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ǒ①8м.Cǒм 破处

字数:9272   加入书签

A+A-

    热气腾腾的菜肴无人问津,只因为妻子秀色可餐。

    熙想半咬红唇,那双水汪汪的媚眼中透出无尽慌乱。

    棉制文胸罩住丰满雪乳,像牛奶布丁般的高峰被向内托起,自然地挤出诱人沟壑。全身皮肤白嫩胜雪,弹指可破,无暇如丝绸一般。

    这样美好的胴体,从来没被人采撷。

    王贵的视线只扫描一番,熙想就已经羞得遍体都红起来,如同成熟的蜜果一样。她光滑的胳膊上浮出一些鸡皮疙瘩,害怕地抱着双臂,背过身去。

    尽管身上还穿着文胸和粉色蕾丝短裤,可她却觉得王贵的眼睛就像探照灯,将她衣下的身体全部看尽。

    这还是她的第一次啊。

    她羞怯地捂着胸口沟壑,语气绵软娇柔,羞怯地问:“能不能把灯关上?”

    “关什么灯啊,你这么好看,小时候我们还一起洗澡咧。”王贵听着她的声音,只觉得火气朝下涌去。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熙想声音细弱蚊吟。

    她和王贵从小一起长大,被家里老人指腹为婚。她性格保守,因这一纸婚约,从来没敢看其他男人。连说话都很少,更别说肌肤接触了。

    若不是新婚燕尔,她恐怕还不敢在他面前这样暴露。

    他一把将娇妻拉到床边坐下,伸手摸入她的文胸里。

    奶罩因王贵的手而变得更加拥挤,蕾丝布料边缘勒着雪乳,整个奶子挤压变形,甚至露出粉红色的蓓蕾。肩带滑落下来,垂到熙想的胳膊上,双乳暴露出更多来,透着一些凉意。

    “哎呀!别这样!啊……”熙想惊呼一声,脸更红了,下意识地想挣扎,被王贵一把抱在怀里。

    王贵从背后将双手都探入奶罩中,将娇妻的奶子挤压揉捏成不同的形状。他一边用舌头舔着娇妻红透的耳垂,一边用指尖揉捏山峰上的小蓓蕾。

    柔嫩光滑雪乳被王贵这个村夫的粗糙掌心摩擦,每次擦过乳尖,熙想都会颤栗一下,更别说他用力揉捏乳尖。

    她拼命扣住贝齿,不愿发出呻吟,但身体热流不断涌动,下体有一阵酸麻的感觉,湿润的内裤黏在她的屁股上。

    王贵伸手解开奶罩。柔嫩玉兔弹跳而出,原本白皙的玉乳上都是他肆意揉捏所留下的手印,被雪白肌肤衬托下,显得很香艳。

    熙想只觉得胸口一凉,她下意识地捂住胸口。

    王贵顺势将她在床上按倒,掰开她的双腿,让她呈现m状的姿势躺在床上。

    她的白内裤已经彻底湿了,未经人事的屄若隐若现,可以看见紧紧闭合的瓣肉和阴毛。王贵用食指指尖顺着瓣肉往上摸,停留在略凸的阴蒂上,轻轻一按。

    “啊!别这样!”熙想惊呼一声,立刻在床上蜷成了一个虾米。

    “真不愧是处女。”但王贵并没有怜香惜玉,再次掰开她的双腿,肆意玩弄起她的下体,尤其揉按着她的阴蒂。

    熙想考上大学后,王贵跟着来到这个城市。但他其实并没有真的去工地上打工,而是在城市里灯红酒绿的夜场赚钱。他一个淳朴的村民,很快就在风流夜店中学到无限曾经没有体验过的新奇刺激。

    熙想守身如玉,而他却已经身经百战。

    对着敏感肿胀的阴蒂揉捏,掐按,熙想惊呼连连,大喊不要,拼命往床里躲。但每次她逃走后,王贵都拽着她的脚踝将她拉回来。

    他一把抱住熙想的腰,将她的臀部扣住,然后用大拇指隔着湿掉的内裤,掐住阴蒂。

    “啊!不要这样,老公……不要,不要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啊……不要……”

    他的指尖不知不觉沾满爱液,都能在湿润内裤上拉出丝来,这样反而更色情了。

    未经人事的熙想惊呼不止,捶打他的手臂。但王贵力大无穷,用内裤按着阴蒂反复摩擦。

    “啊!”熙想突然尖叫一声,全身突然开始抽起来,连娇小可爱的脚趾头都缩起来了。

    “老婆你真是尤物啊。竟然这样也能高潮!”王贵赞叹着。

    他将她抱在怀里,拉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裤裆。帐篷已经顶了一段时间了,但他却一直强忍着。他知道处女很紧,一定要将前戏做足了才行。

    “这么快就湿透了,你真淫荡。平时有没有玩过?”王贵伸手,将能拉出丝的蜜液给她看。

    熙想好不容易才从高潮中恢复一点,喘着气,倒在王贵的怀中。看见白炽灯下,老公指尖令人羞耻的银丝,脸红得像个番茄,她转过头,羞得不敢再看,“才没有,你不可以污蔑我。我、我哪里敢自己……自己那样做……”

    连玩这个字她都说不出口。

    早知道原来行房是这样羞耻的事,熙想刚才就该强烈要求老公把灯关上。

    “真的没有玩过?”

