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铸恶(woo18)

字数:7486   加入书签

A+A-

    600年前。

    七绝山下。

    时值深夜,暴雨倾盆,树木在山林间摇曳呼啸。

    泥泞的山脚下,大批人马正在源源不断集结,一根根火把在黑夜的狂风暴雨中来回飘摇,仿佛随时会熄灭的生命。

    这些人中有道士,有和尚,有各种奇装异服的江湖人士,他们全副武装,神色凝重,在暴雨中抬头凝望山上,任凭雨水冲刷着脸庞,似乎在等待什么……

    “报——!报告方丈!”

    不远处的密林里,跌跌撞撞地跑出一个年轻和尚,他连滚带爬地跑到一个手持锡杖,单手合十的老和尚面前,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方——方丈!找到了!找到铸恶的踪迹了!”

    人群立刻骚动起来,交头接耳之声此起彼伏。

    “……”

    神色肃穆,雨水顺着垂到脖子的眉毛淅沥而下,满脸皱褶的老和尚闻言缓缓睁开双眼:“何处?”

    “就,就在半山腰上的木屋里!看样子,铸恶最近就是以那破屋为老窝的!”

    “嗯……”

    老和尚点点头,回身戳了戳锡杖,浑厚的嗓音遮掩了雨声和人群的私语声,一点也不像年朽之人:“诸位,铸恶已近在眼前,大家都乃江湖中的正义之士,此次讨伐铸恶,势必九死一生,若对红尘仍有留恋之人,此时离去,或许尚可留得一命。”

    众人面面相觑,一名手持大锤的光头壮汉大声道:“欸!此言差矣方丈!大伙儿来都来了,现在回去如何使得?”

    光头壮汉名叫“马洪唯”,江湖人称“碎星”,善使一把沉重的巨型狼牙棒因此得名。

    另一边,一名身着素衣,头戴斗笠,身材窈窕,怀抱一把青剑的美丽女子颔首称是:“没错方丈,您大可放心,此处没有贪生怕死之人。铸恶作恶多端,杀人如麻,若不将其铲除,百姓如何得以安生?”

    女子名唤“吕凝烟”,人称“淑女剑”,性子清冷正直,怀抱宝剑“月华”,武艺极其高强,绝技为“月华散”,是名副其实的侠女。

    “哈!他们安不安生本姑娘可不关心。”

    凝烟剑客身边,一位身穿干练黑衣,身材婀娜,相貌美艳的少女把玩着手里的短剑,她打量着吕凝烟,笑道:“我说淑女剑,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整天都想着什么拯救苍生——只要我能打倒内个铸恶!我就能名声大噪!名震江湖!说不定,那铸恶还能掉落什么宝贝秘籍呐!要不然他怎么能那么强?哈哈!到时候,你们可别跟我抢宝贝!”

    大大咧咧的黑衣少女叫作“苏媚”,人唤“魔女剑”,性格极其恶劣,经常接些黑活儿,是“淑女剑”的死对头,使得一把短刃“黑宗”。

    有传言说,这姐俩原本同属于已经覆灭的门派“古月剑派”……

    “苏媚,你不该来这儿……”压了压斗笠,凝烟轻轻望向苏媚。

    “哼!为何?你能来得我就来不得?你莫不是怕本姑娘抢了你的风头吧?淑女剑。”

    甩甩满是雨水的长发,苏媚高傲地扬起小脑袋。

    其他人均默不作声——毕竟,生死存亡之际,还能像这二女拌嘴吵闹的人,属实不多。

    但,没有一人后退。

    因为谁都知道:铸恶,那种凶兽不该存活于世。

    “如此……”

    见无人退去,老和尚默默转身:“便出发吧……”

    ……

    七绝山上。

    在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一座破旧木屋在风雨中伫立。

    屋里亮着几盏油灯,温暖的火光驱散了屋内的寒气,连屋外那呜呜咽咽的风声,都自觉小了几分。

    一名散着长发,眉宇间遍布邪祟之气的青年,正单手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木桌边,尖尖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沿儿。

