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цтαχs.?oм

字数:6348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醋意 fцtαxs.?om
    分不清是真的天黑了,还是身体能量耗尽,视线一片昏暗。
    好在泳池水下并没有阻碍物,游泳又靠肌肉记忆,熙想闭着眼睛游来游去,不过一会儿就不再需要视觉。
    自从林澈来过后,女仆对她的要求明显放宽了许多。她在水里浮浮沉沉,偶尔还会潜到池底休息。
    不想吃饭。
    如果不是有人像赶鸭子一样戳她,她只想浮在水面上躺平。
    他喜欢她吗?
    他不喜欢她吗?
    如果有个一样的人,她会被取代吗?
    那么,哪怕只是和她疯狂做爱这件事本身,他喜欢的只是她吗?
    *
    熙想不知道休息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再一醒来,她全身赤裸着卷在毯子里,躺在林澈的大床上。
    床上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闻起来很陌生。
    是那女人身上的气味!
    熙想彻底清醒了。
    熟悉的脚步声接近屋子,她悄悄在毛毯卷里往下蠕动,像鸵鸟将头埋进沙子一样,让脑袋彻底缩进毯子里。
    门开了。
    他来到床边。
    头顶毯子的一角被掀开,继续往下扯,试图暴露她的脸。
    熙想悄悄在里面压住毯子下方的开口,如同梦呓地说:“阿澈,我累得动不了……”
    “昨天敢忤逆我带了人回来,今天有胆子拒绝我,你可真行。”
    他的话阴阳怪气,摆明生气了。
    熙想心里发怵,知道是逃不过,缓慢爬出了毯子,在床上躺平。
    雪白胴体上,没有被比基尼包住的部位都晒红了。无论是多么强效的防水防晒霜都经不住这么长时间的游泳。
    但即便是晒伤了,她的肤质细腻得像牛奶布丁,让人很想掐着揉红,看她敏感地发出痛呼。
    熙想闭上眼睛睫毛轻颤,打开双腿,对林澈暴露出私处:“来。”
    似乎是知道她要失宠了,女仆对她的私处额外精心修理过。毛全部剃了,连一点根部都看不见,摸上去爽滑白嫩。
    粉嫩的穴口做过按摩美容,还用过淡化的护肤品。
    如果不是她的举动太狂野,简直就像没有破身的处女一样。
    连她们都知道要讨好林澈了。
    熙想维持姿势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林澈的行动,睁开眼,怯怯望着他。
    他居然没有在欣赏她的私处,而是在看她的脸。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深邃的眼眸里映着她雪白的肌肤,目光灼灼。
    熙想不自觉地并拢双腿,咬着唇,跪坐在床头,下意识道歉:“对不起。”
    林澈看着她,没有接话。
    “我……”熙想不知道该说什么,抓起毛毯裹住自己,怯怯望着他。
    林澈坐在床边没动,冷声问:“还有呢?”
    “还有……我不该将她带出来,我知道错了……”熙想猜测了几句,见他没有异议,继续往下说,却哽咽委屈了起来,拉住了林澈的衣角,就像中午在溺水时抓住的那根竹竿,“阿澈,你不要让我游泳了,让我陪在你身边吧……”
    他喜欢谁重要吗?
    只要还能回到这张床上,她就应该知足。
    至少她不会成为别人的奴仆,不会被丢到那些肮脏男人的身边被他们翻来覆去地玩弄。
    他没有拒绝她的拉扯。
    熙想大着胆子爬到了他身上,环住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的腰。
    她热情地和他深吻,呼吸着他嘴边的空气。
    她将他推倒在蓬松大床上,用温热柔软的身躯隔着丝质睡衣摩擦着他。而他的大掌按在她的后背,几乎要将她揉碎在他身上。
    熙想低头,用牙咬开他睡衣的扣子,用香软小舌舔着他的胸口,在他的乳头上打着转。
    游泳时间过长,全身肌肉都在痛。
    正是因为如此,缠绵带来的爽感更销魂。
    这具身体本身就有着足够的吸引力,只爱抚了一会儿,他的裤头就膨胀了一块。
    拉下平角裤,粗大龙筋弹跳而出,青筋泵然怒张。
    熙想握着他的阳具上下搓揉,送入喉咙中吞吞吐吐的,眼睛望着林澈。
    他惬意地眯起了眼,按住她的脑袋,催着她加快节奏。
    熙想不想多给他。
    她跨坐在他身上,将阳具送到的穴口,坐了下去。
    穴里早就湿透了。
    阳具顶入她的体内。
    “唔……啊……阿澈你把我的胃都顶上去了……呜……”
    前戏不够,他的阳具太厉害了,一下子顶得好难受……
    但是……
    熙想撑在床上,不断上下运动,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摇晃着,喉咙里的痛苦呻吟渐渐变得婉转而高亢。
    每一次坐下,酥软传遍她的全身,她的动作越发缓慢。
    只主动了没一会儿,她就彻底没了力气。
    林澈的大掌扣住她的腰,往上顶胯,几次之后,他从床上坐起,将她按在了床里。
    游了一天的泳,还失去了主动权。
    熙想在床上被他拗成各种姿势,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只剩呻吟和哀嚎。
    几番抵死缠绵,又或者说是单方面被他干死。
    床单上一大半是她的淫水和汗水。
    熙想累得几乎要昏过去,躺在床上胸廓起伏,声音又轻又软:“阿澈……这里是你送给我的别墅,让她走好不好?”
