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虚而入 ℉цтαχs.?oм

字数:7369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趁虚而入 fцtαxs.?om
    还以为这女人差点被金爷的狗腿干死,这辈子都不想接近他,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去派对。这副驾驶一坐,一眼看上去喧宾夺主,认不清到底谁才是林澈的真正女伴。
    可林澈发话了,便是承认了她的地位。
    熙想假装不在意,坐进了后排。
    她觉得气闷,从手拿包里拿出黑色小折扇摇着,转头看向窗外,正好看见后视镜里的自己。
    蕾丝长裙从脖子到脚脖子全部遮住,颇有禁欲系的欲盖弥彰。黑色为底的裙摆边缝着红线,让人想到了黑寡妇,带着致命的性感。
    法式礼帽挂着斑点面纱,能挡住熙想小巧的脸。
    除非有人动粗,不然没机会碰到她,算是趁了林澈的心意。
    这次是金爷邀请的,邀请对象总不会被当众强暴吧?
    副驾驶的如意穿着她的衣服,也全副武装,必然是林澈授意的。
    熙想摇着扇子,有些小脾气,一路上没有开启话题。
    如意只在和林澈独处的时候才会巧舌如簧,有熙想在,她始终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保持沉默。
    林澈更是不喜欢说话的人,安静开车。
    *
    派对场馆似乎是另外一栋会所。
    一路上没有任何岗哨拦截,只从小路走,地点隐秘得熙想完全认不出路线。
    唯一的小路上有好几辆豪车。
    场馆门口,下车的有男有女。也有两人搂在一起,一边亲一边往里走。
    门口站的是金叁和十来名魁梧保镖。
    保镖们戴着墨镜,站成了稍息的姿势,双手放在身前,一看就是维持派对秩序的打手,驱赶一切不请自来的人。
    叁人下了车,男仆从林澈手里接过钥匙,将车开向停车场。
    林澈踩上台阶,走进场馆。
    金叁穿着紫红色西装站在门口,点头哈腰地像个迎宾小二。他认得所有人,他的眼睛就是邀请函识别器。
    “嚯,这是……嗐,恕我眼拙,实在是没认出竟是林少爷。您快请!”他见到了林澈,假意谄媚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嘴里实际在嘲讽他这全副武装。
    金爷邀请了他很多次,林少始终高冷回绝,好像金爷的活动有多么不堪。可看看他那会所吧,不就是仗着一些高科技筛选会员吗?
    都是做这种生意的,谁比谁高贵?
    这次让金爷拿捏住了这条美人鱼,林少既然受邀,总不能言而无信地离开。要知道这次派对一张入场券就几十万。
    看见他这一脸抗拒的憋闷表情,金叁心里暗爽不已。
    林澈自然听出了这嘲讽,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微抬起左手的手肘,让女伴挽着他。
    但副驾驶上坐的是如意。
    她抢先一步挽上了林澈的胳膊,连眼睛里都是笑吟吟的。
    林澈眉头微皱,但没有甩开她。
    熙想自然在面纱下垮了脸。
    连金叁都没看懂这一出戏码,歪着头,摸了摸下巴,用揶揄眼神打量着叁人,吊儿郎当地试探道:“嘿,这不是老熟人吗,你怎么摇身一变,跟着林少爷回来了?今天你准备节目了吗,是要爬上大转盘大劈叉,还是去跳那钢管舞啊?”
    “你说话注意点分寸,今天我是林少的女伴,你侮辱我就是在抹林少的面子!”如意抱紧了林澈的胳膊,昂着脑袋,想以此证明自己以及今非昔比。
    金叁可不怕事,笑了:“真没想到林少放着美人鱼这等绝色不要,居然改了口味,喜欢你这被人玩坏的破鞋。”
    林澈还没说话,如意太想证明自己,气急败坏地拉林澈:“林少……他骂您没眼光!”
    林澈不打算下场,这就和如意撇清关系:“今天被邀请的是熙想,你是跟着她来的。”
    如意怯怯回头看了看熙想,闭上了嘴。
    金叁见这番羞辱还是没能惹林澈不悦,只觉得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因他这装逼神气的样子更厌恶了。
    他没有说其他的话,只在他们朝前走之后,盯住了后面的熙想。
    那直勾勾的眼神极具冒犯,仿佛能将衣服割开,剜出她的身体曲线。
    熙想低着头,心烦意乱地站在旁边走神,甚至没听懂林澈的暗示。
    等回过神来,金叁已经和林澈如意吵上了一架,似乎还吵输了。
    她迎上金叁的目光,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不耐烦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金叁气得嘴皮都抖了一抖,大笑一声,最终隐忍住,给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林澈站在门口似乎在等什么。
    熙想看见了,但她没有上去挽着他。
    直到引路服务生催促,他才将左手插进了上衣口袋,走进大厅。
    熙想低头跟在他们身后,走入场馆大厅。
    这里就像一个低配版会所,大厅同样有舞池音响,旁边围着很多软沙发。
    音响舞曲音乐震耳欲聋,衣着暴露的男女跟着音乐节拍扭动,恨不得立刻就黏在一起。他们的手伸进对方衣服里,在敏感部位上抚摸,恣意浪叫嬉笑。
    旁边卡座上,男女面对面抱在一起,下面已经脱得精光,交合在一起。他们小幅度地耸动着,脸泛红光,脖颈上青筋暴起,呢喃呻吟被音乐盖住。
    引路的服务生带他们穿过舞池,来到走廊叁叉口。
    光洁崭新的瓷砖墙上有叁道箭头指示牌。正前方通往餐厅酒会,左手边是单间休息区,右手边画了一个叼着红玫瑰的骷髅。
    如果不是见过金叁虐如意的样子,简直会当做中二青年的聚会。
    但现在根本不用服务生解释,骷髅脑袋所指向的必然是重口味区域。
    熙想用眼神询问林澈。
    他毫不迟疑地走向单间休息区。
    熙想跟了上去,摇着扇子和他并肩而行,问:“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林澈声音冷沉:“至少要等到我们见过金爷。”
    熙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金爷?”
