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顾不暇

字数:4800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自顾不暇
    豪车里,女人面色通红,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后座,像蛆一样趴着鼓涌。
    塞了口球和振动棒后,灌入的白酒从她的嘴里流出来,呛咳得脸色通红。
    熙想坐进了豪车前排,见到了后面这情形,转头问驾驶位上的林澈,畏缩地问:“能不能把她解开?她会呛死的。”
    他脸上表情淡漠得好像她根本不存在,发动引擎,猛踩油门。
    熙想还没系好安全带,被这么一加速,险些跌进后座。她反手一把抱住了椅子靠背,观察着他的脸色,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声问了一声。
    他还是不说话。
    可如果他真的不让这女人上车,刚才就会把她拖下去,或者凶她一顿。
    人都救下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闷死。
    熙想解开安全带,靠着自己窈窕身姿,跨向后座,解开女人身上的绳子。
    女人一解开就发起了酒疯,摇摇晃晃地坐起来,在车里乱摸还差点摸到了车门按钮:“唔唔唔……呜呜呜,老公,老公不要我了……呜,老公,老公给我~快给我……好痛……呜……”
    她试图站起来,分开腿,拔出私处里沾着淫水的振动棒。
    “哎你别乱动,这是在车里,别站起来。”熙想一把抱住了她。
    女子体态稍有肥胖,抱上去软乎乎的,很有肉感,衣服沾了白酒,紧紧贴着浑圆饱满的胸部,透着半透明的肉色。她的脸长得甜美,醉态让她少了警觉和痛苦,素颜的状态竟有几分像发胖的自己。
    她每一次大喊大叫,熙想都觉得头皮发麻,根本就不敢看前面的林澈。
    已经后悔解开她了。
    熙想控制不住女人,只好将口球塞回她的嘴里,骑在她身上。
    女人呸了一口,将口球吐掉,伸手要掐熙想的脖子:“狐狸精,是不是你勾引了我老公!掐死你这个狐狸精!”
    “哎哟,放开我!咳咳……”
    熙想在后排和女人械斗起来。
    林澈始终一言不发,甚至没有从后视镜里看她们。
    终于到了别墅。
    他径直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进了别墅。
    “来人啊!”熙想头发凌乱,旗袍都被扯破了,趴在车窗上呼救,“别扯我头发!啊!你快放开我!”
    女仆木着脸,将她从发酒疯的女人手中救了下来。
    当天晚上,熙想被女仆带到了房间单独休息。难得独自入睡,闻不到他的气味,思绪不安翻涌着。
    那可怜的女人是被他们灌醉了,不能跟神志不清的人计较。
    林澈不让她进房间,是不是因为她救下女人而生气了?
    *
    翌日一早,熙想被叫醒。
    女仆七手八脚地帮她换上泳衣,带来泳池边。
    昨天林澈将她摁在水里,今天也是他的意思吗?难道他在生气,气得想让女仆把她溺死在这儿?
    杂念一闪而过。
    熙想一个恍惚,突然被女仆推入泳池。
    扑通——
    呜噜呜噜——
    “——老板让你游到天黑才准出来。”
    熙想根本踩不到池底,疯狂划水,身子却没有移动一分。
    不过昨天被林澈按在水里后,她回忆过怎么游泳。以前会所有教练教过她,麒麟也在浴室里教过她,只是她从来没在真正的深水区里游泳。
    她控制住恐慌,潜入水下并拢双腿,摆动着腰肢,只靠着手往前拨拢。
    身体似乎能控制住了。
    她划拉几下,居然到了浅水区,从水面下钻了出来。
    “咳咳咳……啊!”
    身子立刻被杆子打了好几下,熙想抱头护住,蹲回水里,错愕大喊,  “你们干嘛?!”
    女仆围在泳池边,人手一根晾衣杆戳她:“快游!快下水!”
    熙想:“打坏了你们赔吗?!别碰我!”
    女仆催促她:“不许休息,游到天黑!”
    熙想不想挨打,潜入水中,像个地鼠似的躲来躲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头晕眼花,全身肌肉都开始疼痛起来,太阳才刚到天空正中。
    如果真的游到天黑,她一定会累死的!
    她躲到了泳池中央。
    这里只有手长的人才能够得着她,就算被打到也不是很疼。
    “快游,不准休息!快点游!”
    “不要,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下水,快下水!”
    “不,我要上去了,你们有本事把我淹死!我告诉你们,如果我死了,阿澈肯定会让你们给我陪葬!”
    林澈一定生气了,不然不会放纵女仆这样对待她。
    但如果他真的想惩罚她,一定会亲手来。无论是把她按在床上肏死,还是来到泳池边让她反复溺水,不会是这么不明不白地泡在水里。
    熙想握住爬梯的手都在抖,靠着最后的力气上了泳池。那女仆抬脚想将她踹回去,被她一把抱住大腿,两个一起翻滚在地。
    雪白肌肤上沾了泥土,比基尼泳衣的一侧胸带蹭脱了,厮打得有些狼狈。
    还不等她和这人打出个胜负,边上的女仆居然将她们两个一起抛回泳池里。
    熙想吞了好几口水,在水下扑腾。
    那一起被抛下来的女仆不会游泳,像章鱼抓住猎物似的缠住了她。
    熙想根本踹不开她,肺里的空气却即将用尽,却无法回到水面。
    眼前有根竹竿。
    她不假思索地抓住竹竿,回到水面,咳出肺里的水。而缠在她背上的女仆被其他几个跳入池里的人拉走了。
    林澈握着竹竿,站在泳池边,抿着薄唇,垂眼望着她。
    他的眼神很冷,明显是还在生气的。
    熙想惊魂未定地站在泳池里,凝望着林澈,一直等到气息喘匀了,才移开目光去看别人。
    她眼眶顿时泛红。
    昨天被她从金爷狗腿子手中救回来的女子居然换上了她的居家服,画了她最惯用的妆,就站在他身边。
    女子手里端着方盘,上面放着熙想的午饭,等看见她后,心虚地躲开她的目光,将方盘交给一旁的女仆,还躲到了林澈身后。
    从妆容神态到言行举止,她简直是自己的翻版!
    农夫与蛇真的会发生。
    如果不是她,这个女人说不定已经死了好几次。
    但现在她却想取而代之。
    熙想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发现林澈也这么看着自己。
    他似乎对自己的表情很满意,嘴角不令人察觉地轻微上扬。
    他是故意带她过来的,这本该是原谅她的信号。
    “阿澈,对不起……我不该把她带回来!”熙想抓紧了竹竿,游向泳池边。
    但他松开了竹竿。
    “离天黑还早。”
    熙想紧紧握着竹竿,睁大无辜的眼睛,在错愕和失落中沉入水底。
    --
    自顾不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