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

字数:2778   加入书签

A+A-

    看了便移不开眼,也说不出任何拒绝之辞来。

    朝烟张了张口,有些说不上话,脑袋里头空空的。

    虽说她心底对燕晚逢的心意已有了底数,可如今他这样直白地说出来,还是叫她有些手足无措了。她皱了皱眉,习惯性道:“殿下,您说的是什么糊涂话呢!您要我嫁你,这还是有些不符合规矩了……”

    不是她想回绝,实在是她脑袋里一团乱麻,嘴巴便自作主张地这样说了。

    下一刻,她的手便被燕晚逢抓的死紧。

    “你不是说要教我绣花吗?绣花这种事,不能一蹴而就,得天天学。你若不在,我怎么学好绣花?”燕晚逢义正辞严,说的话一本正经。

    他竟然拿绣花出来当借口,这让朝烟心底哭笑不得,人也慢慢回了神。

    正是秋日晴好之时,天高云远,淡淡的光透过一株银杏树落下来,将人的面孔映得发暖。她望着燕晚逢的面庞,在心底问自己:她原意做这人的妻子吗?她又想要嫁给一个怎样的男子?

    她这辈子都不曾奢求过什么大富大贵,她也不曾想过夫君要如何有权有势。她在宫中待了太久,见过许多女子,即使有了权势宠爱,却照旧活得闷闷不乐。她想要的,只是一个与她两情相悦之人,不会移心他人,亦不会轻待于她。

    而燕晚逢,恰好便是这样的人。

    从她来到长信宫的那一日起,燕晚逢便一直倾心地保护着她。无论她遇到的是什么事,无论她面对的是什么人,燕晚逢都会生出手来,将她护在身后。纵使她曾为寿康宫段太后的眼线,燕晚逢照旧信她如一。

    世上还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人吗?

    终于,朝烟定了定神,张口道:“我……”

    “你肯嫁给我,对吧?”话还没说,燕晚逢便已哈哈笑了起来,眼底眉梢都是轻快,“你要是不肯,早就拉长了脸,退出八百步之外了。你还站在这儿看我,那就代表你答应了!”

    他自说自话,怪叫人恼。但这一回,朝烟没有板起脸来,而是道:“殿下,我确实是想答应您的话了。可我有话要说——我自知门第匹配不得殿下,但我也并非是个自甘下贱之人。我愿答应这桩婚事,只因信殿下您有诺在前,会待我情重。若他日殿下别有所欢,我定不多纠缠,即刻回家去。”

    这一番话,她说的格外郑重,因这确实是她的衷心之言。

    她绝不想看到夫君移情,也不愿自己蒙受这等欺辱。原本便是宁在尘埃之中的人,也不愿为了一点地位权势而受这样的苦。

    燕晚逢听罢了她的话,面色也沉静下来。他安静几许,说:“你放心吧。我也许有些贪玩,叫你多爱操心,但独独这一点,我敢以母后的名义起誓:我绝不会辜负于你。”

    燕晚逢口中的“母后”自然不会是段太后,而是生母殷氏。朝烟见过他在梦中时蹙眉呼唤“母后”的苦痛模样,也知悉母亲殷氏对燕晚逢而言是何等重要。燕晚逢敢以殷氏的名义起誓,那便势必说到做到,不会愧对朝烟与母亲。

    朝烟的眼眶一热,头颅低垂下来。

    她何德何能呢?不过是个平凡人家出身的女儿,竟能得这般厚待。

    “你怎么了?伤心?还是不信我?”燕晚逢见她眼眶发红,忙拉起她的手,说道,“哎!你愿意嫁给我,这本是好事呢,反倒叫你流泪了。”说着,又牵着她的手往王府门内跨,道,“走,咱们进去吧。今天是好日子,给小的们都发点碎银子,再叫厨房上多做一个菜。”

    这一晚,厨房上当真给大伙都加了菜食,又是焖肉,又是点心。新来的侍从不懂事,还纳闷为何今日加餐,问:“那文家小姐走了,殿下心底这样高兴吗?竟给大伙都加了菜!”

    也只有欢喜这些近身一些的,才猜到是自家主子好事将近了。香秀原本也不知道,东打听、西打听,硬生生从欢喜和小楼的嘴里打听到了消息,接着,便成了一副气巴巴的样子。

    “殿下与姑姑的好事终于要成了,我竟知道的这样迟,还得从欢喜公公那里打听来才知道!”她说这话时,语气很是嗔怪。

    朝烟失语,心底却有着淡淡的欢喜,像是喝完药后,又在舌上压了一颗糖,甜味从苦里来,因此显得更是甘美。

    燕晚逢想要娶妻的事,很快便被递到了皇上的案头。皇上对此是从不过问的,只劝了句“皇兄自己想好了”,便点头应允。段太后身子不好,一直卧病休息,皇上想着不能打搅她养病,便干脆没将这事告诉她。

    等这事传到摄政王府,又成了另外一番模样。听闻摄政王将燕晚逢此举狠狠地嘲笑了一通,说燕晚逢到底上不得台面,沉迷一个空有美貌的小宫女,竟还要捧作正妃,徒惹天下人笑话。

    可眼下摄政王也被折腾得不大好过,从前如铜墙铁壁似的麾下,如今却漏洞百出,今天被人逮着行贿,明日被人抓到枉法,乌纱帽一个接一个地摘,叫摄政王也快意不起来。笑了没两天,便又被燕晚逢和朝上的事给气得脑仁疼。

    等这消息散布出去,京城上下又是一片吃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