    林澈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熙想追问道:“如果他最后一天才出现,我们是不是要饿上五天?我们什么都不能吃吗?”
    他未免有些大惊小怪了。
    林澈驻足:“熙想。”
    “嗯?”
    林澈抬手往她脑门上重重一敲,略微咬牙,厌恶地问:“你是不是游泳太多,脑子进水了?!”
    凶相毕露。
    “……”
    熙想捂住脑门,咬着嘴唇。
    怎么这么大火气……明明是他惹了她,为什么他在生气?
    单间休息区和宾馆套间一样,柜台在入口处。服务生守着所有房卡,调配点单服务。
    他们叁人只能得到开一个套间。
    外间有卫浴和家庭影院,里面居然放着和会所里兰兰和人做爱的小电影。
    里间有大床、沙发、钢管和秋千,台面上收着假阳具,皮鞭,按摩棒和很多花里胡哨叫不出来名字的玩意儿。
    如意走近沙发刚想坐下。
    “你如果坐了,就不用上车了。”林澈语气厌恶至极,在床沿坐下双手环胸。
    他心情显然差到了极点。
    如意绞着手指,小心翼翼地坐在了他的边上。
    熙想还捂着脑门。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真的进水了才会救下如意,还答应金爷来参加派对。
    她朝外间大门走去:“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要出去透口气。”
    这话就像是干柴上的一把火。
    急促脚步声朝她接近。
    在她即将出大门前,林澈一把拽住她,拉得她一个踉跄。
    他双手握住她的上臂,将她板正,瞪着她低吼:“求我牵着你会死?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心气?!”
    熙想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更委屈了。
    余光却看见了跟过来的如意。
    她将目光聚焦在如意身上,深深吸了口气:“我一个人出去透口气。我保证不会碰任何东西,满意了吗,林医生?!”
    她的心跳得像打鼓。
    在林澈发怒之前,她拧开门把手,像兔子似的窜出房间,重重关上了门,逃离林澈身边。
    他会生气,说不定就不要她了。
    或许他会把她留在这里。
    或许他不想让别人看笑话,会将她送回去,但转手就将她卖掉。
    或许他会将她囚禁在别墅里,折磨她,疏远她。
    熙想能预料到一切最坏的后果,但她控制不住自己。
    生理期本来就控制不住脾气,他还成天让那个女人跟着他,故意让她不快。
    他明明知道她在介意什么,偏偏用这种方式惩罚她。熙想已经明白了,以后就算有人死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多事地把人带回别墅了。
    她已经知道错了,为什么他还这样不放过她,非要让这个女人一直占着属于她的位置?为什么每次都要她先来开口认错,为什么他不能多做一点,让她少一点痛苦?!
    熙想在走廊里快速往前走,眼泪夺眶而出。服务生上前询问,她摆手拒绝沟通,一个劲往前走。
    前方柜台附近,金爷搂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女人向服务生索要房卡。
    她刚才一直想找金爷,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她想要时间一个人安静一下,更不希望他看见自己的泪痕。
    熙想猛得转身,用手背擦掉眼泪,往回快步走去。
    金爷好像叫了她的名字。
    熙想加快脚步往回逃。
    突然冲过来几个魁梧保镖,捂住了她的嘴。
    “林……唔……救命……唔……”熙想挣扎着,手里的扇子掉了。
    他们将她横抱着,送入金爷所在的套间。
    套间规格大同小异,外间多摆了一个小圆桌和两把椅子。金爷已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往醒酒器里倒红酒,手里捏着一根雪茄。
    房间里有台点唱机,古老的民国歌谣咿咿吖吖地唱着。
    昏黄灯光照下来,竟有几分恬淡高雅的气氛。
    熙想被几个保镖抱了进来,捂着嘴,不停挣扎着。
    金爷好整以暇地抽了口雪茄,抬了抬眼皮,大肥脸上的笑容很无邪,像个邻居家的老大哥:“美人鱼,你跑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来都来了,还能躲着我不成?”
    熙想有些绝望,停止了挣扎。
    保镖将她放了下来,推到金爷面前的椅子上。
    熙想纠结了一下,只好坐了下来。
    “你想知道美人鱼是什么吗?”金爷眯起了眼,不知道在笑什么,乐呵呵地说,“从我嘴里告诉你,你多半不会相信。我给你找了个老熟人……麒麟,你过来。”
    熙想错愕回头。
    麒麟穿着浴袍,领口敞开,袒露着美黑过的两坨胸。她手里甩着小皮鞭,穿着皮靴踱步而来。
    她走到金爷身边,像个豹子似的依偎在他怀里,转过头,睨着熙想。
    这眼神凌厉得像灭绝师太在看不肖徒儿。
    “又见面了,小熙想。”
    --
    趁虚而入 fцtαxs.?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