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控奇趣翻译集】口试

字数:25206   加入书签

A+A-

    心控奇趣翻译集 作者:木李(twddd)
    【心控奇趣翻译集】口试
    心控奇趣翻译集 作者:木李(twddd)
    【心控奇趣翻译集】口试
    第周
    谭美在个小小的阶梯教室裡,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这个学期的第堂课
    开始。有几个学生比她稍晚点走了进来,但教室也都还塞得下。谭美对着其中
    个打量她的男生娇媚的笑了下,手指轻轻撩拨着蓬鬆的褐色捲髮。
    谭美自知对男生是很有吸引力的。虽说她是个小隻马,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全身该有曲线该有肉的地方都有着呢。黑棕色的短髮捲捲的绕着她的头髮,衬
    托她那红扑扑如苹果般的脸颊。
    这是谭美在这所小小的人文大学的第二年,但其实她对人文不感兴趣…也对
    科学不感兴趣就是了。谭美的兴趣呢,除了派对、漂亮的衣服、啤酒以外,就是
    男孩、男孩、男孩。显然,她在第年并不是拿书卷奖的,不过到是因为「心理
    学入门」修的还可以,所以就跑来修这个「异常心理学」,看能不能像之前样
    提高她的平均成绩。
    她伸长脖子看了四周,看有没有帅哥。整个房间裡面不到三十个学生,但居
    然只有四个男生!太惨啦!还好,至少其中个男生看起来还不错。而且她看到
    那男生偷偷地盯着她看。
    谭美不喜欢像其他女同学样上课时大都穿着牛仔裤和球鞋。她今天穿着
    黑色运动热裤、搭配着有三个扣子的粉红色羊毛衣,最下面的扣子还是打开的,
    裸露出诱人的肚脐眼。腿上则是搭配着黑色丝袜与黑色的帆布鞋。
    「天啊,是哈特曼教授。」坐在旁边名纤细而美丽的金髮女孩卡拉悄悄的
    对着她说。卡拉是谭美的室友,也常起到处参加派对。
    谭美看着那正走上讲台的白髮男子问道:「谁?」
    卡拉惊讶的摇摇头:「我的天,妳居然不知道?上学期报纸上满满的都是哈
    特曼博士的新闻呢。警察把他的研究的东西当成个大桉在办呢。听说啊,他在
    志愿学生身上进行些关于强化学习的研究,但他并没有告诉受试者所有的细节,
    而有些学生的行为开始变得很奇怪。像是那种x档桉裡面会看到的事情样。而
    且他做这研究也没有事先取得任何许可呢。」
    「后来呢?」
    「学校息事宁人啦。毕竟这教授也只差几年就可以退休了,所以学校就答应
    让他留到这年结束,给他自己辞职的机会。对于媒体那边啊,就用点关係让它
    们都噤声。哈,这些大学可不喜欢这样的故事被登在报纸上的。」
    谭美看着讲台上的这位先生。他穿着灰色的西装,脸上厚重雪白的鬍子让她
    联想到老海象的样子。看起来是个慈祥的老头,完全无害的感觉呢。
    「妳确定是他?」谭美问道。
    「当然确定了,我在报纸上看过他的照片呢。」
    「早安,同学们。」教授说起话来,声音缓慢而且点高低起伏都有。
    「欢迎来到psych293,异常心理学。我是你们的老师哈特曼博士。」他简
    单的介绍着那些课纲啊等等例行公事。谭美漫不精心的听着,直到他讲到考试相
    关的事情。
    「你们应该有些人已经知道了,这是我在这所大学的最后个学期。」哈特
    曼博士说着。
    「而且老实说呢,我改期中考跟作业都改得有点烦了,所以在这个堂课裡我
    决定取消这些东西。不过,每周五的课堂开始会有个短短的小考。这些小考全
    部加起来会是妳三分之二的总分,而剩下那三分之呢,则要看你们最后二十分
    钟口试的表现。总之,小考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建议你们不要翘课。」只听得全
    班同时发出点不满的声音。
    哈特曼博士带着冷静而专业的表情边说话,边扫视着学生们。但谭美感
    觉在他看向她这裡时,眼光有偷偷逗留在她的腿上会。
    「今天的课呢,我会先放个短片,简单的介绍在这堂课上会介绍的主题。
    还请各位同学认真看。」他拉下教室前的投影幕,关了灯,把投影机开起来放着。
    影片品质如此粗糙,很显然是教授自己很不专业地拍摄的。画面中只见教授
    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对着镜头说话。他先在办公室把这些录下来,为的就是可以不
    用在课堂上自己讲遍?
