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魅惑

字数:6516   加入书签

A+A-

    魅惑。

    魅魔最常用的基础技能之一,操作简单,功能强大,是很实用的技能。

    主要原理为,用“魔力”汇聚于自身双瞳,使瞳孔散发出可以影响到包括视觉,听觉,触觉,运动,眼动,语言,高级感觉皮质区,高级运动皮质区,大脑皮质运作在内的魔光,从而强制改变大脑认知状态,让被魅惑者对自己言听计从。

    毫不夸张地讲,一个强大的魅魔,仅凭“魅惑”技能,就能活活折磨死敌人。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能操控人的五感,情感,心理,甚至是逻辑!那你能做到什么事?

    毫无疑问:你可以让对方开心地去自杀,也可以让他把大便当成巧克力一样一脸满足地吃下去。你可以让他的大脑疯狂分泌多巴胺,使他高兴到癫狂,也可以减少分泌类啡吠物质,让他感到悲伤。甚至,你也可以控制大脑过量分泌肾上腺素,让对方暂时变成小超人……

    而白茹雪,正在熟悉这项技能。

    作为新手魅魔,白茹雪还有很长的养成之路,学会“魅惑”只能算是开头——待到实力愈发强劲,高阶魅惑还可以影响到比人类更强大的生物,造成强悍的精神系伤害!

    可惜,尽管白茹雪天资聪颖,性欲旺盛,但她成为魅惑才刚刚两天不到,要她在两天内掌握如何操控瞳孔释放魔光,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所幸时间还很充裕,白茹雪有的是机会练习……

    大床上。

    交媾后的两人默默相拥,各怀心事。

    轻轻抚摸白茹雪光滑的后背,张总故意摆出一副歉意的表情:“小妹……我……”

    两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掩住他的嘴巴,白茹雪看向张总,摇头微笑:“没关系……我也很舒服——我一直很孤单,很少会有这么开心的时候,至少,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爱,所以……不必感到抱歉……”

    看来,白茹雪是打算把“孤僻叛逆少女渴望爱”的剧本表演到底了。

    其实白茹雪也并不全是在说谎——父母忙于工作,从小对自己疏于看管,只能独自一人守着诺大的别墅,所以,小雪有时候的确感到很寂寞……

    毕竟,最好的骗子总是说真话……

    反观张总简直要笑出声来:爱?有没有搞错……叔叔我啊,最喜欢你这种单纯好骗的小姑娘了。

    将小手放在张总的胸膛上,白茹雪眨着她的大眼睛,美丽的双瞳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淡粉光芒:“你是爱我的,对吗?”

    没错,白茹雪在尝试“魅惑”张总——根据格洛莉娅的建议,初学者魅魔在尝试魅惑敌人时,最好先给对方一个心理暗示,以此来建议一条逻辑,当逻辑建立后,非常有助于魅惑的成功率。

    比如,当饥饿感产生时,大脑就会提示身体需要进食。

    我饿了,所以要吃饭——这是一个暗示,也符合我们正常的逻辑,总不能说“我饿了,所以要上厕所”吧?

    同理,白茹雪问张总“你爱我吗?”,实则是为了建立一条属于自己的逻辑——当张总回答说“是”时,暗示就会被触发,搭配白茹雪的魅惑技能,以此来建立一条“我爱她,所以我全都听她的”的逻辑。

    果然!看到白茹雪瞳孔里缓缓亮起的粉光时,张总愣愣,赶紧温柔微笑,摸了摸白茹雪绸缎般的黑发:“当然,我当然爱你……”

    好极了!

    心里莫名有些激动,白茹雪半撑起身子,她眨眨眼睛,试探着看向张总:“那……你可以为我表演一下单手倒立吗?”

    “蛤?”

    话题突然从“爱情”跳跃到“杂技”,两者间的跨度让张总有些懵逼。

    啊,失败了……

    白茹雪有些丧气:如果成功的话,张总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疑问,就算自己让他去死,他也会立即答应的。

    弯起眼睛微笑,她只好直起身子,歪着头打哈哈:“嘿嘿……看到叔叔身材很好,就想着叔叔是不是很擅长运动呢……”

    “……”

    直勾勾地看着白茹雪因娇笑而颤颤悠悠的巨大胸部,张总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感受着手中的细腻与温暖。

    “你真美……”,他喃喃道。

    “唔,讨厌……别这么盯着我嘛……”

    想到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白茹雪不由微微脸红,但她只是轻哼一声,任凭张总揉捏自己的双乳。

    情欲渐动,两具赤裸的身体再次慢慢纠缠在一起。

    张总喘着粗气,掰开白茹雪的大腿,同时,他跪在白茹雪屁股前,轻轻挺腰,再次扶住鸡巴,将其缓缓推进了她满是精液的阴道里。

    火热的肉褶被阴茎一点点挤开,直到连根没入,耻毛相交,白茹雪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嘤咛。

    这一次,白茹雪积极了很多——她主动用双腿环住了张总的腰,并前向挺动胯部,希望他能插入的更深一些。

    抓住白茹雪的双腕,放在其刻着淫纹的火辣小腹上,张总开始缓缓抽送肉棒,带给两人酥爽的快感。

    因为刚射过一次,所以这次张总持久了不少。

    看着肉棒在少女娇嫩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听着对方在自己身下悦耳地婉转呻吟,张总不由产生了一种征服的成就感。

    突然,卖力动作的张总猛地想起:之前肏这姑娘时,并没有感受到处女膜的阻隔,完事后她也没有流血,莫非她早就不是处女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不由喘着气好奇道:“小妹……呼……你以前……和别人也这么做过吗?”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丫头即便不是处女,性经验也绝对不多,毕竟,她的肉穴和处女别无二差。

    真是的……又不是男女朋友,问得这么细做什么?

