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铸恶大爷(剧情)

字数:8042   加入书签

A+A-

    医院的地下室伸手不五指,沛沛只能靠脖子上的相机来照明,速度因此慢了很多。

    在地下室乱转,沛沛见到了很多其他废弃设施——黑暗食堂,空荡图书馆,废弃放疗中心,阴间停尸房,甚至还特喵有超市!简直让沛沛大开眼界。

    但不知为何,在医院深处,反而再也没有见到一个鬼魂。

    当然,除了那个素衣女鬼还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催命一样不停悠悠地叫着“快回来~快回来~”……

    沛沛当然不可能听她的!她闷头跑路,在跑下一端石质楼梯后,下方的空间再次刷新了沛沛的认知。

    这是一座祠堂——准确说,是一座破旧不堪的祠堂。

    在这个密封的空间里,仿佛古代的建筑映入了沛沛的眼帘。

    她傻傻地望着前方的破旧屋子:搞什么……为什么医院地下会有祠堂啊?

    缓缓走过斑驳的石质地面,沛沛来到破败的祠堂门前,她抬起头——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淑女祠”叁字。

    什么鬼……

    回头看看,素衣女鬼还没追上来,心里略微犹豫,沛沛还是试探着推开了祠堂大门。

    “吱呀——”

    老旧的门扉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仿佛随时有可能倒下,沛沛打量着祠堂内部古色古香的装潢,心里震撼又好奇。

    “哟……淑女剑,怎么?这么多年终于敢露头了?哈!明明是自己的祠堂,却被本大爷吓到不敢露面……”

    一道懒洋洋的男子声音突然祠堂的木桌后传来,吓了沛沛一跳。

    很快,一个长发青年从祭祀桌下站了起来——青年上身赤裸,有着黑色火焰一样的纹身,身材匀称结实,肌肉饱满,下身穿着宽松的长裤和简朴的布鞋。

    最奇异的是他的双手,那是一对漆黑的,宛如野兽般的钢爪。

    蛮俊朗的脸上却挂着邪祟的微笑,在看到沛沛后,青年明显怔了怔。

    “江……婴?”

    哈?江婴?

    那是谁?为什么每个人都在提她?

    见这个好歹还像是活人的青年同样叫出了那个名字,沛沛简直一脸懵逼。

    她小心地看着对方:“你……你谁啊?你也是被外面的鬼魂困在这里的吗?”

    “……”

    盯着沛沛愣了半晌,青年这才低下头,仿佛知晓了什么一般,他淡淡一笑,神色少有的温柔:“这样啊……”

    低垂的眼里似乎颇为怀念,顿了几秒,青年这才猛地张开双臂,抬起下巴猖狂微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听好了傻妞——本大爷叫铸恶!看到你又能活蹦乱跳地到处跑,大爷我很开心啊……”

    “你!你骂谁呢!”

    刚见面就骂别人傻,这家伙不知道尊重女孩子吗?

    虽然气愤,但眼下可不是争吵的时候——那个白衣女鬼马上就会追上来!而且……

    不知为何,在见到这个叫铸恶的长发男孩子后,沛沛总有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

    虽然自己戴着眼镜,铸恶看不见,但沛沛还是轻轻白了对方一眼,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查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机关:“本小姐不和你计较——听我说,外面有一大波幽灵马上就会追来,我们找找有没有后门,赶紧跑路吧。”

    “幽灵……”

    眨了眨眼,铸恶看着来回转悠的沛沛,不解地歪起头:“啊……你说吕凝烟吗?安心,那女人不敢进来的——她的战意,在600年前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六百……年前?

    准确地捕捉到句子里的关键点,沛沛身子僵了僵,带着惊恐的眼神慢慢回头望向身边的青年。

    “……”

    小心地看了看对方漆黑的双爪——那是一双应该能瞬间把自己开膛破肚的爪子……

    沛沛声音有些颤抖:“我……我说小哥,你也……是鬼吗?”

    “鬼?”

    铸恶大笑两声:“算不上吧——大爷我只是失去肉身,被困在这里罢了,对了,傻妞,你叫什么?我看你比以前聪明了不少,不能总叫你傻妞吧?”

