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风波(05-06)

字数:12726   加入书签

A+A-

    校园风波 作者:星峰鳕鱼
    校园风波(05-06)
    校园风波 作者:星峰鳕鱼
    校园风波(05-06)
    【五】
    王璐已经再用不上力气了,被蹂躏过的酮体软软的贴在冰冷的地板上,旁
    的孙凯悦却极其活跃的试图发出响动,可刚动了下,自己的尾骨处便了柄
    像刀样的坚硬物体,沿着臀缝向下滑动。
    与身体敏感部位接触的力度越来越重,好像是要从那里划开牛仔裤,纵切下
    去。
    异样的触觉使她全身上下起了层的鸡皮疙瘩,恐惧感骤然袭上心头,股
    急促的尿意突然涌入膀胱。
    她不再敢动,只希望自己的安静可以让那东西离自己远点。
    李洪瑞拎着兜子外卖进了屋,看到朗逸轩抵在孙凯悦屁股上的刀,就明白
    是怎么回事了。
    「你傻逼吧,指望个送外卖的来救你?」
    李洪瑞从朗逸轩手里接过水果刀,恶作剧般的翻转过来用刀柄对着她,用力
    的朝女生并紧的两腿间的空隙捅了下。
    孙凯悦的表现却很奇怪,闷哼声过后,竟供起了屁股,用大腿根的力量紧
    紧的夹住了刀柄,李洪瑞时还没能把它抽出来。
    「干嘛?喜欢被刀干?」
    这个时候朗逸轩递过来张纸条,上面写了个尿字。
    「哈哈哈,原来是想尿了」
    李洪瑞看了字条,不禁也笑出了声。
    毕竟这些生理特征还是女孩子间才相互了解,但他还是拔出了刀。
    骤然抽离的刀柄,就像防止洪水决堤的堤坝,旦崩塌,山洪顷刻来袭。
    孙凯悦已经足够用力的在收缩着尿道口的肌肉,即便那里是那么的脆弱。
    在最后还是因用力过度而失去了括约肌的紧绷感,小股尿流率先突破了这
    道隘口,随后大股大股的生力军便发不可收拾,相继奔涌而出。
    湿热的尿液浸透了贴身的内裤后,边像大江大河的支流样,沿着贴身的裤
    腿,四散流去。
    孙凯悦最后还是放下了挺翘的屁股,任凭尿液喷涌而出,被绳子捆住的双腿
    ,只能被动的变为尿液流经的河床,空气中弥漫着股浓重的尿骚味,骚味中似
    乎混杂着芬芳的香味,使闻到这个味道的李洪瑞异常亢奋。
    此时他像是只急于配种的公狗,十分粗暴的扒掉了孙凯悦的裤子,再用
    水果刀切开捆住女生双脚的麻绳,便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扶着已经硬挺的阳具
    ,掰开女生两腿间的肉缝,借着尿液的润滑,个勐子,便尽根到底。
    「唔……」
    少女的肉穴里渐渐的开始有湿滑的白带附着在李洪瑞的阳具上,继而便也分
    不清哪些是爱液,哪些是尿液了。
    自从那天和朗逸轩的无套做爱后,李洪瑞便深深的爱上了这种酥酥麻麻的感
    觉。
    何况现在还不是正常的做爱,他正在强奸个刚刚尿失禁过的女孩。
    他很快就射了精,就像那次样。
    阴茎抽离女体后,依旧软哒哒的留着残精,本就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又了
    股挥之不去的腥臭味。
    李洪瑞没再用绳子捆住她的脚,料想这个刚刚被强暴过得少女也再没力气逃
    跑了,回手反锁了门,就在床上和朗逸轩起吃起了外卖。
    俩人点了两份盖饭,折腾了个午后,确实也都饿的狠了,吃起东西来,不
    觉狼吞虎咽,啧啧有声。
    不到刻钟的时间,饭盒里就只剩下些许带着油汤的米饭了。
    李洪瑞才起身打算把饭盒扔到门口,就被把朗逸轩拉住。
    她用眼神撇了撇爬在地上纹丝不动的王璐还有下身还在流着白精,正光着屁
    股狼狈的躺在水泥地面的孙凯悦。
    李洪瑞下子就心领神会的明白了过来,抓起自己吃剩了的那份盒饭走向孙
    凯悦。
    女生个激灵的抖擞了下,心脏的跳动声伴随着渐渐走近自己的脚步声,
    刚刚身体恐怖的撕裂感还记忆犹新,持续的阵痛从耻骨直蔓延到腹腔,恢复自
    由的双腿却点帮不到自己,此时此刻竟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准备吃饭吧!」
    李洪瑞将那副黑色头套向上稍稍折了折,便只露出了孙凯悦的被透明胶带封
    死了的嘴。
    两片嘴唇紧紧的粘迭在了起,呈现明显缺水的暗红色,透过透明胶,甚至
    可以看到嘴唇干裂的迹象。
    「撕拉…」
