。朝烟虽是掌事姑姑,但这回嫁人的是她,总不好叫她亲自操持种种。于是,最终是将军夫人文氏来操办一切。

    文氏虽松口答应让朝烟嫁入王府,可却还是不大满意她的学识礼节,特地请了两三个女师傅来府上住着,专程调.教朝烟的礼仪,务必要让她能匹的上王妃的身份。早上学进退吃坐,过午学看书弹琴,将时辰充塞得满满当当,一点儿也没空见燕晚逢了。

    朝烟对琴棋书画这些,只知道一些粗浅的皮毛。但如今既然将军夫人愿意下苦心调.教她,她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沉下心来苦学。时间虽短,倒也学了不少技艺。虽还是比不上自小娇养的名门闺秀,可也比从前好一些。正所谓艺多不压身,她吃苦惯了,能多学,便多学。

    这准备婚事的时日被安排的很紧凑,极快地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一眨眼,秋日过去,京城入了冬,一日冷过一日。十二月头,天就飘起雪来,素白地下了一日一夜,将整座京城都盖做皑皑银白。

    这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