    青年穿着布裤,脚踏一双普通布鞋,上身精赤,肌肉线条饱满而匀称,双手漆黑,形状如野兽的尖爪,又好像戴了一副黑色的钢铁手套。

    他的身体上遍布各种陈年伤痕,并且脸上,胸口,后背,都刻有黑色火焰状的图案。

    他很帅,无论是不羁的侧颜,满是戾气的双眸,还是嘴角微微扬起的狞笑,都无愧“帅”这个字,散乱披与后背的长发更为他添上一分洒脱放荡的气质。

    喜欢他的姑娘应该有不少,但敢靠近他的,应该没几个……

    唯一的缺憾,就是青年的身高只有165,比白茹雪还低3厘米……

    而在青年对面的干草堆上,坐着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女,她正捧着一本书,几乎要把自己的脸蛋埋到书里。

    少女名叫“江婴”,年方15岁,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小小的一只很是可爱,容貌也精致美丽——这间破房子,也是家里产业的遗弃物。

    现在,它成了少女独有的,小小的领域。

    在这里,没人打搅她,每当有时间,江婴就会来这里独自看书——她很喜欢那些稀奇古怪,光怪陆离的故事们。

    几个月前,青年闯进了少女的小小天地,他对江婴不闻不问,只是自顾自歇息,江婴很生气,要求他离开,但凭她自己,根本无法赶走青年。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江婴渐渐接受了自己小小领域里的不速来客——虽然他有点凶凶的,但他很会讲故事,他讲的故事可刺激,可好听啦了!什么“叁年杀了超过一千人”啊,“单挑并击杀现任武林盟主”啊,“一夜间将几十名山匪屠杀殆尽”啊……简直比书里的故事还精彩呢!

    而今天,因为突如其来的雨势,少女被困在了此处,无法回家……

    “嘿丫头,今天本大爷给你带了一件礼物。”桌子对面,青年突然道。

    少女闻言茫然地抬起头:“何……何物?”

    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副粗糙的厚片眼镜,青年得意狞笑:“嘿嘿!瞧!”

    “?”

    歪起头,江婴疑惑地眨眨眼:“圆圆的……透明的……是饰品吗?”

    “……”

    青年额头滑下几条黑线:“不是啊蠢货……你不是说自己10米之外人畜不分吗?戴上这个由本大爷亲自打磨的透明宝石,你就可以像大爷我一样,清楚地洞察到远处的一切了。”

    “诶?真的吗?”

    “嘿!无需多言!带上一试便知!”青年向自己得意地摊摊手。

    带着一丝怀疑,江婴撩起发丝,将眼镜轻轻驾于耳上。

    “!!?”

    戴上的一刹那,江婴傻傻盯着眼前无比清晰的狂妄青年,第一次发现,世界居然还能如此清晰……

    “哇……哇啊——!!”

    回过神,江婴拍着小手,欢欣地叫出声:“好清晰!好清晰啊大哥!原来,你长得这么帅啊!原来,木头的纹路是这样的啊!哇啊……哇啊啊啊~~~”

    “嘿!那是自……”

    “然”还没说出口,青年突然一怔,他微微侧首,用心感知门外,嘴边的狞笑却愈加放大,露出一口洁白的尖牙……

    “怎么了大哥?”江婴疑惑道。

    “嘘。”

    将手指竖在唇上,青年眉眼微沉,邪恶阴笑:“有客人来了……一,二,叁……大概有两叁百人呢。”

    “?”

    眨眨眼睛,戴着眼镜的江婴满脸疑惑,呆萌而可爱。

    虽然嘴上在笑,但青年的心却格外凝重:不太妙啊……各路高手似乎都来了,嘿……就这么害怕本大爷吗?啧,这可有点难办了,身边还有这个傻妞在,搞不好,今晚得交代在这儿了,嘿嘿……

    果然,门外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大量脚步声,浑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铸恶!你已被众多高手包围,速速出来伏法!莫再生诸多事端!”