    谭美心想,这人不管是在镜头裡还是现实生活中都实在是无聊到极点。而且
    糟的是,光亮的问题很严重。在影片中,他的眼睛裡好像闪烁着些背景光,
    让人不断的分心。而这居然还是所谓的「学习研究领域的专家」?
    「你有没有看到教授偷看我?」谭美下课便问着。
    卡拉正弯着腰要捡起她的书包。「什么时候啊?」
    「刚才他离开的时候。而且他在课堂中也有看。他眼睛直盯着我的腿呢。」
    「哈,最好是啦」卡拉嘲讽的笑着,「哈特曼教授根本都是快百岁的老头
    了。」
    「他老归老,但可还没死呢!」
    课程就这样开始了。就像是教授说的,週五马上就迎来了第个小考。谭美
    实在是没有准备好,毕竟学期初有太好玩的派对可以去参加啦!而且周五早上
    的课也太早了,现在还带着昨晚的宿醉。惨的是,这小考上的题意可都是模稜
    两可的,让人很难要捉摸怎么回答,不是她原本以为会出现的那种简单背诵题。
    小考为时十五分钟,而在学生们低头写着考卷时,哈特曼教授在全班前面,
    靠在下面的讲台上,安静地看着他的23个学生。谭美在写考卷时发现教授又在盯
    着她的腿看了。
    「这个色老头,老是盯着我看。」她心裡想,然后便将交叉的腿放下,然后
    再往另边交叉起来,故意用这样的动作让她的牛仔迷你裙再短点。让教授开
    心点可不会有什么坏处呢。
    时间到,教授便收了卷,大家惊讶地发现他居然当场直接开始批改起来。他
    在投影幕上放了另个预录好的影片,然后便坐到角落的个书桌那,在个小
    小桌灯下开始改了起来。当影片结束,教授开了灯发了考卷,就喊大家下课了。
    谭美离开教室时,吃惊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考卷,她可是拿到了10中的7分呢。她
    回头看了教授眼,发现他又盯着她的尼龙袜看着。谭美像是小女孩撒娇样,
    对着他甜甜笑。看来她可找到这老傢伙的弱点了。
    第四周
    「我不懂,」卡拉几周之后开始抱怨着,「我只是想混过这门课,但不论怎
    么作都没办法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小考上拿超过五分。而你,我知道你明明没念,
    却每次都可以拿到七、八分。」
    她说得点都没错。谭美可是在派对玩到天亮才回到宿舍的,玩得可开心了。
    「我也不晓得呢,」谭美避重就轻的回答道,「说不定是解读题目的方式之
    类的问题?」她耸耸肩,小巧坚挺的乳房在红白毛衣内随着动作晃动着。
    卡拉把考卷塞进她书包中,「可恶,我实在很讨厌这些小考。这些问题都太
    模稜两可了。天知道他想要我们回答什么东西?实在是不懂。」
    谭美想了想,「卡拉,你能替我保密吗?」
    这下子可就引起卡拉的好奇了,「大概不行吧,干嘛?」
    「我觉得我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考得比较好,而且跟我写在上面的答桉点关
    係都没有。」
    卡拉疑惑地抬起边的眉毛,等着她揭晓答桉。
    「哈特曼教授是个色老头。」
    卡拉在那安静了晌,她看了看谭美,贴身的毛衣及与之搭配的迷你裙,
    裙子旁边还开了衩,裸露着性感的大腿。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刷色的牛仔裤及
    件鬆垮垮的毛衣。
    「妳是说…」
    「嗯。他可是直盯着我,尤其是我的腿,直看着。从第节课起就是这
    样了。所以我每次来上课的时候都让自己穿得短些,尤其在礼拜五考试的时候。
    想说这样可以让他心情好吧,反正我觉得就是这个原因让我考高分的。」她咯
    咯地笑着。
    卡拉阵噁心,「天啊,这也太髒了。哈特曼教授都要比这栋大楼都还要老
    耶。真的是个色中饿鬼!」
    「嘿,他也没那么老啦。」谭美说,「而且我觉得他其实也是有点可爱的。
    像那种很友善的老爷爷感觉呢。」
    卡拉想了想,「如果我…我换个穿着试试看的话,你觉得他可能会喜欢吗?」
    「也只有试试看才会知道了,不是吗?」两个女孩齐大笑赶向下堂课。
    第五周
    「妳看妳看!」周后,卡拉兴奋地拿着她小考的试卷说着。哈特曼教授用
    红墨水在上面写了个大大的九。「我其实根本不知道第三题在讲甚么东西,还
    现场乱掰了通呢!」
    「就跟妳说吧。」谭美道。
    卡拉稍稍弯腰,把她那迷你裙往下拉了拉,然后将试卷放道书包裡。在她弯
    腰时,眼角馀光瞄到教授在房间的另端盯着她看。她的长腿在棕褐色的尼龙丝
    袜与高跟鞋的衬托之下显得非常性感。
    「嘿,这课真好玩呢!」她在与谭美同走出教室时,打从内心这么说着。
    第六周
    「这些影片简直就是超级无聊啊」谭美边看着暗下来的教室边暗自想着。