    “我?我叫江可沛,大家都叫我沛沛……”

    “哦?沛沛?真是奇怪的名字——现在的人类起名都这么怪了吗?”

    顿了顿,铸恶邪邪一笑,笑得有些深意:“那……我说沛沛,你要不要把那个罐子里面的东西吃下去?”

    说着,铸恶将视线投向桌子底下的瓦罐:“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一起逃出去了——你说外面有很多鬼对不对?实话告诉你,虽然大爷我现在力量全失,但对付它们,对我来讲绰绰有余……”

    “……”

    循着铸恶的视线望去,沛沛弯腰默默将一个黑乎乎的罐子拿了上来——罐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相当陈旧。

    说起来,之前这个青年好像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所以才会有他从桌子后站起来的错觉……

    抬头看了看铸恶,沛沛深知眼前的青年不是普通人,态度也很恶劣,但……他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相当真诚——最起码,他看上去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因为,他如果想要害自己,根本没必要和自己说话。

    看来,这长毛小子在自己身上,应该是可以索取到某些对他有利的东西的……

    其实,沛沛心理有点阴暗了——即便她无法起到任何帮助作用,铸恶也会毫不犹豫地帮她。

    “为什么你自己不把吃掉里面的东西?”

    看了看罐子,沛沛好奇地问他。

    “我?我甚至都没办法破坏它——老秃驴把我的心脏封印在了里面,让大爷我没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更没办法起死回生。”

    铸恶耸了耸肩:“但只要你打开罐子,破坏封印,再把我的心脏吃掉,大爷我就能依附在你身上,离开这座监牢——这对咱俩都有好处,不然,外面鬼怪成群,大爷我出不去,你也走不掉,它们也不敢进来,我们又得像以前那样,一起龟缩在这个小屋子里了。”

    “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想的话,大爷我也没办法强求——嘿,别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你不吃掉心脏,大爷我只能在这间房子里帮你,你出了这个屋子,我就无能为力了。”

    “……”

    卖萌无果,沛沛低下头,掀开瓦罐——果然,一颗缭绕着黑色气息的鲜红心脏,正在罐子里缓慢但坚强地跳动着。

    将其拿在手中,沛沛能感受到这颗心脏里蕴藏的能量。

    天啊……在体外还能跳的心脏……自己真的要听这小子的话,把这玩意儿吃掉吗?

    说真的,他说的话太离谱了!很难让人去相信——自己现在还有点搞不明白呢!不过,既然那些鬼怪是真的,那么这长毛小子说的话应该也不假……

    况且……

    “江姑娘!快住手!别听这个凶兽的!”

    心中正在思量,门外,白衣女鬼却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哟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淑女剑吗?你终于敢迈进自己的祠堂了——啧啧,瞧瞧你,死了还被人拉来当监工,大爷我都有点同情你了……”

    铸恶嬉皮笑脸地摊摊手。

    狠狠白了他一眼,幽灵形态的吕凝烟望向沛沛,她双手下压,尽量平静道:“姑娘,莫要害怕——你且听我说,在你身边的根本不是人!他自称上古凶兽,在几百年前曾作恶于江湖,最后被一众高手封印于此,江姑娘千万莫要听了他的花言巧语!你帮他逃脱后,这凶兽定会夺了你的身子,再次为祸人间!江婴姑娘!你会被他再次害死的!”

    “喂喂,别瞎说啊。”

    铸恶连忙抬手制止:“明明是你杀了这个傻妞吧?本大爷从不无谓杀生,你这女人说话给我注意点啊。”

    “……”

    一旁,沛沛低着头,她微微握紧心脏,弱弱道:“我……我叫江可沛……”

    “什……?”

    吕凝烟被突如其来地自我介绍搞得有些不明所以。

    鼓起勇气,沛沛抬头望满脸惨白的吕凝烟,表情严肃又可爱:“我说,我叫江可沛!不是江婴!请……请不要随便把别人的名字和人生……强加在我头上!”

    “嘿!说得好!”

