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下面喝个酒(下)

字数:7022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用下面喝个酒(下)
    金叁爷愤怒地哼了声,从小弟手上接过白酒,只捅得更狠了。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啊啊啊——嗯啊……啊……轻一点~嗯嗯~~”
    女人高声叫了一会儿,像是适应了这疼痛,声音中带上了妩媚,“嗯啊——嗯嗯……”
    ——噗嗤噗嗤。
    无色的白酒将阴道里积攒着葡萄酒全冲刷了出来,淋在她身上。
    只有第一瓶是葡萄酒,后面开的都是更辣的白酒,度数也更高,一连倒了好几瓶,有些还流进了女人的嘴里。沙发上湿了一大片。
    “嗯啊……呜呜呜……老公,不要这样~~”
    ——噗、噗。
    酒瓶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好顶哦~……呜呜呜……啊嗯……好难受……”
    金叁坏笑:“爽吗?”
    “给我……老公你好棒~”
    她的声音就软了下去,发出醉酒似的呓语,整团赤裸的身子都在发红。好像醉了。
    “你看看你,小淫娃,用下面的嘴喝醉了。好喝吗?”
    “嗯嗯……好喝~~~呜呜呜……啊啊……老公~~~给我~~”
    女子将一个按着她手的人当做了老公,舔着他的手,祈求他轻点,身体朝上迎合着金叁抽插的瓶口。插进去的时候噗嗤噗嗤得往外流着水,分不清是白酒还是蜜液,全都混在了一块儿。
    “那就再多喝一点。”金叁爷将上面的酒瓶让给小弟,坏笑着接过一杯酒,掰开女人的嘴,往里灌。
    “呜噜呜噜呜噜……咳咳咳……呜噜呜噜呜噜……”
    女人被呛到了,有些清醒了,本能地摇晃着脑袋,挣脱了金叁的手。
    又来了个男的抱住她的脑袋,说着污言秽语,掰开她的嘴。
    金叁爷将白酒从高处淋下来,噼里啪啦浇灌在她的口鼻上,被她吸进去,呛得她肺里都呜噜呜噜的。
    淹死,溺水……
    不要……
    熙想攥紧拳头,终究没有忍住,跑过去推开金叁爷的手,尖叫道:“够了,不要了!你想将她杀死吗?!她已经喝醉了,这样会把她弄死的!”
    金叁爷推开她,将最后一部分白酒全部倒进女人的嘴里,把瓶子往女人阴道里一插,回头扫了熙想一眼,嗤笑道,“她是我义父的人,义父将她送给我玩了,那就是我的人。我就算将她玩死了,那也是我的事。你不是请来做客的吗,管的这么宽?”他带着坏笑,盯着熙想的旗袍下摆,“不愧是林少调教出来的尤物!”
    一定湿了。
    这旗袍很薄。
    房间里的男人们都将目光集中在她旗袍的湿痕上,淫笑一片。
    “小骚货,这么浪,居然这么多水。”
    “真想把她肏死。”
    赤裸裸的话,十分刺耳。
    熙想后退回门口,侧过头去不看他们。
    金叁爷对小弟伸出手,一个人将一瓶开过的白酒给他递了过去,作势又要给那女人灌酒,语气轻描淡写地说:“熙想过来喝点酒,替她分摊几口。不然她喝死了,就是你害的!!”
    灌酒的同时,那些人又在玩她的身体,还拔出肛塞,把她当酒架子一样插在里面。
    “呜噜呜噜呜噜——”
    女人躺在沙发上摇着头,挣扎抵抗着禁锢住她的男人们,拼命蜷缩身体,翻着白眼。脖颈上青筋暴起,脸都发青了,呛咳得打着饱嗝,几乎要将胃酸都呕出来。
    熙想咬着唇吻,摇了摇头,眼眶泛红噙着泪花,脚步缓慢地靠近金叁。
    “……好,我来喝。”
    她觉得自己是个傻的。
    这根本不关她的事!
    会所里没有死人,那些令她胆寒的捆绑,鞭打,窒息,不过是性爱游戏的一部分。
    可这里不是会所。
    在外面,有真的坏人,会将她们玩死!
    有两人将女人从沙发上拽到地上,任由她全身赤裸地躺在酒渍里呕着胃里的酒。
    熙想被金叁一把按在湿漉漉的沙发上,由着他脱掉了鞋子,露出白皙又好看的脚。
    她看见金叁吞了吞唾沫,眼睛里露出的光芒,就像猛兽看见了小兔子那样。
    她的嗓子因为惊恐干涸到了极点。
    几个男人顺手就摸了上来,掰着她的身子,将她换成和那女人同样的体位。
    “啊!”熙想尖叫着倒在沙发上,拍打着他们,“啊啊啊不要碰我!不要过来!”
    “你们不要对客人无礼,她可是我义父的客人,今天她在这里做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对不对?”金叁爷用无赖的口吻,调侃着熙想的行为,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的双腿,炙热到能将她的前摆焚烧,“你自己来,把你的衣服脱了!快脱了!”
    “…………”
    熙想长发凌乱,紧紧靠在沙发上,颤抖着解着旗袍的衣扣。
    一颗,又一颗。
    “快点,你快点!”
    “快点脱!老子想肏死你!”
    “美人你的奶子真白,腰真细!”