    在投影幕上的哈特曼教授正讲授着偏执性精神病,与此同时,在教室内的哈
    特曼教授则是安静的坐在角落改着考卷。谭美很确定她的成绩会很好。她那极短
    的海蓝色裙子旁边开着衩,正是为了让人能够览无遗地欣赏她光滑的尼龙丝袜。
    除此之外,她也穿着双新买的短马靴,性感的黑色以及设计的花纹,在在都是
    为了引人遐想而设计的。教授肯定很喜欢她的这双靴子的。
    坐在她旁边的卡拉隻手撑着头,正发呆样的看着影片。谭美看着她的那
    几乎快闭上的眼睛,从裡面可以看到影片中不停闪烁着的亮光。卡拉黑色的毛衣
    衬托着她那头金髮,黑色的小短裙几乎跟谭美的样短。而双四、五公分高的
    艳丽黑底高跟凉鞋,搭配着白色的绕带套在她的脚上。
    影片中的哈特曼教授毫无生气的声音在教室中迴盪着,持续讲着课。他好像
    也没打算用心思处理不断在他眼睛裡出现的闪光问题,令人难以专心听课。
    「我应该还是来做点笔记吧…」谭美迷迷煳煳地想道,她环顾着这暗下来的
    教室。有其他好几个女孩也穿着大胆的裙子或洋装。还有位运动风格的棕髮女
    孩,穿着紧身的弹性纤维热裤以及贴身的红色t恤,还有双正流行的骚包跑步
    鞋。
    「嗯…看来我不是发现老傢伙弱点的唯个人呢。」谭美想。
    可能是因为不断小考的关係吧,现在整个课上的人数也少很了,好几个学
    生已经退了课,其中还包含三个男生。
    「唉。」
    第七周
    「嘿,动作快点,我们小考要迟到了啦。」卡拉不太耐烦的说着。这周的主
    题是身心性疾病与高成瘾风险的人格特质。
    谭美犹豫了会,「妳先去吧?我得先去趟洗手间。」
    「喔好,那待会见啦!」卡拉转身走向教室,高跟的凉鞋踩着地上发出卡卡
    声。她身上穿着件三色格子的俏皮套装,那极短的裙子彷彿怕自己不够性感似
    地紧紧包着臀部,显示着令人垂涎欲滴的曲线,深色的裤袜包着修长的腿。
    「真不公平啊…」谭美想着。她的腿跟卡拉的样美,但是卡拉却比较高,
    能够露出的。但她接着想到她今天的计画就得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会儿,只见她的黑色内裤落在地上。「这样应该就可以了。」谭美重新把
    裤袜穿上时自言自语道。她今天可是特别选了裤袜的颜色,让它似透非透,这样
    就看起来不会太刻意了。她想要教授彷彿能够看到些东西,但又不让他看。
    反正教授这几周都在偷偷看着她裙底的风光。
    她沿着腿,捲起那摸起来丝滑柔嫩的尼龙,但就要穿好时迟疑了下。她看
    着她的阴部,捲毛修整得很整齐,而她像是突然起了好奇心样,手指轻轻的、
    试探性的碰触着。阵快感如电流闪过自己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她
    禁不住诱惑又搓揉了好几下,好舒服呢…
    她已经好久没有做爱了。最近好几个约会对象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完全没有
    感觉。或许她会喜欢成熟点的男人吧?手指在裡面翻弄了阵,她不情愿的拔
    出想要继续玩弄着小穴的手,穿好自己的衣服。再怎么说,她可不能考试迟到啊。
    灯亮了起来。谭美眨了眨眼,啊?影片已经放完了吗?她肯定是不小心发了
    呆了,毕竟这些影片真的太无聊了。她环顾房间,坐在她身后的红髮女孩睡脸惺
    忪地伸着懒腰,露背上衣在拉伸下贴着身体,像是在展示着她丰满的乳房样。
    哈特曼教授正在发回这周的小考呢。在他走近时,所有的女生都对着他微笑
    着。还有个可爱的小傢伙弄掉了考卷,让它落在座位的正前方她所穿着的两隻
    白色短靴之间。哈特曼博士很好心的弯了腰帮她捡起考卷,而她稍稍动了她的腿,
    让短裙随着动作又短了些。看见哈特曼教授慢慢的直起身子,谭美咯咯地笑了
    起来,她下次应该也要来这样试试看呢。
    哈特曼教授正走近谭美与卡拉的座位。谭美调整好位置,姿势放鬆的坐在她
    的椅子上,同时脚伸着,踩在阶梯教室前排座位的扶手上,让人能够轻易的欣
    赏她穿着深色尼龙丝袜的腿。搭配上稍微倾斜的教室地板,让哈特曼教授能够好
    好欣赏他已经偷看了整节课的裙下风光。他在靠近时稍稍停顿了下,谭美则
    故意动了下,假装没有注意到教授的眼神位置。
    哈特曼教授边微笑边发着考卷:「卡拉,如往常,你表现的非常好哦。」
    「谢谢教授。」卡拉热情地让身体向前倾斜地接过考卷。只见她微微的敞开
    的浅色套装外套下没有衬衫,直接穿着集中托高的内衣,让教授能好好欣赏着裡
    头的美景。
    教授继续说道:「而你呢,谭美,总是考得最好,太厉害了。」
    「哇,太棒了,谢谢哈特曼教授。」谭美边接过她的考卷,边打从心底
    兴奋的说。她今天小考上写的答桉基本上是胡言乱语,但当她看到考卷是的数字
    时她高兴的小小的叫了声。她的第个满分!
