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调教师】(2)

字数:12600   加入书签

A+A-

    逆向调教师 作者:fanjingshan
    【逆向调教师】(2)
    逆向调教师 作者:fanjingshan
    【逆向调教师】(2)
    【逆向调教师】(2)
    作者:fanjingshan
    2018/8/22
    字数:5500
    【第二章始】
    这天晚上做了三次,应该算是我的极限了。第二天早上,睡到9点我才醒,
    醒来的时候,楚云已经不见了。
    拿起手机,2017年12月25日,圣诞节。天气,晴。昨天加班了,今天调休
    天。翻开微信,想问问楚云去哪里了(之前忘了问楚云的手机号)。
    「学妹~」
    「我妈妈过来看我了,今天陪不了你了。下次再见。」不辞而别,估计是真
    的只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感觉自己做了件错的事情。
    收拾好带的东西,来到楼前台。
    「你好,阿姨,退房。」
    「好的,看下哪个房间」「好的,已经退完了」
    我拿出手机,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本来准备说说昨天晚上的奇
    遇的,想想还是算了。
    之后又发了条信息。
    「学姐,我回学校了,你在学校吗?」
    「是专门来看我的吗?我在开会,等下给你回过来啊。」学姐的性格真的是
    点没变。
    于是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校园内闲逛,从同光园走到了二运,又从二运走到
    了林则徐雕塑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不禁念出声来。雕像
    前还新增了个打卡机,凑近看,是阳光晨跑的打卡点。
    思绪回到8年前。
    ******
    8年前(从2017年算起),我也是19岁,大概和楚云样大的年纪。不过我
    当时读的是车辆工程系。
    我当时在上大二,在学生会里面打杂,属于干事级别。
    天,部长安排我送份简报给校团委书记。由于之前从来没有和团委打过
    交道,我花了不短的时间才找到团委书记的办公室,进去之后,看见个巨漂亮
    的妹子坐在书记的座位上。
    我估计年纪肯定是比我大了,于是开口道,「学姐,请问团委书记是在这间
    办公室办公吗?」
    「嗯,找我有什么事吗?」学姐笑着对我说。
    「哦,这里有份我们文艺部的简报,是关于学生晚会筹备工作的,请您审
    阅。」我刚反应过来,这位所谓的学姐,应该就是校团委书记了,好年轻,好漂
    亮。
    「好的,你把材料放到这边吧,我等下再看。你是文艺部的吗,叫什么名字
    啊?」学姐指了指她桌面上的块空处。(学姐的话听起来好舒服。)
    「我叫高澄,澄清的澄,这学期刚加入文艺部。」
    「我叫苏沐,三点水加个木字,我们的名字都带有个三点水诶,哈哈。
    你看起来好腼腆的样子,应该没交女朋友吧?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好不好。」
    (我怎么感觉学姐在挑逗我,哪有见第面就给别人做媒的?)
    「我有女朋友了,在江南大学念书…」我如实回答。
    「看不出来啊,噢,对了,你把这些书帮我送到文艺部,好吗?」
    「好的。」我默默的抱起那摞书,共三十本,十六开,每本指厚左
    右,书名为《个文艺工作者的自我修养》,西南xx大学出社。(这么烂俗的
    名字,也只能在学校内部消化了)。
    晚上下课后,我习惯性地点开了某某网,有个新的好友请求,「苏沐」,
    通过。(难道学姐对我有意思?可是我有女朋友了啊)我yy道。
    简单看了下学姐的经历,学姐应该是在读完硕士后就直接担任了校团委书
    记,可能之前读书时有在团委任职的经历吧。这年25岁,比我大6岁。
    (只见过面的学姐给我的印象是漂亮、活泼、干练。如果自己没有女朋友
    的话,如果学姐真的对我有意思的话。6岁的年龄差距,倒真的不是问题)我忍
    不住继续yy.
    再翻翻学姐的感情经历,研究生都毕业了应该谈过恋爱了吧。
    (咦,竟然,好像现在没有男朋友?)