    嘁……难缠的人似乎都来了……

    轻轻回头,青年阴笑着嘱咐江婴:“嘿丫头,你听好——大爷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你乖乖待在此处,不论怎样都不可出来,知道吗?”

    “哦……”

    双手环抱着书籍,江婴嘟着小嘴点点头。

    “呼——等会儿回来,就又能跟你讲一个本大爷的荣耀战绩了。”

    伸伸懒腰,青年遍布伤疤的结实肌肉动作着,看上去充满爆发性,不停合握爪子一样的双手,他微微打开房门,侧身走出门外后,又将门关好,这才回过身,独自面对暴雨中,几百名黑压压的高手。

    “哗哗哗。”

    暴雨无情地下着,很快打湿了青年的长发,阴鹭的双眸扫过老和尚,马洪唯,吕凝烟等人,他歪起头,猖狂微笑:“哟~好大的阵仗!老秃驴,你们就这么盼着本大爷死吗?”

    碎星马洪唯怒哼一声:“铸恶!你为非作歹多时!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先吃我一锤!”

    大脚在泥泞的地面一踏!溅起无数雨花,连地面似乎都在震颤!马洪唯呐喊着,率先发起了进攻。

    没有过多废话,见面就是要致对方于死地。

    “诶,马大哥!”

    见他耐不住性子,吕凝烟只好抽出月华剑,足尖轻点地面,不沾半滴雨水,同样轻盈地冲向青年,准备支援马洪唯。

    “嘿嘿!本姑娘成名的时候到了~”

    苏媚压低身体摆好架势,向前极速冲锋!

    有了几人打头,身后众多高手也纷纷呐喊着抽出兵刃。

    月色下,几百名顶尖高手纷纷冲向青年。

    “呵……垃圾……”

    四面八方,甚至是头顶都有敌人袭来,青年却双手插兜,阴森森地狞笑:去死吧……

    ……

    现代。

    深夜。

    在白茹雪和小雯舒安静熟睡时,城市另一处的江可沛却扶了扶自己厚厚的眼镜,偷偷溜出了自己的豪宅。

    “小姐……我们偷跑出去是会被江总骂的……”

    一头钻进加长房车里,身材高挑的老管家阿维无奈劝说。

    抱紧怀里的小背包,江可沛抱怨道:“吵死了维叔!去一下下我爸是发现不了的,再说了,想要见鬼的话,地点时间都是很有要求的!快开车吧!”

    “好吧……”

    江可沛——超级大近视,颜值平时被眼镜所封印,白茹雪叁人组之一。

    沛沛是个性格比较活泼的姑娘,很喜欢稀奇古怪,光怪陆离的故事们,所以,灵异现象也是她的追求之一。

    刚升到高中时,自己很害怕,总习惯用炸毛的态度来保护自己,所幸,有开朗的小羽和漂亮温柔的小雪陪着自己,带给自己未曾尝过的友情滋味,也让自己平静下来。

    但最近,肥鱼那家伙有些怪怪的,问她她也不说,所以,担心朋友的沛沛决定,想要用“请鬼”的方式,来问一问鬼魂,看看小羽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唔,就像请“碟仙”,“笔仙”之类……只不过,据网上说,这种方法招来的鬼会比笔仙碟仙更危险……

    地点沛沛已经选好了,就在郊区外——听说,那地方几百年前有一座山,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

    那鬼地方打过仗,建过学校,盖过医院,半夜连司机都不敢路过,属实是绝佳的请魂场所。

    当然,这么阴森的地方沛沛一个人是不敢去的,所以她只好拜托家里的管家阿维,请他和自己一起去。

    “嗡嗡——”

    平坦的公路上,黑色豪车疾驰而过,沛沛看着窗外逐渐萧条的景色,心里紧张又期待……

    不知过了多久,管家突然道。

    “小姐,我们到了……”

    首发:rourouwu.in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