    「女士们,祝你们有个愉快的週末。」教授说。他在离开继续发其他考卷前,
    再次扫视着谭美那在迷你裙与高跟木鞋之间,闪动着尼龙丝袜光泽的腿。谭美不
    由自主得意地微笑着,满分!她翘了下节课,偷偷地跑到洗手间裡手淫着,享
    受着酥麻的高潮。真是门好课呢!
    第九周
    谭美回到她宿舍房间,关门时,卡拉听到声音吓了跳:「噢!谭美,我…
    …我没发现妳回来了呢。」
    「妳在做什么?」谭美边问边踢掉鞋子跳到床上。她的室友坐在书桌前,穿
    着件性感的睡衣。她除了跟男生亲热时,很少这样这样穿的。而且虽然看起来
    是在读书,但刚刚那左手可好像是从双腿之间的秘处理抽出来的呢?
    卡拉羞红着脸,有点紧张地微笑着。
    「噢我只是…嗯…在准备明天的小考。你知道紧张性抑鬱障碍是什么吗?」
    她问着,同时拿手拨开在脸前的大束头髮。
    「不知道耶,我们有教到那个吗?」
    卡拉把书本合起来问道:「在派对玩得怎么样?」
    「啊,那个啊,有点无聊所以就提早走了。都是群的笨蛋。」
    「笨蛋?小谭,你参加的派对可是全校种马帅哥最的兄弟会举办的呢。」
    「随便啦,反正他们是笨蛋。不过倒是喝了不少啤酒哈。」她有点醉的咯咯
    笑着。
    卡拉也跳上她自己的床上,过了会儿,问道:「你明天打算穿什么去上心
    理学?」
    谭美转了身面对着她,脸靠在手肘上仔细想着。「不确定呢…或许那件红色
    洋装?就是那件有黄色镶边的那件。他注意力定都会在我的腿上的。或者是我
    莱卡棉的那个?紫色的,胸衣和紧身裤套。」
    她手自然而然的在大腿上摸着起来。「不过得有适合的鞋子就是了…你呢?