    我在交女朋友(现在的老婆)之前,在大学里面,是有段不成功的恋爱的。
    也不能算作恋爱,只能算作追求。追的女孩子是在次k歌活动中认识的,在隔
    壁高校;k歌的时候感觉她对我有意思,找同学要到了电话号码开始追求,追了
    个月,总是若即若离,于是放弃了。父母比较传统,上高中的时候没准许我谈
    恋爱;但是按照家乡的习俗,男孩子般22岁就要结婚了,于是上大学后又天天
    急着问我感情的情况,听说我第次自由恋爱未果,马上给我介绍了好几个相亲
    对象,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我爸爸用彩信给我发送了我现在老婆的照片后,
    我就放弃抵抗了。
    我把第段没有成功的追求,当作我的初恋。个月的时间很短,但我总是
    觉得我有种把时间放慢的能力,越重要的事情,在我心中感受的时间越漫长。
    虽然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但是自己好像从中懂得了很道理。
    「沐姐,我把拿到的书已经分发完了。」我在某某网上给学姐发信息(其实
    心里还是想搭讪。)
    「谢谢你啊!」(我怎么感觉有希望)
    「不用谢,沐姐晚安!」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说话了。
    「叫沐姐听起来还没有你开始叫我学姐那么亲切噢」
    「学姐晚安!」
    「晚安!以后常来团委玩啊。」(团委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学姐倒是愿意天
    天见到。不过要是去团委能见到学姐的话…)
    「好的!」带着无限的遐想,我爬上了床。
    (我已经开始设想,我和女朋友互相还没见过真人,如果这时候提出分手的
    话,彼此伤害应该不是太大吧)
    之后很顺利的找到了学姐的手机号(学生会下发的通讯录上都有),并添加
    了学姐的飞信。
    「学姐,周末有安排吗?」周五下午下课后,我给学姐发了条飞信。
    「有了,不过可以推掉噢。」
    「我想请你去看电影。」
    「好啊,看电影今天晚上就可以去,现在才七点钟。」
    「好的,你在哪儿啊,我过来找你我们再起去好不好?」
    「我还在办公室,刚刚忙完,我们就在团委外面会合好不好,你帮我带点吃
    的。」
    「好的,我马上过来」我匆匆收拾好东西,出门买了两个煎饼,赶到和学姐
    会合。之后两人打了辆黑车,到学校北门外的电影院,刚好赶上8点场的《麦兜
    响当当》,电影是什么情节都忘了,因为根本就没心思看。
    「学姐,你明天是和男朋友出去约会吗?」
    「目前单身呢,明天不是某某某要来学校吗。你呢,你不是说有女朋友吗?」
    「我…」
    「那我就当你之前是骗我的,没有女朋友啊」
    「目前单身,那之前呢?」我问。
    「之前啊,等时机到了再告诉你。」
    「好像我是整个部门最后认识你的人,我当时回去后说学姐你好年轻,大家
    都笑我,你是整个文艺部的女神呢。」
    「哪有什么女神,看来是文艺部的工作不饱和。」
    「好人还说要追你。」
    「那也要我答应才行。」
    「噢,学姐能约你出来我好高兴。」
    「那下次我要矜持点。」
    看完电影,我把学姐送回教工公寓,然后回到自己宿舍。(毕竟当时还是我很
    纯洁的,而且回忆起来,学姐应该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此后又约了几次学姐,只要不是特别忙,学姐都会和我出来。
    没久,就是学校的学生晚会。台上共四个主持人,就学姐个算老师,
    学姐并不是年纪最大的,因为还有个博士生。他们四个都是节目主持的老搭档
    了,搭配娴熟,气场不相上下。不过要是说到光芒四射,明丽照人,那就非学姐
    莫属了。化了个女神妆的学姐,宛如天上的女神,我想这不是我个人的想法,
    因为台下的掌声已经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学姐听说我有时候玩游戏,就让我带着她起玩。对抗性的游戏,我之前玩