    “真的没有!”熙想在王贵的反复质问下,眼里竟然噙出泪花,“你别污蔑我,那是坏女孩才做的事……”

    “那我来玩给你看!”王贵无视她喊出来的话,将穿衣用的大镜子拉到床尾,用力撕开熙想的内裤。

    熙想躺在床上发出一声惊呼,身上仅存的内裤被暴力地撕扯掉,露出一个洞来。剩下的布料挂在腿上,沾着湿濡的蜜液,就像被人强奸凌辱了一样。她伸手拉过床边的薄被,盖在身上。又抬眼不小心看到镜中面色潮红、发丝凌乱的自己。白嫩乳房上红潮已经褪去,如今留着肆意揉捏而留下醒目指印。她看到这个后,将脸也埋进被子里。

    王贵快速脱下衣裤,又回到床上,一手撤掉被熙想擒着的被子扔在地上,面对镜子,将她面朝上抱在怀中,然后托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镜子。

    熙想抗议,呜咽:“不要这样,老公,我不敢看……”

    “你这么好看。”王贵亲吻她的脸颊,强迫性地掰开她的腿,再用双腿顶住,不让她合拢。再双手绕过熙想的细腰,掰开贴合在一起的粉嫩阴唇。

    “啊……”熙想只觉得老公的手指又粗糙,又暖,激得她一个颤栗。

    王贵亲吻着熙想的耳朵,看着镜子里老婆的一切反应:“你看,你多美。”

    “不要这样……”熙想转过头去,闭上眼睛。

    王贵命令道:“快看。”

    “不要!”

    王贵恐吓道:“你不看的话,我现在就大肉棒肏了你的小骚穴!”

    “呜……”熙想睁开眼睛,眼角闪出泪花,看着镜子里交迭的身影。

    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自己,如今花口已经被王贵揉捏过,沾满晶莹玉液,阴核在王贵打开肉瓣后,更是红肿地挺立而起,彻底暴露出来。

    在王贵看来,娇妻的阴部如同娇艳的红玫瑰,迎着晨露,正含苞待放,等着他好好爱抚一番。

    而在熙想看来,这模样真是太可怕了!

    肉瓣被她老公掰开,露出粉嫩湿濡的阴道口,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人看过。隔着内裤被王贵蹂躏摩擦后,下体似乎正处于兴奋状态,因紧张而微微收缩蠕动,就像那种软体海鲜,稍微触碰一下,就会奋力收缩起来。

    王贵伸手轻拍熙想的阴蒂,熙想一声惊呼,小穴的收缩猛得一缩。王贵又拍了好几下,熙想惊呼得娇喘起来。

    王贵没有再让熙想休息,将手指伸入她湿润的阴道中。一开始只是伸进去,旋转手指,往在不同方向拓开,动作很慢,等熙想的小穴不再抗拒他的手指后,这个动作就变成了抽插。

    “啊……”熙想躺在他怀中,惊呼着挣扎起来。但目光却忍不住瞄着镜子里的小穴。

    随着男人的粗壮手指在湿濡小穴中抽插速度加快,更多晶莹花蜜沁出,顺着股缝淌下来,滴在王贵的腿上。

    “真紧啊,你在吃我的手指。”

    “唔……哪里有……我才没有……你又乱说……”

    熙想不明白,她嘴里没有东西,哪里吃他的手指了?

    “你这个小骚穴,真是极品尤物。娶到你我真是找到宝了。”王贵看着镜中羞臊的娇妻,更加兴奋,手上动作越来越快,另一个手不停地揉捏着阴蒂。

    熙想觉得下体却越来越兴奋。她感受到强烈的快感,这是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老公的手指在小穴里反复插动,很快,她在频繁的抽插中感受到空虚,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炸开,却只差一点火候。她忍不住轻吟出声,但当声音发出后,她又害臊地捂住嘴。

    她看着镜中不断喘气,红着眼眶的自己,羞愧难当。

    天啊,她怎么可以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

    王贵见状,加入两根手指,只用指尖小幅度地抖动着,反而让抽插的频率更快。饶是如此,熙想已经感受到疼痛,惊恐高呼。

    她连声求饶,但王贵只用亲吻做回应,揉捏熙想阴蒂的动作越来越用力。他用舌尖舔着熙想的耳垂,舔着她的脸颊,在她后颈上吸出一个个吻痕。

    熙想感受着快感与疼痛,又觉得屁股下方,有炙热的硬物正在顶着她。

    那是什么东西?