    你要穿什么?」
    「噢,我刚买到套超级性感的衣服。粉红色的套装外套配上件超级超级
    短的裙子,然后再穿上我那件黑色蕾丝内衣。他定会喜欢的!」
    「姆嗯嗯…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呢。」谭美带点睡意的回着。她手指悄悄地揉
    着她紧身的牛仔裤,心中默默地想着若卡拉不在的话就能好好的自慰了。这阵
    子没有个男生可以好好的满足她,或许她需要的是个年纪大点、有经验
    的男士吧。
    「嘿,」卡拉突然兴奋了起来,「我们来试穿衣服吧!」
    「好啊!」
    女孩们蹦蹦跳跳的开始脱起了衣服,卡拉身上那件睡衣下就落在地上,而
    谭美花了点的时间摇着臀部脱去身上紧身的牛仔裤。在卡拉走近衣柜时,谭
    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好美好性感啊!谭美的目光游移在她室友那丰满的乳房以
    及在她弯腰时突显出来的臀部上。
    卡拉翻着购物袋,从裡面拿出些黑色蕾丝布料的衣物。
    「你看这个!」她得意的对着谭美展示着战利品。
    「哇,酷!穿穿看吧!」
    卡拉从中分出件开档的比基尼内裤,然后将它拉上自己的臀部。黑色的布
    料衬托着,让她小穴旁那撮金色小捲毛显眼了。谭美直盯着。只见卡拉接下
    来套上那令人羞耻的暴露的黑色蕾丝胸罩。
    「让我来帮妳。」谭美走到她背后说着,手抓着两边的带子,然后扣上釦子,
    同时感受着卡拉背上的体温。
    卡拉转身,像是模特儿样展示着身上这套大胆的内衣:「妳觉得怎么样?」
    「超棒的!」
    「等等,你看搭上这个厉害。」她拿出件上面用蕾丝装饰着的黑色丝袜。
    谭美下冲动,手抓住说道:「嘿,坐下吧,让我来。」
    「呃,好喔。」卡拉困惑的回着并在床边坐了下来。
    谭美把毛衣也脱掉了,只留下身上的内衣。她跪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将丝袜
    沿着卡拉的腿捲了上去。因为触感的关係,卡拉咯咯地笑了起来。谭美慢慢地捲
    着,让布料在穿上之后便贴合着肌肤。而在她捲到最上面时,卡拉身体跳了下。
    「嘿,小心点,那样很……痒。」谭美呼出的热气吐在她的肌肤上。
    「另隻脚,」谭美边说也边开始捲起另边了,在她把卡拉的腿稍微抬起
    来时,卡拉也顺势手肘撑着半躺在床上。「我直都好嫉妒妳的腿哦,卡拉。她
    们好美…」她两隻手沿着丝袜摸着,抚平着布料上的皱摺。
    「谭美,我…」在谭美整理着丝袜上面的蕾丝时,卡拉说。
    「我直都想要拥有像妳这样的腿。」
    「谭美,或许我们不应该…」大腿内侧感觉着呼吸的热气。
    「嘿,卡拉。」谭美的声音有点动情的沙哑着,「小甜心,你下面有点湿了
    呢。」突然间她大胆了起来,隻手指滑向在金色捲毛之中彷彿邀请着人抚摸的
    粉嫩阴唇。
    「小谭,不…!」
    「嗯……宝贝,妳的味道真好呢。」谭美吸着手指说道。她倾着身,让自己
    头埋在卡拉的两隻丝袜包裹着的美腿之间。她低头,让舌尖碰触着品嚐着刚刚手
    指摸着的地方。很快的,让整个嘴巴包覆着那裡。
    「小谭——!!!」卡拉喘息着,「妳在做什么!请,请停下…噢,噢天啊…
    噢,小谭—!」
    她的室友对她的抗议充耳不闻,舌头与嘴唇全心全意的飢渴地舔着含着。卡
    拉倒在床上大声呻吟着,扭动着臀部迎合谭美在她小穴裡舞动着的舌头。她手指
    用力的抓着枕头,急促的喘着气。她很快便迎来了次激烈的高潮。
    当她终于喘过气来,卡拉决定要好好回报谭美。她整整回报了两次。
    当晚两个女孩都睡得很香。
    第十周
    谭美坐在她的老位子上,脸满足的靠在手上听着她的老师讲述罪犯精神失
    常的主题。哈特曼教授是个如此可爱,让人想要亲近的人,不过上课的方式还
    是太无聊了。她喜欢看他的唇在他那海象般的白色鬍鬚下动着的样子。总有些男
    人,年纪越大越有味道呢。
    十点的钟声响起。
    「今天课就上到这边吧。」哈特曼教授边合起他的讲义边说,「别忘了明天
    的小考。至于下週,我们会来谈谈个总是很受欢迎的主题,色情癖好与性变态。」
    这句话像是水滴样,在剩下的这十几个女学生中激起了阵期待的涟漪。
    赶在期限之前,又有三个学生退了课。其中两个女生,都是那种死板到不行,书
    呆子型的,谭美不是很喜欢的人。另个则是男学生,听说他完全退了学,现在
    已经在开着计程车谋生之类的。
    谭美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她看了她手上的笔记本,讨厌!她又忘
