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8

字数:2785   加入书签

A+A-

    在椅上,端起茶水小呷一口。就在这时,燕晚逢凑到了她身后,不说话,只笑,用眼睛暗暗地打量着朝烟,似乎在传递一个意思:成了。

    “你知道我刚才满脑袋里在想什么吗?”朝烟压低了声音,偷偷问这挤眉弄眼的魏王殿下。

    “你在忧虑我的安危?”燕晚逢轻声问。

    “不,”朝烟的眸光悄悄落到了一旁的将军夫人和文海柔身上,“我方才在想,夫人与文小姐真的是一模一样,全无二致。适才她俩挤在一块儿,恍惚还以为是我眼睛花了,把一个人看成两个了。”

    燕晚逢:……

    离开将军府时,是殷将军与夫人一道送朝烟和燕晚逢出来的。马车被车夫赶到了门前,殷将军上前一步,和燕晚逢说话。

    “魏王殿下是个有主见之人。我虽还是不大赞同你娶一个侍女之流,可这事,到底不是我娶妻,而是殿下娶妻。”将军叹了口气,道,“你对阿柔这样的女子尚难心动,想来再倾国倾城的美人也入不了你的眼。”

    顿一顿,将军转头望向一旁的朝烟,说:“这位朝烟姑娘虽是宫女出身,但进退有度,且也是真心待人。若殿下当真喜欢,我也不好阻拦。做棒打鸳鸯的事,也是情非得已,想着能让殿下在娶妻之事上多有助力……”说着,他又叹了口气,似乎很是不快的样子。

    燕晚逢笑了起来,道:“谢过舅舅宽允。我自己选的妻子,凡事都由我自己受了。我早说过她一定将我放在性命前头,这点,我心底有数。”

    将军道:“你心悦于她,这确实没什么。可娶妻之事,终究还是要得皇上的应允。也不知道太后娘娘与摄政王那头会如何说?皇室的脸面,他们还是要顾的。”

    “这些就请舅舅放心吧。我既然打算娶朝烟,那就是已想好了接下来要如何走了。”燕晚逢说。

    皇上自不必说,自然是会答应;而太后与摄政王,又巴不得他娶不到那些有世家背景的小姐。除却这些事,那便只剩下天下人的指指点点了。可天下人如何笑,又与他有什么干系?

    天色近晚,已是黄昏之时,一轮乌金慢慢西沉;倦鸟自天边徐徐而过,如镶在天幕的几点墨痕似的。燕晚逢、朝烟就要启程回魏王府了,而文海柔也要随着他们一道回去。

    如今将军也知道燕晚逢对朝烟的心意,自认文海柔怕是没那个本事撬动燕晚逢的墙角,因此便让她再在魏王府小住几日,便回家去。

    文海柔虽已和姑母商量好了归期,可她的行李物什还在王府上,且她也还想再和朝烟说说话,因此自然要跟着他们一起动身回王府。

    三人先后上了马车,回了王府。在王府门前,朝烟先下车,目光一瞥,看到后边那马车上下来一个娉婷的女子,心底一个恍惚,竟有些疑惑将军夫人怎么也跟着一道来了。等她定神一看,才发现回来的不是将军夫人,而是文小姐。

    文海柔下了马车,望见朝烟瞧着她,眼睛便霍的一亮。她提着裙摆,几步冲了上来,握住朝烟的手,嫣然笑道:“朝烟,今日你握着我的手,劝我别怕的那几句话,可真是妙极了。若我是个男子,肯定会对你心动!”

    才从马车里钻出来的燕晚逢:?

    第65章 走丢

    回到王府的这一夜,文海柔还住在白鹭居上。朝烟照常打点了府内的事务,回到了自己住的朝霞院。

    香秀才点了灯,见她回来,便眼巴巴地凑上来问:“姑姑,将军府怎么样?漂亮不漂亮?”

    朝烟想起今日将军府上发生的事,心底有些啼笑皆非。但这些却也不好与香秀说,省得把这小姑娘又吓得一惊一乍。于是她只简单地说:“将军府的园子漂亮,夫人请殿下赏名贵的青菊,我也得了一杯茶水喝。”

    听她提到将军夫人,香秀越发好奇:“将军夫人又是生的什么模样?我也常听说她的名字,可还未瞧见过本尊呢!”

    “……”朝烟默了默,心道:你看文海柔,就知道将军夫人是什么样子了。但她没好意思直说,只道:“将军夫人很贵气,也形貌端庄。”

    正说着,院子外头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呼声:“朝烟,你在么?”仔细一听,是文海柔。

    朝烟推开门去,便瞧见文海柔独身一人孤零零地站在外头,神情颇为忧虑。她绞着袖口,轻声道:“我的丫鬟出去领饭食…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朝烟,这可如何是好?”

    丫鬟不见了?恐怕是初来乍到不识路,在王府里转晕了。这也常见,朝烟刚来王府时,也时常走错道,过了七八日才将九转八回的长廊与里里外外的院子都记熟了。

    “别急,我陪你去找。”朝烟安慰了一句,叫香秀取了一盏灯笼来,便陪着文海柔出去一起找丫鬟。

    夜色已黑,王府里虽上了灯,但瞧起来还是有些黑魆魆的。走到一些幽深之处,便颇为森森吓人。文海柔一个深闺千金,自小一道长大的丫鬟又没有陪在身侧,免不了虑色重重。

    “这丫头跑去哪里了?真是叫人放心不下。”文海柔叹了口气,眉目中满是忧意。她与朝烟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