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与玫瑰

字数:5886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骷髅与玫瑰
    如意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人生之中难得能遇到这样多金又年轻的男人,就算被人指着鼻子骂祖宗,她都不会轻易放手。
    忘恩负义又怎么样?这个世界就是那么残酷的。
    别墅里的饭很可口,她咬牙只喝水,让自己在几天内瘦下来。她看了熙想过去的照片,研究她的穿衣套路,从那些衣服里找到能凸显自己身材的衣服。她一直穿着性感内衣,只要林少主动一次,她一定叫他毕生难忘。
    她替女仆干活,从女仆嘴里打听到了林澈和熙想的时间表,在每一次他们独处的时候,都会努力去掺一脚。
    这个叫熙想的像个绣花枕头,没有耍心眼,只会凭借美貌发脾气。时间长了,男人当然会厌倦。男人不会养着一个女人只叫她学游泳,她已经彻底失宠了。
    计划很成功。
    她的野心和信心前所未有地膨胀。
    她恳求林澈带她去参加金爷的派对。她要让金叁那条狗看看,自己已经翻身了,她要把金叁对她做的一切报复回去,要看这条狗跪在地上磕头求她原谅。
    啪——
    如意看着熙想夺门而出,再看着林澈沉着脸回到床上躺下。
    她款款坐在床边,学着熙想抚摸头发的动作,善解人意地说:“林少不要生气,熙想妹妹可能是身子不舒服。”
    林澈眯起了眼,琥珀色眼底透着一丝不明意义的光。
    如意将这眼神当做欲望,伸手摸向他的腹肌,俯下身去,用胸部摩擦他的裤头,红唇微张:“熙想妹妹不在,让我来伺候林少吧。”
    “滚。”林澈一脚将她踹下床。
    如意跌了下去,站在一边啜泣,暗自懊恼自己太心急,露出了马脚。
    林澈下了床,没有留下任何吩咐,离开房间。
    如意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收了眼泪,有些忐忑。
    过了很长时间,没有人回来。
    如意又觉得林少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出去找其他女人泻火。他如果讨厌熙想,自己这身衣服一定会让他想起她。
    自己是被熙想牵连的。
    对,一定是这样。
    如意调整了心态,哼着小曲儿,坐进了家庭影院。
    片子有九成是香艳小电影,居然有动画片。
    如意坐在沙发里看着动画片打发时间,然后就看见七个小矮人脱下裤子,变出巨大的阳具,把白雪公主扎得淫叫连连。
    她觉得索然无味,关了电影,躺回床上闭目养神。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肯定不是找自己的,如意没有去接。
    但电话铃声锲而不舍。
    五分钟后,她从床上爬起来,拿起了电话。
    “喂?是美人鱼吗?”电话那头是低沉的男人嗓音。那低音炮酥魅得能让如意耳朵怀孕。
    “呃……是的。”
    这电话似乎是找熙想的,但如意鬼使神差地应下了。
    “我仰慕美人鱼很久了,你可以来玫瑰田里,和我共饮一杯吗?”
    如意:“那是哪里?”
    男人:“就是除了休息室和酒会的另一个区域,我让服务生去接你。”
    如意:“可是林少不让我去,他不让我见任何人。我要是跟你去了,会被他责罚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能感受到她的暗示,开解道:“你可以戴上面具,他或许不会发现,如果碰巧被他认出来,我会替你求情。但我相信,没有人会为难美人鱼小姐的。”
    如意拉开抽屉,果然看见了不少像化装舞会一样的面具,能盖住大半张脸。
    她激动起来,内心狂跳。
    真是要感谢上天!会来金爷派对上的人都是很有钱的人,她或许能抓住这次机会,找到比林少更有钱的人。
    “好,我马上就准备好。”
    如意挂了电话,特意去补了个妆,往下身喷了香水,戴上一个银色半面罩,提着裙子离开房间。
    房间外,引路服务生已经在等候了。
    她离开休息区,路过墙上那骷髅与玫瑰的图案,兴奋得瞳孔都放大了。
    *
    熙想心神不宁地逃回自己的套间,敲了一会儿门。
    套间里没人应门。
    “熙想小姐。”
    服务生居然记得她的名字。
    熙想庆幸法式礼帽的面帘能挡住脸,低头遮挡泪痕:“我没拿房卡,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服务生站在她身后,提醒:“林少和如意小姐都去了玫瑰园,可能将房卡带走了。我可以替你开门。”
    “玫瑰园是外面的花园吗?”