    感受着阴道里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白茹雪红着脸羞涩回答:“唔……以前和一个姐姐玩过,当时还流了不少血……”

    这是真话。

    “是嘛……”

    张总恍然:“叔叔还以为有人欺负你了呢——小妹,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叔叔!叔叔给你出气!”

    毕竟,现在同性间,尤其是女孩子间的爱恋已经见怪不怪了,即便是张总上年纪的人也有所耳闻。

    温柔地笑笑,白茹雪开心点头:“嗯!”

    清纯的笑脸和淫荡的姿势结合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张总看得欲火难耐,附身吻了上去……

    白茹雪大大张开小嘴,伸出滑溜溜的舌头,和张总下流地吻在一起。

    “啾!啾!”

    两人尽情地交换体液,张总用力吸着白茹雪滑腻小巧的软肉,仿佛要彻底感受一番少女香舌的甘甜!口水顺着两人重迭的嘴唇溢出,打湿了两人的嘴巴……

    吻了一阵,张总抱起白茹雪,让她翻身跪趴在床上,同时,他挽起白茹雪的左腿,使其做出公狗撒尿的姿势。

    “滋。”

    微微挺腰,硕大的阴茎再次挤进了温热湿滑的肉穴中。

    第一次尝试如此下流的做爱姿势,白茹雪相当羞涩,但也相当爽快——改变了姿势后,强烈的羞耻感让自己更加敏感,而且,龟头边缘也能刮擦到原来碰及不到的阴道肉壁,甚至还能稍微顶到子宫口,酸酸涨涨的感觉实在让人愉悦!

    垂在半空的柔嫩脚丫来回摇晃,白茹雪的肉穴在肉棒的冲刺下开开合合,她如夜莺般呻吟,伸手不断抚弄着自己挺拔的胸脯……

    肏了一段时间,张总再次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啪!”

    结实的胯部宛如打桩机一样撞在饱满的屁股上,使臀肉颤颤悠悠。听着身前少女诱人的娇喘,张总放下白茹雪的左腿,双手环住她的纤腰,对着她的屁股卖力冲刺起来!

    龟头膨胀到极点!似乎要被火热的阴道融化一般!阴囊再次变得鼓鼓囊囊,大量精液蓄势待发,而少女的宫口则死死吸住自己的龟头,似乎希望所有的白浊都能射进自己的子宫里……

    “要来了小妹!”

    张总艰难地说了一声,话音刚落,受到魅魔力量影响的肉棒开始强力脉动起来!喷射出大量浓稠如浆的精液。

    即便射过一次,但在白茹雪阴道的夹弄下,张总只坚持了大概6分钟左右——在肏林裳美母女时,张总最短的一次也坚持了20分钟。

    “呃啊啊……”

    精液噗簌簌地射在子宫内壁上,白茹雪猫一样舒展身体,她轻轻颤抖,引颈呻吟:“好烫,暖暖得好舒服……全都……喷进子宫里了,很好……很好叔叔,就是这样……”

    “扑通。”

    无力地趴在床上,白茹雪小脸通红,美眸微阖,轻轻平复呼吸,而张总也狗一样伏在她线条柔和的后背上,只感觉天旋地转……

    肉棒缓缓变小,逐渐从臀缝中滑了出来,萎靡地趴在一旁,白茹雪灵活地从张总身下钻出,穿着拖鞋下了床。

    “你……要去哪儿?”

    喘着粗气,张总虚弱地看向白茹雪。

    该死……才射了两次,怎么感觉跟刚跑完马拉松一样?

    轻轻掩住丰满的胸脯,裸体站立状态下的白茹雪将自身窈窕完美的身段凸显得淋漓尽致——不论是挺拔的乳房,还是浑圆的屁股,亦或是平坦小腹下的大丛阴毛,不管看多少次都让人性欲高涨……

    精液还在腿间滴滴哒哒,她略显娇嗔地偏过头:“你欺负人家——我要回家了。”

    “……”

    哭笑不得地摸摸头,张总无力地瘫回到床上,他看看穿上外套,又轻轻弯腰,以及其撩人的动作穿上裙子的白茹雪,不由默默发问:“小妹,你还会来吗?”

    白茹雪闻言回过头,她背着手,歪头俏笑:“应该说——我下次还能来吗?叔叔。”

    愣了愣,张总会心一笑。

    “嗯,随时欢迎……”

    “那我就放心啦——拜拜喽叔叔,尽力休息吧……”

    若有所指地向张总挤挤眼,白茹雪轻轻带上了别墅的门。

    “咔哒。”

    门扉合拢,看着俏丽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张总身心愉悦:真是想不到,居然还能遇见这么主动缠人的美少女,说不定她以后还愿意和自己的儿子一起玩玩……

    张总并没有要把白茹雪交给其他大叔的想法——她就像一块宝玉,是珍品,是绝色!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给别人白白玩弄。

    双手枕于脑后,张总已经开始美滋滋地思考,要如何让白茹雪接受叁人群p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