    他们将她围在里面,对着她撸着裤裆里的玩意儿。
    “——熙想。”
    门外传来林澈的声音,门锁被打开。
    就像天籁一样。
    “呜呜呜……”幸好她还没把衣服脱完。她腾得从沙发上站起,飞扑向进门的人,靠在他怀中全身都在发抖。
    幸好他来了。
    呜呜呜……
    她身上散发着满身酒味,衣服都湿了,颤手系着扣子。
    林澈在她身上打量了几眼,用大手将她揽在怀里,冷声问:“哪一个欺负了你?还是他们一起?”
    “天地良心,我们可没碰她!”金叁站在沙发边,举起双手,“大家都可以作证。”
    小弟附和着:“对,林少,你的女人我们怎么敢碰呢?是她心地善良,自己想来给这婆娘解围!”“是啊!”
    熙想看不见林澈的表情,但她能听得见他胸膛里的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心跳比平时快一点。
    他好像在生气。
    熙想闭着眼睛,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怀里,环抱着他的腰。她已经忘了之前在车里和他闹得有多不开心了,现在她甚至想就这么挂在他身上。
    这些宵小只是馋她的身子,她现在不想追究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走吧。”林澈的声音仍然很冷,却仿佛猜到了熙想的心思。
    熙想脚软着,走了一步差点跌在地上,被他揽着靠在他怀里。
    两人缓步走向出口。
    金叁爷故意说得很大声:“哎,熙想走了,没有人给分摊这酒了,你得一个人全部喝掉。”
    “呜噜呜噜呜噜——”
    “阿澈。”熙想推了推林澈,停下脚步。
    林澈睥睨她:“怎么?”
    “我们能不能把她赎出来,她被她老公送给了金爷。金爷将她转给了金叁爷,她快被人玩坏了……”熙想没能忍住抽泣着,控诉道,“他们给她灌了好几瓶白酒,快死了!”
    “………………”
    “阿澈,她会死的。我们救救她,把她放到会所去,让她像青果那样,在大堂也好。”
    在会所里就算受尽蹂躏,至少不会死。
    林澈抿唇,嘴角微微上扬,摸了摸熙想的长发,像是在欣慰她的善良美好。
    熙想缩着脖子,任由他抚摸,愈发觉得自己像是个软绵绵的小白兔。
    他牵着她的手,回到了金爷的身边。
    金爷还坐在影院沙发上,敞开双腿,垂下个软趴趴的玩意儿。刚才那个将熙想推入房间的女子握着这玩意儿,一脸幸福地吞吞吐吐,好像这有多好吃的样子。
    但这丝毫没有引起金爷的性欲。
    金爷见林澈回来,拔高声音问:“那些细节都说清楚了,还要来跟我争?我看你对她是喜欢得紧!”
    熙想悄悄观察着金爷。
    听这语气,刚才他们的谈话不太愉快。
    林澈:“和那事无关,我来讨个人,按市价给吧。”
    “嚯,”金爷好奇,“这地方还能有你看中的人?”
    林澈:“你给叁爷的那个女人,卖给我。”
    金爷看向熙想。
    熙想小心地点了点头,紧紧握着林澈的手,靠在他身边。
    随后,金爷的目光就顺着她的脸蛋,扫过高挺的胸,再落到还没有干的旗袍上。
    蓝色荧光下,旗袍湿得明显。
    “那小子又在浪费我的酒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让他去吧。”
    他居然知道这是酒。
    他好像很清楚金叁玩女人的方法。
    熙想被他看得心里有在发毛,硬着头皮柔声道:“希望金爷放人!”
    金爷笑了起来,指着熙想对林澈说:“既然她要,我就不问你要钱了,我送给她了。”
    然后看向熙想,话锋一转:“我送了你东西,你就是我的朋友了。下个月的派对,你也来参加吧。”
    熙想愣了愣。
    她的手被林澈用力握紧,捏得她有些疼。
    她诧异抬头看向林澈,下意识地摇头。
    林澈果然顺着她的话,拒绝道:“金爷,我们之间只谈钱比较好。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金爷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柔和胖子的气质顿时不见,抬腿地将女子踹倒在地,合上浴袍站起来,咬牙道:“林少啊林少,你可真扫兴!我邀请美人鱼小姐来我派对,关你什么事?熙想,你别听他的,你现在是我们的座上宾,你想做什么,由你来决定!你问你一句话,那个女人,你要不要带走?你要是来,我立马就把那女的打包送上车。”
    “我……”决定权突然交到熙想的手中,她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决定过什么了,迟疑着看向林澈。
    可能是因为金爷真生气了,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林澈看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难以说清楚的揶揄情绪,语气像冰刀似的:“你应该知道,我们话里的一切,都有不同的意思。”
    金爷立刻补了句:“熙想,下回来这里,你还是我的客人,没有人敢强迫你!”
    林澈笑了一声,多少有些阴阳怪气。
    金爷无视他,瞥着熙想脸上的表情,又换上一脸和善,再次许诺道:“你让林少陪你一起来,大不了就是在茶桌边坐俩小时。”
    林澈还想说话,被金爷打断。
    “你答应,我就放人!”
    熙想迟疑着,在林澈的逼视下,最终点了点头。
    --
    用下面喝个酒(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