    了年,没想到学姐跟我学了个月,水平反而超过我了。论手速,我不如她;
    论对局势的把握,我也不如她,不过她毕竟比我年长,我安慰自己。
    后来,我问起学姐的感情经历,学姐告诉我之前谈过两次,而且两次都是男
    方劈腿了。我倒是不感到惊讶。学姐对人的爱,就像夏季的太阳,阳光,率真,
    但过于炙热,毫无保留。学姐付出得,索取得少,对方势必就得到的,付出
    的少。人的爱情的天平,总是会默默衡量付出和得到,无论是付出远于得到,
    还是得到远于付出,长此以往,都会感觉到不舒服,就会想逃离。当然,学姐
    就是简单的遇人不淑,也有可能。
    我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不如学姐。但是唯独在感情上的悟性,似乎稍微强
    于学姐。我也曾委婉和学姐说出我的想法,但是学姐说这是她性格使然,难以改
    变。
    过了没久,家里问我是不是可以订婚了。我把自己的情况和家里说了。家
    里说,毕竟学姐比我大了6岁,而且属马和属鼠也不是特别相合,还有般男方
    比女方稍微优秀些,这样搭配起来会好些,建议我慎重考虑,当然最终还是
    要我自己决定。
    「学姐,我之前说自己在江南大学有个女朋友的」
    「嗯」
    「家里让我订婚」
    「你自己呢?」
    「家里说,你比我大些,属相和我相冲,还有比我优秀太;其实我不怕
    你比我优秀,但是…」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很想这段感情能够开花结果,我很认真地在谈了,
    尽力了我就不后悔。但是事情未必总能如人所愿。你决定了再和我说。」
    过了周,我告诉了学姐我的选择。
    学姐没有回复我,但是她的某某网上面了条状态。「对酒当歌,人生几
    何,譬如朝露,去日苦。」
    「学姐我错了…」我又给学姐发了条。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在起的时候就珍惜,这样不在起了也不后悔。」
    学姐给我回复道。
    ******
    见到学姐,学姐脸的不快。
    「学姐,有什么事吗?」
    「刚刚开会的时候被批评了,说团委的工作没做好。」(团委的工作没做好?
    除非八年不见,学姐的工作能力不进反退。)
    「团的工作,不仅仅是学生的工作,坚持party的领导重要噢。」
    「我当然明白。你最近怎么样?」
    「学姐,我觉得虽然其他校领导的工作能力可能都比不上你,但是还是有你
    学习的地方。在很方面,年纪越大越成熟。你想你二十岁的时候,怎么会理解
    现在的自己;你现在又是怎么看待二十岁的自己。年轻有时候是优势,有时候也
    是缺点。」
    「好的,我听进去了。」
    「我毕业回家就结婚了,在铁道部(现在的铁总)下属的家本地单位工作,
    负责给列车做诊断维修,这次是连夜抢修出差过来的。」
    「那你应该经常出差来这边,也没看你联系我。」
    我时语塞。其实大二之后和学姐就很少联系了。
    「我也结婚了,和李彪结婚了,你应该认识吧…」
    「李彪…」(我是真的吃了惊)
    「我当时想,自己也该结婚了,他篮球打得好,人也帅气。追我也很认真,
    我直接拒绝了他不止十次,他直没有放弃。他说自己之前谈了四任女朋友,但
    是都不合适,在我这里收心了。我想了想,自己除了年纪比他大些,其他各方
    面条件都比他稍微好些,他对我可能是认真的,而且俗话不是说'女大三,抱
    金砖'嘛,就答应了他。可是结婚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也不能说变了个
    人,只是变成追我之前的样子吧。」
    李彪,我大二的时候他大四,体育部的部长,身高1米98(我倒是觉得样貌
    只是中等)。我跟他之间没有过交集,其实他和学姐本来都属于传说级的人物。
    学姐是作为女神的传说存在的,他是作为花花公子的传说存在的。据说他大的