    随着李洪瑞毫不怜香惜玉的撕扯,胶带顺利的被撕扯了下来,连带着少女干
    裂成皮的唇肉,起被撕了下来,暗红色的血珠就像鱼吐出来的水泡样冒了出
    来。
    由于填满口腔的内裤,她除了明显痛苦的呜呜呜的叫声,也发不出其他的声
    音。
    「嘘…」
    李洪瑞手捏开了孙凯悦的嘴,另只手却抄起了那把并不算锋利的水果刀
    ,这次直接用刀背抵住了她下体的嫩肉,划过刚刚还不受控制的尿道口,那里
    似乎还蕴藏了几滴残尿,稍用力便有几滴尿从那里流出来,弄湿水果刀的刀面。
    当刀子再向上,划过包皮包裹着的阴蒂时,孙凯悦便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体。
    「听话,我喂你什么,你就吃什么」
    说着,他放下水果刀,捏开孙凯悦干裂的嘴唇,抽出嘴里面黑色的平角裤。
    那条内裤早已经吸干了她口腔里的唾液,从她嘴里拿出来的时候,无论是裆
    部还是裤腰,都已被被温热的口水浸润了遍。
    「水,要喝水…」
    递到嘴里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口米饭。
    冰凉的刀背再次玩弄起了孙凯悦的阴蒂,不寒而栗的恐惧迫使她不得不咽下
    嘴里的饭。
    接二连三的白米饭口口的生生把个口干舌燥的少女喂了个饱。
    边的朗逸轩也是绕有兴致的学起了李洪瑞口口的喂着趴在地上的班长。
    相比之下,王璐要识趣的,此行的目的是要收回销毁那个视频,从这个情
    况,她认为这个男人无非是想借着视频做番文章,达到自己变态的占有欲,所
    以并不想为此而再做挣扎,以免无味的受到伤害,即便才刚刚经历了可怕的肛
    奸,菊穴里不时会流出黏煳煳的液体,不想再受到大的伤害,充分配合也许是
    唯的途径。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他们在就买下了个月的vpn会员,那部视频通过
    境外服务器,早已获得了超过两万的浏览量。
    李洪瑞注册的色情网账号也因此升级为了金卡会员。
    李洪瑞还是仁慈的用喝光了的饮料瓶,接了瓶自来水,打算给两个人喝下
    去。
    孙凯悦喝了几口锈味儿浓重的生水后,便已经可以缓解口渴,但余的凉水
    还是不间断的灌进肚子里,不仅胃里涨得难受,几次还差点呕出来,直到喝光了
    瓶里的水,李洪瑞才撤下那个塑料瓶,回身又用同样的方式去喂王璐。
    【六】
    「我得回去啦!」
    当晚9点,两个人深情接吻告了别,朗逸轩依旧按时按点回家去了,看不出
    情绪上的波动。
    李洪瑞简单归置了下三个人。
    孙凯悦尿湿了的裤子被原封不动的穿了回去,重新捆好了手脚,变被扔在了
    边。
    男朋友阿成正吃力的蠕动着蝉蛹般的身体,却被李洪瑞脚踢翻。
    阿成的个头起码要比李洪瑞高出5公分,可天有不测风云,敌在暗,我在明
    ,就难免被暗算了。
    尿湿的裤子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下体还不停的有粘稠的液体向外流着,脚上
    还穿着那双被雨水浸泡过的运动鞋,其他的地方也正被又黏又热的汗水侵蚀着,
    通体的麻痒宛如置身蚁穴。
    这究竟是不是场噩梦,又是谁正在对自己做着下流又恶毒的勾当。
    孙凯悦无比想念的是自己的家,这个时候正应该洗个舒爽的热水澡,吹着柔
    和的空调,上着网,吃着爸爸买回来的西瓜。
    想到这些,泪水刷的下便夺眶而出,可却连哭闹的能力都被剥夺了,那条
    肮脏的内裤,又被塞回了自己的嘴里,只能任凭咸咸的泪水流过嘴角,打湿头罩。
    「唔……唔」
    室内传来了阵急促的闷哼声,光从音色上就可以辨认出,这是孙凯悦的男
    朋友阿成。
    李洪瑞用刀子割开了捆住阿成手脚的绳子,得自由的他,便立刻挣扎着试
    图起来,李洪瑞哪里给他这个机会,脚正好踢在了他的牛仔裤裆上,阿成就
    像只刚刚泄了气的皮球,凝聚的力气瞬间化于无形,双腿夹紧蜷缩着躺倒在地上。
    「你俩做过少回!」
    李洪瑞很喜欢这种凌辱性的对话,看着地上动不动的阿成屈辱着蜷缩起身
    子,下面的阳具便又硬了起来。
    虽然他对男人没兴趣,但说道虐待,似乎也可以无分男女,尤其是现在可以
    有机会让对恩爱的小情侣起受虐,这又让他想起几部曾经看过的带剧情的岛
    国电影。
    「唔……」