    “是时候了。”

    王贵将熙想放在床上,掰开她的双腿,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熙想仰面躺着,看见王贵的下体上,有一根狰狞的肉棒,正翘起对着她。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男人下体。

    她吓得哭起来:“这是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

    王贵介绍道:“这是我的分身,要进入你的身体。”

    熙想惊恐:“进入我的身体?不、不要……”

    王贵命令道:“把你的两瓣屁股肉分开。”

    熙想十分害怕,但她是王贵的老婆啊。行房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即便她很恐慌,但还是顺从地从大腿下方掰开屁股,像刚才一样,在床上固定成m的形状。

    小穴被熙想自己撑开,暴露在王贵眼下,激得他欲火中烧。

    他抓住自己的分身,上下套弄几下,将龟头在小穴口边用画圈的路径摩擦,龟头沾染着她的蜜液,变得亮晶晶的。他取过她的蜜液,涂抹在肉棒上,然后抵在穴口,喘着粗气。

    “老公,我害怕!”熙想感受到下体被龟头触碰到,吓得脸上潮红都褪去。

    终于要到被破身的时候了吗?

    王贵没有回答她,只是用龟头缓慢捅入熙想的穴口,然后慢慢俯身,将肉棒往里挤压。湿润的穴口里都是蜜液,理应润滑无比,但处女实在太紧了。明明刚才已经送过土,但还是紧得让王贵险些失去控制力。

    他很快感受到一层阻碍。

    “啊……好痛……”熙想无法维持姿势,抓住王贵的胳膊,在他怀中蜷缩起来。但她这样一动,肉棒反而更深入了一些。

    王贵按住熙想,不让她乱动,继续用肉棒挤开肉壁,缓慢地进入这无人问津的圣洁之处。

    “啊啊啊,不要再往里面了,求求你——”

    熙想痛到尖叫,而王贵也难免闷哼。

    “你太紧了。”

    “老公,不要再进来了,真的好痛!”

    王贵并没有听她的话,反而用力一顶。肉棒直接捅入熙想花壶的最深处。

    “啊啊啊啊!”熙想尖叫,指甲深深陷入王贵的胳膊。这种被填满的感觉,好像内脏都被什么东西撑住,她痛得连脚趾都缩起来了!

    “你又咬我!”王贵抽身,猛得拔出分身。

    熙想再次尖叫起来。

    殷红血液混杂着淫水从穴口流出,落在床单上。

    “看,这是你的贞洁。”王贵心满意足地看着娇妻的落红。

    红色化开,就像终于盛放的玫瑰。

    熙想喘着气,脸色煞白地撑坐起来,看着床上落红,红了眼眶:“老公,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一定要对我好。”

    “那当然。”王贵抱住熙想,亲吻她的嘴,舔着她娇小可爱的舌头,吮吸着她的津液。

    熙想被吻得意乱情迷,连下体的疼痛都少了几分。

    吻着吻着,王贵的手指再次探入她的下体。

    “唔,好痛……”熙想眼泪汪汪地看着王贵。

    “好老婆,就痛今晚,明天就不痛了。”

    王贵不等熙想从上一次疼痛中反应过来,双手扣住她的腰部,用最普通的传教士体位,将分身再次全部顶入她的体内。然后开始不停地抽插起来。

    每一次抽插,都会从小穴里流出血水。

    “啊啊啊啊啊——不要!老公,轻一点,我好痛!!!啊啊啊啊——”

    相比王贵带着占有欲的征服和厮杀,熙想只有因疼痛而发出的惨叫,小穴更紧了。

    ……

    第一天晚上的经历并不好,因为实在太疼了。而平时看上去一直老实忠厚的王贵,在床上也显得如禽兽一般,在破处之后竟然在她体内抽插了好久。

    反正熙想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天,才勉强能下床走动。

    但第二天晚上,她又被狠狠推倒在床上做了一次。

    老公骗人,明明还是很疼啊!

    就在婚后第叁天,熙想终于决定要跟王贵提出交涉,让她至少休息几天的时候,几个警察却破门而入,将王贵逮捕。

    熙想不知所措,赶紧跟着去了警局。

    “斗殴?这怎么可能呢?!”

    “没什么不可能的。”

    也没什么太多的手续,警察让王贵签字画押,然后转送他进了监狱。

    熙想再追到监狱,跟王贵一番攀谈后,才得知真相。

    原来,王贵在夜店结交不少狐朋狗友,不小心沉迷赌博,欠下一笔钱。因为他换不起,寨主本来要割他的肾卖掉。但他的兄弟替他还了钱,只说需要他帮忙。

    王贵这会儿是顶罪入狱,而且竟然还心甘情愿。

    熙想:“这真是太荒唐了,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会赌钱!”

    王贵命令道:“你在家等我,叁个月后我就出来。”

    但是,一个星期后,当熙想再去探监的时候,只觉得周围有好几道窥探她的目光。她没有在意,来到探望窗口,然后就被王贵的出现吓了一跳。

    王贵满脸都是伤,鼻青脸肿的,眼睛都睁不开。

    他在塑料窗口后坐下,戴着手铐的双手穿过圆口,拉住熙想的手:“盼盼,我的老婆,你要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会被他们打死了。”

    “天啊,谁打你啊?你要我做什么?我怎样才能帮你?”

    “他们看中了你,想让你去东哥公司当……当模特。”王贵欲言又止,看熙想的眼神闪烁不定,显然是在说谎。

    但熙想根本就没有察觉,只默默记下那个地址。

    “你明天就去,不,你今天下午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