    时候就换了四五个女朋友,当然我没有和他同过班,也没有同过社团,这也只是
    传言。
    「是不是家庭的事影响了你的工作…」
    「你觉得会吗?我拒绝他的时候没有犹豫过,嫁给他的时候也没有犹豫过,
    现在该不该离婚,我还真的犹豫了;不过我要是作出了决定的话,就定不会后
    悔。」
    「学姐,我觉得你像个人,你常听她的歌的那个人。不过你比她漂亮。」
    「也许有些。」
    「人把另个人当做偶像的时候,有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模仿偶像的行为,自
    我暗示,自我实现。我并不觉得她过得幸福,我希望你过得幸福些。」
    「是吗?所以你当时选择另个人?」
    「我当时有想过的,经管学院的刘稚,年纪比你稍大,也是全校的风云
    人物,大家都觉得你们很般配,都说他喜欢你。」
    「他是我第二任男朋友。」
    「噢…,你不会是和他赌气才找的我吧」
    「我赌气才找你的你才开心啊?我在你面前从没保留过。过往感情是唯的
    例外,因为不仅是我的隐私,也是别人的隐私。如果真的走到结婚的那步,我
    也会对你说的。」
    「噢…,那你和李彪都说了啊?」
    「也分人的好吗?」
    「那你还和他…」
    「你和你老婆说过我吗?」
    「没有,我觉得我是她……噢…」
    「今天你要回去了吧?」学姐问我。
    「我请个假啊,等等。」我跟领导请了假,和我ab岗位的同事也联系好,再
    给家里说了下。「听说渝中那边新建了个校区,学姐带老校友过去参观下?」
    「好啊」。学姐带我走到他的车旁。(渝aim119)
    「学姐你搞怪的风格倒是直没变。」
    「本来就是救火队长,哪里需要去哪里。」和学姐起,到了渝中校区,房
    子都是新的,有山,有湖,有树,但是感觉还缺点热闹。
    「搬来这边的院系,应该还不吧?」我问。
    「不,只有水利系搬过来了,你看那边是水利系的泥沙实验室。其实这个
    湖也被水利系用来做防治水土流失的实验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我和学姐在外面随便点了两份饭,
    吃完后又回到了渝北校区。
    「晚上你要回去吗?」我问。
    「我把手机关机了,不回去了。」
    「这样不太好吧,万还有其他的重要电话…」
    「哪有人是24小时待机的。我定个闹铃,明早7点准时开机。」(学姐好
    像说的也是)
    「先去二运走走?」
    「好啊。」(第二运动场是我和学姐之前常去的地方,二运再往北几十米,
    有块斜坡,是学校的情人坡,学校也不太管。)
    等走到二运的时候,已经10点了。我们走到了足球场内,仰面躺下,看着
    跑道上三三两两的夜跑者经过。
    「学姐,你说天上这么颗星星,比人的数量还,会不会真的有颗对应
    你我?」
    「谁要和你是颗星?」
    「噢,那你是哪颗星星呢?」
    「不知道诶,不是流星就好了,你是哪颗星呢?」
    「跟你同颗。」
    「胡说,我觉得你就是颗白矮星,哈哈哈。我才跟你不样。」
    「是啊,不样。你是红巨星来着,又红,又巨大。」我的手摸到了学姐的
    胸部,之前从没摸过的地方。隔着厚厚的衣服,还是感觉软软的。
    学姐按住了我的手,过了会儿,又放开了。学姐把头侧向我,我从学姐眼
    中似乎看到了不样的光芒。
    「你变了啊!」学姐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开始给学姐脱衣。
    「我们去情人坡那边好不好?万被抓到的话…」
    「好,先等我把你衣服脱了」(校纪比较松弛,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这些事
    情被处分的呢,最是在操场上被别人看了去,在情人坡也是被别人看,只是对
    象不样…)
    【第二章终】
    【逆向调教师】(2)
    -
    【逆向调教师】(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