    铸恶笑着拍拍手:“像这种只会自我臆断的女人,就是要大声斥责她,她才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做的很好,沛沛。”

    “……”

    看了看铸恶,沛沛又看向吕凝烟:“我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坏,我也不在乎是谁杀了江婴,但是……我只知道,在你和他之间,只有他好好地问了我的名字……”

    “那……那能证明什么!江……沛沛姑娘!你听好!这个恶魔杀人不眨眼!你放他出去,会害死很多人的!而且相信我!这里的鬼魂不会伤害你!”吕凝烟急得上前一步。

    “嘿!瞧你说的。”

    铸恶扬起嘴角:“有些人活着只会给别人带来痛苦,本大爷杀他们只是让他们更早的去下地狱,从而解放那些被他们侵害之人——比起你们这些满嘴正义的武林高手,我觉得本大爷才更像是正义之师啊!”

    “你放屁!”

    身躯颤抖,以“性情淡漠,实力卓群”而闻名的侠女吕凝烟居然激动地骂了起来:“你个善恶不分的东西!没有人是完全善良的!难道你要把天下人都杀干净不成?苏媚把自己挣的银两大部分都施舍给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们!你可知晓?她行此大善,你又为何杀她?”

    “明明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好不好!大爷我要杀的是你——你杀了江婴,我杀了苏媚,我们扯平了!能不能别总揪着不放?给我振作一点如何?你个哭丧鬼!蠢女人!整天就知道唉声叹气地说后悔,当年居然被你这种货色给了本大爷致命一击,真是晦气至极!”

    “啊啊!烦死了!你们别吵了!”

    看两人你来我往地斗嘴,沛沛捂着耳朵,喝停了两人——她皱着眉头,微微喘息,手握心脏,缓缓看向铸恶:“铸恶……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蛤?什么?”

    略微犹豫,沛沛死死看向铸恶:“第一:我们出去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杀任何人,怎样?”

    “……”

    抱起胳膊,铸恶歪头顿了足足五秒,这才笑笑:“可以——大爷我保证,你不发话,我就不会杀任何人。”

    “很好……”

    点点头,沛沛不断推着自己的眼镜,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紧张心情:“第二:你不可以随便夺取我的身子,控制我的行动,怎样?”

    “放心……在你吃掉我的心脏后,大爷我平时会藏在你的影子里,没事的话,我也不会出来的,再说了,就算要行动,大爷我也喜欢用自己的身体,没事玩你的身子干什么?”

    “……”

    虽然知道对方不是那个意思,但沛沛还是脸蛋一红,她抿了抿嘴巴:“那……最后一个问题:你……会伤害我吗?”

    “蛤啊……”

    铸恶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挠了挠头,看上去似乎有些为难:“真是恶心的问题啊……我说沛沛,我们能不能换个问题?”

    “不可以。”

    沛沛断然拒绝。

    “……”

    微微叹息,铸恶双肩下垂,一脸无奈的表情:“好吧好吧!答案是——不会,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呕!”

    说着,铸恶还作势要干呕的样子。

    “哈,是嘛……”

    轻轻一笑,沛沛微微俯首,她摘掉了自己的圆圆眼镜,抬头甩了甩自己的短发,露出一抹精致可爱的容颜:“那……我相信你——不要骗我哦!”

    在吕凝烟绝望地注视下,沛沛抬起头,一口干脆地吞掉了铸恶的心脏!

    本以为会难以下咽,但刚刚放进嘴巴,心脏便化为一团黑气,钻进了沛沛的喉咙,与此同时,铸恶也被吸进了沛沛的身体,转眼不见了踪影。

    “不——!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是在和恶魔做交易!快吐出来沛沛姑娘!”

    吕凝烟摇摇晃晃地冲上去,用力摇晃着两眼翻白,嘴角流涎的沛沛:“快醒醒姑娘!快!快吐出来!”

    “咕……嘿……嘿嘿嘿嘿……”

    眼前的少女突然发出几声纤细诡异的怪笑,纤细的手掌随即用力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

    吕凝烟微微一惊——浓郁到极点的黑气在少女周身缭绕,她的眼里闪过两道凌厉的红芒。

    她松开自己,轻轻弯腰,再次像当年一样捡起眼镜,将其轻轻架在双耳上……

    “淑女剑……”

    一张俏脸逼近自己,熟悉的狞笑在沛沛脸上逐渐扩大:“我铸恶大爷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