    服务生有些害羞:“就是右手边那块……玩乐的地方。”
    熙想看了他一眼。
    这个服务生颜值很高,年纪约十七八岁,有种阳光校草的少年感。见到熙想打量的目光,他非常腼腆地低下了头,脖子都红了一片。
    他的白衬衫口袋插了一朵红玫瑰花,领头上还有歪斜的口红印子,像是富婆醉酒后强吻蹭到的。
    是了,这个派对的服务对象不止是男人,她刚才看见走廊上一个富婆被两个男人簇拥着,和他们有说有笑的。
    熙想收回目光,往旁边退了一步:“麻烦给我开门。”
    “好的。”
    他们都不在。
    床上干干净净的没有痕迹,倒是浴室里有股香水的味道。
    她来到浴室镜子前,把灯全部打开,重新补妆。
    镜子里的自己眼眶泛红,细细的平眉紧锁着,眼妆衬得眼角下垂,整张没有血色的脸有一股忧郁孤寡相。
    林澈曾经说过她流泪的样子非常好看。
    那他每次看见她泪痕的时候,会为她心疼吗?
    她拿着粉扑,在眼眶下拍了两下,突然改了主意,恨恨地把妆全擦了,重新上底妆。
    她用了最浓烈的眉妆和眼线,用上了正红色口红,眼影是妖艳的粉红色。
    这是她最高调的妆容,任何男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眼。
    就连林澈都会把持不住,命令她不许勾引他。
    如果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为什么她要为他保护自己呢?
    她要去玫瑰园,要当着林澈的面和别人欢爱。
    她想看林澈青着脸生气的样子!
    熙想脱下帽子和手套。
    连日来的游泳将她的肤色晒黑了不少,但有黑衣衬托,皮肤白皙得剔透。
    可惜少了一抹亮色。
    熙想离开套间,却发现那个年轻的服务生还没有走远。
    “喂,你过来。”
    服务生诧异回头,礼貌地微微躬身:“熙想小姐有什么吩咐?”
    熙想脚步轻快地走上前,抱住了服务生:“我看上了你的玫瑰。”
    服务生吃了一惊,都忘记要抗拒:“啊?”
    熙想低头,用唇叼走了他胸口的玫瑰花,将玫瑰花插到了耳朵后面:“好看吗?”
    “嗯……”服务生的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结巴着点头,想看又不敢看她。
    “你带我去找他们。”熙想朝玫瑰园走,“对了,你叫什么。”
    “牛超。”
    “噗,这名字太真实了吧,来这里不应该用艺名吗?”
    他低头,轻咳一声:“我只是个服务生,不用艺名的。这里没人会注意我的。”
    熙想优雅摇着手中法式宫廷折扇,笑而不语。
    服务生小心翼翼看了她一眼:“你呢?熙想是你的艺名吗,这个名字很好听。”
    “……不是,是真名。”
    “……”
    服务生不知道该说什么,抓耳挠腮,笨拙地脸都急红了。
    熙想看着他,突然说:“我觉得你可以叫晨曦。你让我想到,小时候,我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等爸爸从城里打工回来。当时天蒙蒙亮,晨曦就那么一抹,我站在树下抬头,晨曦穿过茂盛的树叶,撒在我的脸上……然后,爸爸就到了……”
    她做着和回忆里一样的动作,闭上眼睛,好像真的有阳光撒下来。
    服务生木讷跟着她,注视着她的侧脸。
    “到了。”
    “……”
    服务生停下脚步,头一次觉得这场馆不够大。
    熙想看着玫瑰园的大拱门。
    大拱门由很多新鲜的玫瑰花编成,想来这服务生衣服上的这朵就是别人从这里拿的。玫瑰花飘落在地毯上,仿若婚嫁时走的花路。
    她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
    骷髅与玫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