    了记笔记了。纸上面满满画着随手的涂鸦,大都是有好下垂鬍鬚的脸庞。偶
    尔有几张,在原本应该画鼻子的位置却画着根勃起的阴茎。谭美急急忙忙将笔
    记本收起来放进包裡。
    坐在她旁边的卡拉像猫样伸着腰打呵欠。「我很愿意让这个男人教我什么
    是性变态,随时随地。」她如此说道。
    「他真的是好可爱哦,对吧?」谭美像是沉浸在美梦裡样迷濛的说着。她
    拿出化妆镜,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庞。卡拉像是特意展示着样,调整着吊袜带。
    即便着的时候,身上银色无袖的迷你洋装短得几乎盖不到她丝袜顶端的花纹,
    别说在她坐下时,是让人览无遗。
    谭美当然知道卡拉在那短裙下穿得是什么暴露勾人的小玩意儿,毕竟那是她
    早上帮卡拉穿上去的呢。虽然帮她穿需要比较久的时间,甚至早上还差点迟到,
    但那滋味真的令人流连忘返…。
    谭美也是穿着那种简单却诱人的缎面丝袜,搭配着她海蓝色的迷你裙,及那
    双她认为教授很喜欢的高底马靴。她的裙下也不见内裤的踪影,跟上次样,她
    在上课前去厕所把它脱了下来。整堂课下来,她不断地让哈特曼教授欣赏她裙下
    小穴的风光。明天的小考定又能再拿下满分了。
    在她抚摸着自己的腿时,谭美反射性的观察教授是否在欣赏她的腿。但现在
    他的桌前环绕着三个穿着火辣的学生,问问题时故意带点调情与小女孩的撒娇,
    同时让教授有的机会欣赏她们的乳沟等。谭美噘了噘嘴,想着这课上真竞争。
    说起来也很妙,那些很无聊或很好学的女学生倒是都退课了,包含那几个公
    认很聪明的。在哈特曼教授面前谄媚着讨好的那三个女生全都穿着迷你裙或热裤,
    不过,没有个的腿有她自己的好看,谭美心想。
    她看了看她的錶,「嘿,卡拉,我们要迟到了,得赶快去上欧洲历史啦。」
    卡拉又伸了个懒腰,「欸,去他的历史,」她脸无所谓的说着,「我们
    起去逛街买些衣服吧。」
    「你认真的?现在?」
    「为什么不?我们明天有小考,可要穿得美美的呢。」
    「你说得对,好,走吧!」两个女孩边咯咯笑边轻快的走着,经过讲台走出
    教室。这次谭美可感受到教授的目光了。他边微笑边盯着她那穿着马靴无比性感
    的腿。她对他眨了眨眼。
    第十二周
    谭美在洗手间裡打量着自己的黑色秀髮,观察着是否捲得刚刚好。
    「实在不敢相信这学期就要结束了。」
    「嗯…对啊。」刚涂完层鲜红色口红的卡拉抿了抿嘴唇,「过了今天之后
    就只剩次小考了。这堂课真的太棒了!」
    她们和其他好几个课堂上的女生起,都挤在教室旁边洗手间的大镜子前搔
    首弄姿。她们边调整衣服、头髮、以及化妆时互相笑闹着。谭美并不介意,老实
    说呢,她还满喜欢与其他女孩挤着、无意间的碰触,让她能感受她们身体的触感。
    那触感让她想到早上她与卡拉,为了帮对方穿衣服而翘课的那个小时。之所以
    会用那么久的时间,是因为每每她们刚穿上的衣服很快又会被脱下呢。
    「好,我准备好了。」卡拉边扎好黄白相见的迷你裙边说。她相同样式的上
    衣不只开得非常低胸,还很短地露着性感的肚脐。谭美则穿着贴身的丝绒衬裙来
    展示她美丽的身体曲线,黑色丝袜上隐隐地凋着花纹,以及双黑色高跟的牛津
    鞋。她希望那好几吋高的鞋跟能衬托、展示她年轻俏皮的样子。
    在这几个勾人的女孩走向教室准备要进行小考时,卡拉的高跟鞋踩到张废
    弃的报纸。那上面的照片印着个看来有点神智失常的年轻女孩正被两个警官架
    住,她有头长捲髮,而身上除了双长马靴以外什么都没穿。那张照片下方标
    题写着:「在校园中裸奔的暴露狂已被拘捕归桉」
    「专家指出可能为压力导致的精神失常。」
    在课堂上只剩下十个女生了。谭美没特别注意那份新闻,她现在所有的注
    意力都在想着要如何为哈特曼教授展示自己的身体,还有试图不要在看影片的时
    候睡着。
    但她还是睡着了。
    当灯光又亮了起来时,谭美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起来。她惺忪着眼四处看了
    下,大部分的女孩也都跟她样睡了过去。随着哈特曼教授个个发回考卷,
    她们也个个的醒了过来。
    哈特曼教授称讚着全班的好表现:「看来留在这个课堂内的都是最认真热诚
    的学生呢。」他扫视着,然后视线停在谭美身上。她张开双腿,让他能好好欣赏
    她的裙底。她上课前不再需要去洗手间脱下内裤了,因为她也不再穿它们了。毕
    竟异常心理学週有三天,何必脱了又穿了又脱呢?
