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板(三) ℉цтaxs.?oм

字数:5192   加入书签

A+A-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作者:举头叁尺有甲方
    金老板(三) fцtaxs.?om
    金老板的胖手顺着她的小臂,往胳膊上摸,马上就要袭向她的胸部。
    熙想觉得林澈已经放弃了她,绝望得闭上了眼,昂着天鹅颈,僵着身子让金爷抚摸。
    林澈突然几步跨到她背后,拉住她的胳膊往后一拽。
    熙想踩着高跟鞋,失去平衡,踉跄跌入他的怀中。
    她的胸廓剧烈起伏,视野被泪水浸满,看不出金爷是否因为她的反应而有所触怒。
    好在林澈的声音近在咫尺,如同天籁。
    “她今天是来做客的,金爷不要为难她。”
    “哦,来做客?”金老板呵呵笑了几声,意欲不明,推开椅子,扯了扯浴袍,缓慢走向偏厅。
    此前陪侍的女子很有眼力见地过去扶着他,手里还提着一瓶子形状古怪的洋葡萄酒,想来是稀罕货。
    林澈将熙想手中的筹码盒交给荷官清点,给她整了整起褶皱的旗袍,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长发,轻轻安抚:“没事了。”
    熙想收了眼泪。
    就是这样的举动,总让她产生误会。
    但幸好他没有将她送给金爷。
    她声音怯怯,问得很轻:“我们什么时候走?”
    他的回答就在耳边,声音也很轻,“我和他谈完事就走,不会太久。”
    她拽住林澈的衣袖,抬眼望去:“我们会一起走吗?”
    他目光温和:“当然会。”
    她被他挽着,一起走向金爷所在的偏厅。
    *
    偏厅的家庭影院花了大价钱,半面墙的内嵌大屏幕投放高清海水的纪录片,照得整片沙发观影区一片蓝色。镜头对着泛着波光的水面,拍摄着珊瑚礁美景。
    背景里传来细碎怪异的咔咔声。
    熙想觉得这声音很耳熟,但忘记从哪儿听的了,隐隐觉得这声音在安静的纪录片里有些突兀。
    金老板揽着女伴坐在正中的大沙发上。
    女伴蜷缩着腿,侧身倚在金老板身上,握着他的手往她奶白的胸上揉捏,嘴里说着粘人的情话。
    见到他们走来了,她大胆地瞟着他们,嬉笑着问金爷他们是谁。
    熙想对林澈知之甚少,竖起耳朵。
    金爷只说他是林少,这女人立刻知道了林澈的身份和成就,大声褒扬他年少有为之类的,没细说优秀在何处。
    林澈在沙发卡座的一侧坐下,翘起二郎腿,留了右侧的半个空位。
    不用他开口,熙想朝他走去,在他旁边坐下,紧紧地挨着他。
    金爷接过女伴递来的葡萄酒杯,晃了晃。
    蓝色屏幕下,葡萄酒深得像血一样,在玻璃杯壁挂上了颜色,又均匀地落下。
    显然醇厚无比。
    他一口喝掉了杯底的一半,再将杯子递给了熙想,示意她也喝。
    这……
    熙想看着酒杯,紧张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人家都喝了,意思是这酒很安全,里面没有下药。
    可她酒量不好,一喝就会醉。
    她不想在陌生的地方喝醉!
    她望着那杯酒,伸出了手却犹豫着没有拿。
    林澈说过,如果她不愿意,可以出言拒绝,他刚才也为自己解围了!
    熙想将手缩了回来,堆起笑容,柔声怯怯道:“金爷,我下次再喝……”
    “下次?”金老板讶异反问,哈哈大笑。
    林澈将熙想拥入怀中,摸了摸她的长发,弥补着她的话,语气平静说:“她不会再来。不如金爷来我那儿,我一定准备最好的酒。”
    熙想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林澈不会将她送给金爷。而且他会一口回绝,这一定不是好地方。
    金爷收回了手,目光在熙想脸上缓慢游弋,带着玩味笑了几声,吩咐女伴:“你带她去别处玩,别来打扰我们谈话。”
    那女子闻言从金爷身畔下了沙发,亲昵地拉住熙想的手,将她带离小影院。
    熙想踩着高跟鞋,脚步缓慢,竖起耳朵。
    有什么是她不能听的?
    影院中传来碰杯的声音。
    林澈:“金爷怎么看?”
    金爷:“这姿色确实是他们最喜欢的,不过君子不夺人所好……”
    两人声音随她们的离开逐渐变轻,然后听不到了。
    熙想揣摩着金爷话中的意思,心却猛烈跳动起来。
    君子不夺人所好?
    原来他们认为她是林澈所喜欢的……
    “到了,你进去吧。”
    “嗯?”
    熙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带到一个房间的门口。
    大厅沙发上的春宫图转移了阵地,细碎呻吟隔门传出,还有金叁爷高声的咒骂。
    “——谁允许你寻死?我告诉你,你已经被你男人送给了金爷,就算他将欠我义父的钱全部还了,你也走不了——”
    熙想听见屋子里有金叁爷,想到了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她就汗毛直立。
    只说带到别处去玩,她可以去赌桌那边坐着,没必要来这里啊!
    “别……”
    她刚想阻止,女人已将门打开。
    女人笑意盎然,似乎是察觉到了熙想的退意,竟拽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你快进去呀。”
    “……我上别处去玩。”
    女子推了她一把:“别处可没有‘玩’的地方。”
    “……”
    熙想被踉跄着推进屋子。
    这女人自己没进来,将门啪得一关。
    熙想顺手就去摸门把手。
    门从外面上的锁,想从里面打开,得用钥匙。
    屋子里的几个男人闻声,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
    熙想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女人伏在大床边沿,臀部翘起。身上的浊液都被洗干净了,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金叁爷站在她身后,捧着她的布满指痕的丰腴臀部,裤子退到小腿,挺着腰,露着两半屁股蛋,用裤裆里的玩意儿插着女人下体。
    女人吃痛发出沙哑痛呼:“啊啊啊……轻点,叁爷轻点……”
    其余几个男人裸着上身或下身,坐在一旁的沙发和塑料椅子上,抽烟,拿着手机。这会儿因为熙想的闯入,他们的眼神里带着炙热。有的人下面立刻就硬了,拿出玩具把玩着,喘着粗气。
    “熙想来啦,快来坐下。”金叁爷回过头来,话音里带着放松的懒意,随着耸动发出闷哼声。
    熙想无法直视,转过身去,再次拧了一下门把手,问金叁爷:“我不小心进来的,我现在想出去,你帮我开个门。”
    她转过身来,就看见金叁爷赤着脚,两腿间竖着那玩意儿朝她走来了。
    “阿澈,我被锁起来了,阿澈!”
    这里的叫声外面的听不见的。
    屋子里动静不小,隔门听见的声音却不多。
    再有就是家庭影院那边离这里挺远,林澈顾不上她。
    熙想认清了现状,转过身来后退一步,背咚得一声撞在了门上:“你别过来!今天我是金爷的客人,你们不许碰我,不然……”
    “不然?”金叁爷带着坏笑,几步跨到她跟前,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握着阳具朝她贴了过来。
    隔着薄薄的一层旗袍,熙想能感受到有硬邦邦的东西在磨她的小腹。
    “呜……不要过来……
    她简直是羊入虎口!
    --
    金老板(三) fцtaxs.?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