    林澈侧卧在旁,垂眸望着她,将她长发从锁骨上撩开,大掌摩挲着满是红痕的酥胸。
    他的手指在蓓蕾上摩擦,轻拢。
    熙想只觉得那酥麻感觉又从腿根处蔓延,拧起了腿,呻吟出声:“呜……不要了……”
    林澈突然嘲弄地扬起嘴角,分开她的双腿,手指伸进了她被白浊浸湿的小穴里,搅拌的时候发出了水声:“你这么主动是为了认错,可你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儿。”
    熙想在床上团了起来,抱住他的手呜咽求饶:“对不起……以后你说什么话我都会听……”
    林澈漫不经心地说:“你该道歉的是擅自答应参加派对。”
    “…………”
    *
    被熙想捡回来的女人叫如意,听说结婚都叁年了,因为生不出孩子被婆家怪罪。偏偏那丈夫是个妈宝,成天对她吹胡子瞪眼。
    一不小心卷入赌债后,这家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她卖掉。
    这经历居然和熙想有些相似。
    可即便对她同情怜悯,这个别墅是林澈送给她的,容不下第二个女人。
    而且这如意不知好歹,看熙想泡在池子里累死累活学游泳,一点都没来帮她。反而成天粘着林澈,给他捶肩捏腿,但凡有个跑腿的活,比女仆都要勤快。
    熙想总觉得林澈那天晚上答应过要把如意送走,但她白天总在泳池里,偶尔会看见林澈过来探班。
    这种时候总不方便直接开口,让他把身边的女人赶走。
    等到了晚上,她又开始害怕林澈真的喜欢这个女人,提了之后破坏气氛。
    万一林澈一生气,真的把她送给金爷,她会不会被金叁玩死?
    还要学十几天的游泳,等到学游泳的计划告一段落,她就有时间和这女人正式角逐了。
    她要一刻不离粘着林澈,让这女人没有机会呆在林澈身边!
    她一天天数着日子,游泳还没学完,却到了去派对的日子。
    派对从傍晚开始,将会持续五天。
    镜子前,林澈挑了件黑色长袖便服,下身是黑色长裤,还额外找了帽子手套口罩。
    这一身穿下来,几乎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阿澈,我……那个来了……”熙想乖巧坐在沙发里,抱着热水袋,轻声说。
    “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她的一切情况。
    自从她来到别墅,就算被肏得天昏地暗,生理期方面一直是准的。听说给她做饭的厨子精通调理,还会根据她的身体数据调整饮食。
    但就这个月,突然就提前了几天。
    熙想捂着坠坠胀痛的小腹,小心翼翼地问:“我、我能借口不去吗?”
    林澈从镜子里移开目光,转过身,垂眼睥睨她:“现在知道害怕了?”
    “没有……”熙想倔强地说了句,皱眉,“原来是故意的。”
    “我建议你不要吃那里的任何东西,不要碰任何人。”林澈从衣柜里拿了一套同样将全身捂得严严实实的衣服,往她身上丢,“我不希望你回来后五毒俱全还把那些传给我。”
    “……”
    这么说来,他们会提前离开派对,不然这么多天岂不是会饿死?
    熙想换好了衣服,回到别墅门口。
    还是林澈开车,但副驾驶上已经坐了另外一个人。
    如意已经把安全带都系上了。
    熙想站到了副驾驶外,等如意自己离开。
    如意心虚地低头,假装看不见她,一句话都不说。
    林澈戴着黑色口罩,挡住了他的表情。他语气平淡:“你来晚了,就坐后面。”
    熙想攥着拳头。
    只是个座位的顺序,在他眼里这完全不重要,是吧?
    --
    醋意 fцtαxs.?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