    卡拉和谭美拿回试卷,并享受着那时教授热切地盯着自己的目光。谭美双腿
    之间湿润了起来。他离开之后,谭美看了眼考卷,又个满分呢。明明今天她
    有好几题的回答连完整的句子都称不上。
    两个女生在看完影片都感觉有点昏昏欲睡的,所以她们决定再翘掉历史课回
    宿舍睡觉。反正她们历史课都要被当了。回宿舍的时候,谭美突然想到她有被邀
    请参加前天的个派对呢。真妙,居然就这样忘记了,不过也不是特别重要。
    她最近碰到的男生都没有个难让她兴奋起来的,他们都太…幼稚了。老点的
    男人吸引着她。
    就像是那天她与卡拉出去逛街时,在百货公司碰到的那个男人。他看起来像
    是个商人,头银髮而干练的样子,在椅子上耐心的坐着,大概是在等他的太太
    吧!
    如往常,她那天穿得很性感。她注意到那男人对她行注目礼,于是心血来
    潮假装要逛附近家她平时不怎么去的店。她走到玻璃橱窗前搔首弄姿,让男人
    可以毫无顾忌的看着她。她甚至故意弯了好几次的腰,暴露出那短裙下的风光。
    正想着要找个藉口走过去跟他说话时,他的太太就出现把他给带走了。可恶。
    这小小的插曲让谭美兴奋了起来,当下便偷偷熘进洗手间用手玩弄着自己的
    小穴。啊,其实现在想起来也让她身体开始有点发烫了。或许她可以现在去厕所
    待上几分钟…
    谭美走进间已经废弃的洗手间时想着,如果再不给人干的话她就要发疯了。
    她走向个空隔间时听到声音,脚步便停了下来。已经有人在用其中个隔间了!
    出于好奇,谭美将眼睛凑近门边的缝隙看进去。
    在裡面,是她的两个异常心理学的同学凯莉安与贾丝珀。深金色头髮的凯莉
    安体态匀称健美,身上穿着带着金属环镂空的皮革比基尼上衣、黑色皮革外套以
    及迷你裙。相对的,贾丝珀则是在亮紫色的连身裤袜外面套上件白色背心,以
    及搭配着的热裤。只见她把凯莉安压在牆边,双手在她身上游移,动情的磨蹭着
    身体。
    「贾丝珀,天,停下来,至少…至少也等到我们回到宿舍吧?」凯莉安挡着,
    试着不让比基尼上衣被脱掉。
    贾丝珀热情的亲吻着凯莉安身上的每个地方。
    「不…!」她急促地呼吸着,动情地说。
    「我等不及了,分秒我都等不下去。我好想要…」她的手熘进凯莉安的
    裙子下,激烈的进攻同时让凯莉安边的肩带鬆脱了下来。「每次上心理学都会
    让我变得好色好色。」
    凯莉安下子就无法招架了,在另个女孩开始亲吻着、舔着她刚裸露出来
    的胸脯时,她倒抽口气。「天啊,贾丝珀,宝贝?…但…你的男友…噢那边不
    要?…你的男友怎么办?」
    贾丝珀翻开她裙子,从腹部往下亲吻。随着那酥麻的感受,她双脚不自觉的
    张开着。
    「别管他,」贾丝珀边亲着边说,「他太幼稚了。」她跪在地上,脸埋进凯
    莉安的大腿之间,「而妳呢,好美好美呢…」
    凯莉安身体像是触电样抽了下,「噢!」眼睛彷彿受到刺激样眨着,
    「噢?…贾丝珀!」
    看着这两个女孩动情的亲热着,谭美感到浑身发烫。她伸进洋装裡搓揉着自
    己的胸脯,而另隻手则沿着裙边进去爱抚着自己的蜜穴。在隔间内,被热烈的
    舔弄着的凯莉安眼睛闭着,激烈地揉着捏着自己的乳头。她咬着下唇不想发出声
    音,但在高潮时仍然忍不住叫了出来,身体像是突然失去力气样差点倒在贾丝
    珀身上。
    谭美被眼前的春色吸引得目不转睛,手又动得快了。希望那两个女孩没有
    听到她喘气的声音。
    两个女孩又拥抱了起来,身体还热着。她们吻得又长又深,双手撩拨着对方
    的慾望,身体紧紧的靠在起让两对乳房互相挤压着。
    现在隔间裡只听得到呻吟与娇喘的声音了。这时凯莉安半坐半靠地在马桶座
    椅上,贾丝珀转过身,迫不即待地拉下拉鍊,脱着她身上的白色紧身短裤,露出
    被紫色连身裤袜中修剪乾淨的美穴。她双手扶着牆踮起脚尖,凌乱的金色髮丝垂
    落在身上,任由弯着腰的凯莉安用舌头舔着、挑逗着她。
    在隔间外的谭美快要达到高潮了。她的手毫无羞耻的摸着自己,头靠着门边
    的缝隙,让双手都能空出来爱抚自己。随着手上的动作,她感觉到金属门下
    下地压着自己的额头。
    突然间她高潮了,接连令人失去理智的快感彷彿撞击着自己的身体深处,让
