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下面喝个酒(上) ℉цтaxs.?oм

字数:5580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用下面喝个酒(上) fцtaxs.?om
    熙想贴在门板上,金叁就站在她跟前,双手把着她的胳膊,像一条狗一样,将带着口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挺身用硬物摩擦着她的下体。
    从腿根到阴阜,再到双腿中间。
    旗袍不厚,还很丝滑,不知道金叁什么感受,熙想只觉得自己的轮廓被他摩了个遍。
    私处蜜液大量涌出,顺着腿根流了下来,旗袍蹭出了褶皱,凉飕飕的。
    她假装自己是平面的,侧过头去闭上眼睛,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不是害怕,而是厌恶。
    即便和林澈夜夜春宵,她也不想让别人睡。就算有别人要睡她,她那也只能在林澈的命令下。
    她才不要凭白被别人欺负!
    她推搡着金叁的胸口,颤声道:“我是金爷的客人,你不要碰我!我没有喝他给的酒,他都没有生气。要是你对我做了什么,金爷可保不了你!”
    频繁提起金爷居然是有用的,金叁瞪圆了眼睛,凶神恶煞地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熙想半眯着眼睛看见了,抬起手护住脑袋。
    他却骂骂咧咧地折返回床上。
    就在熙想和金叁说了这么几句话的功夫,那女子躺在床上,居然累得沉沉睡去。旁边的男人大概都玩厌了,没有人管她。
    金叁拉住她脖子上的铁链,对着她的脸狠狠甩了一巴掌。
    女人瞬间惊醒,双手无措地挣扎着。
    她的两个脚踝被金叁拉住,往床沿边拖去,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地成了来到金叁的身下。
    好像是早就有人用过这个体位,金叁握住她脚踝的时候,她就大声喊着痛,等看见脸色难看的金叁,鼓涌着身子想逃走。
    金叁明显想上熙想,但又碰不到,别闷着欲火无处发泄,这女人又这么不识抬举,一把掰开她的腿,伸了叁根往女人私处狠狠抠挖了两下。
    女人痛呼哀嚎起来,整个人蜷成了虾米,在肚子上挨了金叁重重的几巴掌,呕着酸水在床上躺顺服着,抽泣道:“金叁爷,今天够了,求求你别干我了!”
    金叁爷完全不理会,跪上了床,捏着她一条腿,提起粗壮的硬物,对着蜜穴狠狠插了进去,一插到底。
    “啊啊啊!”女人随即发出沙哑哀嚎声,泪流满面,侧身匍匐在床上,“痛~好痛~哎哟……不要再干我了,金叁爷,求求你……我要被你们玩死了!”
    随着金叁爷的抽插,她在床上就像鱼一样地扑腾,将床单抓乱。红肿穴口在粗大阴茎抽插下,嫩肉摩擦着带进带出,蜜液都带着红色,不知道是新的撕裂,还是刚才造成的伤。
    噗嗤噗嗤——
    “五爷、六爷,救救我……我给你们当牛做马,服侍你们……啊唔……让我缓缓,我真的快要……快要痛死了!……啊啊……”她对着男人挨个求饶。
    那些人笑话着她,语气刻薄,还有人对着熙想弹舌头逗她,盯着她的胸口和下体。
    “妹妹,看看下面。”
    “你过来,来我这边坐下,我保证不动你。”
    女子道:“救命,好心的姑娘,你过来帮帮我,救命~”
    熙想无视那些男人的话,也不去理睬女人,靠在门上,背对着大床,努力屏蔽这残忍的春色,她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她提起金爷的名号都不能从这个房间离开,只能勉强自保。要她怎么帮她,难道要换她被金叁爷肏吗?
    金叁爷听见他们都在逗熙想,也回头看着她,瞧见她弱不禁风,含羞带臊的模样,眼神都变了,似乎想到了新玩法。
    他哼哼着,耸动着几下,从红肿紧窄的穴口里抽出他的阴茎。阴茎上粘着白浊和血性粘液,他随便在床单上抹了几下,指着身下女人命令道:“你们把她搬过来,就像刚才那样。”
    旁边坐着的小弟立刻行动起来,将床上的女人抬到了沙发上。
    女人绝望地发现这场蹂躏还没有结束,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尖叫。四个男人捉住她的四肢,无论怎么挣扎,都抵不过这些人的力气。
    她的脖颈躺在沙发座上,双脚被男人们按着,踩在脖子两侧。臀部冲天,完全暴露在人们的视野里。
    红肿阴道里,白浊因为体位改变流了出来。后门也被人开过,这会儿塞了个狗尾巴肛塞。
    金叁爷命令道:“去开瓶酒。”
    “不要酒!妹妹,帮帮我,我是好人,我是被骗进来的,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干过!呜呜呜呜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啊啊啊!你走开你要干什么?啊啊啊……”
    金叁爷站到了女人的身边,将中指和食指插入她的穴口里,用力搅动着,发出淫糜的拨拢声,爱抚着阴唇,引得女人在他兄弟的手下扭着身子,发出淫叫声。
    金叁爷看向熙想:“熙想,你得睁开眼睛看着,你可是我义父请来的客人,大家一起来玩,你站那儿算怎么回事?”