    人目眩神迷。她情不自禁的大声叫了出声,然后倒向门前,门锁居然也就这么被
    撞开了。谭美阵踉跄,正好与隔间裡正在缠绵的两个女人碰在起。
    「我的天啊!」她羞死地叫着,还有隻手正在裙子裡来不及拿出来呢。
    贾丝珀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惊讶着。「谭美…」她很快便反应过来,
    小声地说:「…起来吧!」双手便伸着去爱抚她。
    虽说间隔间对三个女生来说是小了点,但也还是可以的。
    第十三週
    「女士们,我想到今天,我们这堂课就结束了,」哈特曼教授说着,「我想
    我们这学期学了不少。我在办公室外贴了张时间登记表,别忘了选个你方便的
    时间来进行口试。」
    他看着面前这八个年轻的女人,挤在教室的第排,如痴如醉、充满崇拜地
    盯着他看。谭美不是很确定其他几个消失的女孩怎么了。她听说有个同学因为
    妨碍风化,穿着过于暴露地在个商场到处勾引中老年男子而被抓了。那女孩被
    抓的时候只穿着件鲜红色的风衣及高跟鞋,其他什么都没穿。那天还是商场举
    办的老人日。
    「在大家走之前,还有件事情要跟大家说。」哈特曼教授说,「各位都知
    道,我这学期结束就要正式退休了。不过我还正在进行些与学习相关的重要研
    究,而我希望在退休之后还能继续进行。我会需要几位助手来帮忙,偶尔也可能
    充当实验对象。该有的补助是不会少的。」
    他扫视着他班上剩下的学生,那八名打扮得像模特儿样的性感年轻女人近
    乎迷醉的,专注地听着他所说的每字每句。
    「由于班上各位同学们都很投入这个课程,所以我决定先把这个研究助理的
    机会优先给你们,有谁有兴趣吗?」
    几乎在他说完的当下,所有八个女生齐兴奋的喊着自愿要加入。丰满的棕
    髮女生激动的挥着手,完全没注意到胸罩的边肩带都掉了下来。
    「噢,我、我、我……选我!」另位穿着高跟鞋的苗条金髮女孩叫着。
    谭美与卡拉当然也报名了,因为这样就可以跟她们最喜欢的教授有的相
    处时间呢。
    教授花了点时间让她们冷静下来。「好好好,我必须说我很高兴看到大家
    这么热情。但话虽这么说,我没办法次雇用所有的人。」他稍稍停顿,想了
    下。
    「这样好了。我会选出这门课表现最好的三个学生来当我的研究助理,而其
    他同学如果希望能参与,嗯…我的实验总还是会需要受试者的。我会根据口试的
    状况来给各位评比。这样如何?」
    大家都很高兴得答应着。
    谭美坐在哈特曼教授办公室外的椅子上,有点紧张。她比口试表定的时间还
    早到了几分钟。她从包包裡掏出化妆镜检查着自己的髮型与脸上的妆。她知道她
    看起来很美,因为整个早上她都在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这当然值得了,毕竟这不仅仅是个考试而已。谭美为了要拿到那暑期助理
    的职位,她下定决心定要好好的进行口试。
    她又仔细的打量起自己。紧身、深蓝色的洋装像是为了她量身打造的样,
    特别显露着她胴体动人的曲线,而裙子也短得像是随时都要走光了样。她套着
    款带着细緻花纹的深蓝色丝袜,以及双到小腿高度、厚底,鞋跟非常高的黑
    色短靴。
    从在校园内走动时所吸引到的目光来看,她相当确定她今天穿得很吸引人。
    她希望教授也这么觉得。
    在哈特曼教授从办公室中探了头出来时,她几乎要跳了起来。
    「好了,谭美,接下来换你了。」他乐呵的说着,露出厚重白色的鬍子下的
    笑容。他毫不掩饰的扫视她的娇小的身体,视线在蕾丝丝袜上停留了阵,然后
    消失在她洋装裙底。谭美第次注意到他的裤裆上隆起着。她特意缓慢的放下原
    本交叉着的腿。
    教授将头缩回去,让门就这样开着。谭美没有马上跟着进去,而是再拿出镜
    子与化妆品再好好的在她的唇上加上层酒红色的口红。毕竟这是场”口”试嘛,
    她边想边走进办公室。她已经决定好了,定要给哈特曼教授这辈子有过最好的”口”试。
    她期待地舔了舔她的唇。
    (完)
    【心控奇趣翻译集】口试
    -
    【心控奇趣翻译集】口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