    熙想假装没有听见,闭眼站在门边,一动不动。
    金叁爷怒道:“你要是不看,我就叫兄弟们继续轮她!”
    “…………”
    “救命!妹妹……啊唔……呃呃呃……嗯啊……你快、快看我,求求你……”
    女人喘息着,伴随着手指在阴道里搅动的声音,躺在沙发上用艰难的体位,发出痛苦浪叫。
    熙想深深吸了口气。
    她看了也没用的,他们只会得寸进尺,肆意玩弄她。
    但是……
    她要是听从他们的吩咐,就能让这可怜的女人缓一些时间再经受蹂躏。
    她抬起头,迫使自己将目光落在女人的双腿之间,尽量让自己变得面无表情,就像伺候她的女仆们一样。
    “叁爷,酒来了。”小弟将开好的葡萄酒递了过来,另一个将杯子和醒酒器都拿来了。
    “蠢货,拿那些干啥?”金叁往小弟脑袋上一人呼了一巴掌。
    “哦哦哦!”那俩小弟像是智商不够的样子,才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嘿嘿嘿淫笑起来。
    金叁爷接过葡萄酒,喝了一口,低头看向瑟瑟发抖的女人,问:“想不想喝点?”
    女人忙不迭摇头:“不……不要喝……呜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
    “你以为你是熙想吗,居然有胆子求放过?熙想有义父罩着,还有林少哄着,就是个千金大小姐,你呢?你这个可怜虫,还想跟她一样?”金叁捏着她的奶子。
    女人哭嚎着,叫着熙想的名字:“熙想妹妹,好妹妹,帮帮我!你别看着了,帮帮忙去求金爷放过我……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金叁爷突然将狭长的葡萄酒瓶口往女人的阴道里一塞,红酒吨吨吨朝下流,女人痛到一下子脸色苍白,蜷缩着身体,猛烈挣扎着。
    行了太多房事,女人的阴道深了很多,金叁用力插入,将瓶口完全吞了进去,直到瓶子圆桶的地方,才卡在骨头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人挣扎着,被其他叁个男人按住。
    金叁一脚踩在沙发上,捏住她的一条大腿,捂住她的阴阜。葡萄酒从穴口和长瓶口之间溢了出来,就像深色的血一样,流过女人的阴蒂和阴毛,落在她的小腹和胸口。
    熙想脸色有些白,捂着小腹,能感同身受。
    金叁是故意让她看的。
    他的语气像个街头无赖,啪啪地拍着女人塞着肛塞的屁股,扶住酒瓶,“请你喝酒,你怎么还吐出来了呢?你要再罚叁杯!”
    他抽出一段葡萄酒瓶,带出了更多的紫红色液体,就又恶狠狠往阴道里一捅,无视女人的哭嚎声,刁难道,“里面还剩呢,你都不喝干净,该不该罚?嗯?”
    他握着酒瓶子,在灌满红酒的小穴里快速抽插起来。
    冰冷坚硬的瓶口摩擦在柔嫩阴道里,一直被肏,里面会很疼的。
    酒精很刺激,再遇上擦伤。
    好痛……
    呜……
    抽插的频率好快,好硬,好深……
    光滑瓶口顺着金叁的角度,化开阴道里藏着的褶皱,捅到内部的每一个角度。
    唔……
    熙想在旁目睹,双脚不自觉地朝内拧着,胸廓剧烈地起伏着。
    女人刺激得都叫不出声音了,蜷着腹部几乎要被插晕过去。
    一瓶葡萄酒很快就流光了,全淋在了女人的身上和沙发上。她整个人差点从沙发上滑下去,被几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拽回去,重新摆好背靠沙发,屁股朝天的姿势。
    “来了老大,这白酒可更辣!”
    女人喘着粗气,用沙哑的嗓音呜咽:“不……”
    金叁爷拔出葡萄酒瓶,将沾有女人蜜液的瓶子往熙想的方向递:“你是客人,请你喝个酒,你不会要拒绝吧?”
    小弟很有眼力见,将瓶子递给熙想。
    不……
    熙想靠在门上,没接,一脸木然地望着沙发,目光涣散。
    --
    用下面喝个酒(上) fцtaxs.?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