    又是脚,这脚看上去没有上回重,却恰恰踢中他的阴囊「你耳朵他妈
    的聋,问你两个小逼做过少回了。不会她妈的点几下头吗」
    阿成还没来及反应,又是脚跟着便踢了过去「唔唔唔……」
    孙凯悦支支吾吾的,也不清楚要表达什么,到时阿成很利索的点了三下头。
    「哦,才做三次咯!难怪逼还是不错的」
    说着李洪瑞同样撕开了阿成嘴上的透明胶带,从取出那条湿热的裤衩。
    「说说你们都是怎么做的,要有细节。从第次开始说吧。」
    李洪瑞脸坏笑的等着听他讲故事,为了防止他不听话,还顺带着又照着他
    的裤裆踢了脚。
    「唔唔唔……」
    旁的孙凯悦急的眼泪刷刷的流,这种羞耻的事情,怎么能这样讲给别人听。
    「我说,我说」
    阿成实在挨不过这样的打击,现在只觉得小肚子阵翻江倒海,有股气在
    里面乱窜。
    以后要走的路还长着呢,可不能这样就被踢成个残疾。
    「第次……我们是在外面,我……」
    阿成回头看了看泪眼汪汪的孙凯悦,便打住讲不下去了「说啊,你怎么了,
    妈的讲清楚,你个废物玩意,不听话就把你拿东西拿刀割掉」
    李洪瑞拿着小刀轻轻顶了顶他的裤裆。
    「我带她去公园散步,然后在个休息的小石椅上,和她接吻……就摸了她
    的胸」
    「摸着怎么样,感觉爽吗,硬了吗」
    「嗯啊,硬」
    阿成抬头看了脸上已经分不清鼻涕还是泪的孙凯悦。
    「硬了……然后我就试图把手从她领子里伸进去,她没有阻挡,就直接摸到
    了乳房,还有……捏了乳头」
    李洪瑞就坐在床上,听阿成讲他与孙凯悦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此时此刻的
    他,俨然就像是个主宰万物命运的上帝。
    「然后试图摸她的下面」
    讲到这里,阿成两眼放光,分开的两腿间又顶起了蒙古包,把牛仔裤崩的紧
    紧的。
    「她穿的牛仔裤还算宽松,只是系了条腰带,时打不开,只能隔着裤裆捏
    捏,那里很软,就像团棉花,但是分辨不清轮廓。」
    「那她呢,她做什么了」
    李洪瑞向孙凯悦那边拱了拱头。
    「她说我好坏,然后,就想用手阻止我,再去摸她那里。我就用手很捏她的
    乳头,她嘤嘤的叫,又想阻止我继续摸她的胸。」
    「就这样,我们来回的进攻和防御。」
    「你湿了吗」
    很意外的,李洪瑞转身回过头去问孙凯悦这种问题。
    「湿了就点个头,没湿就摇个头」
    还没从男朋友屈服的行径中缓过神来的少女,好会儿才听懂这个人在问什
    么。
    她想了想,那次确实是有些湿了,可是这种问题怎么可以这样直愣愣的被
    陌生人问询呢,无论点头还是摇头,都是要被嘲弄的,所以他还是选择了无视和
    沉默。
    「闭好嘴,不许喊」
    李洪瑞脚踏上了阿成的裤裆,对于女生的无视,他感到相当的气愤,却又
    无可奈何,不知道该怎么让她表达出被羞辱的情态,只好让身为其男友的阿成,
    再吃次苦头。
    「她湿了,湿了,碰就会湿的,我发誓。」
    不敢喊叫的阿成,只能急促着略带哭腔的讨好脚的主人,祈求他的饶恕。
    「呜呜呜……」
    听到阿成的话,孙凯悦心中原已崩溃的悲愤和羞耻的情绪,下子被崩到了
    顶点,如果可以,她现在已经在嚎啕大哭了。
    「讲什么……哦哦,那讲第二次?」
    阿成的大脑有些空白,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恍然大悟般的拼命开动
    头脑中存储的记忆,还要试图把那件隐秘的性事描绘的加逼真,能打动这个
    主宰自己身体的变态。
    「第二次,我就去了她家里。那天刚好她家里没人,他只穿了件黄色的连
    衣裙。顺着窗户,她就向我招手。看到这,我就很兴奋,毕竟,连衣裙不像牛仔
    裤,这样,应该很轻易的就能看到她的身子。」
    阿成停了停,很显然,自己的描述让李洪瑞很兴奋,从声音上分辨,他应该
    是正在猥亵自己的女朋友。
    李洪瑞就像在摆弄个洋娃娃,很粗暴的,把就将孙凯悦下身所有的裤子
    全部褪到了膝盖的位置,让她面朝下,翘起雪白粉嫩的屁股。
    在少女的两腿间依旧散发着尿液的骚味。
    李洪瑞将手指划过有些汗湿的臀沟,在肛门那里稍作停留,就借着有些泥泞
    的汗水,将手指硬生生挤了进去。
    「继续啊!」
    身下的少女持续从嗓子里发出沉闷的哼声,被陌生人突然侵占的后门正辛苦
    的做着排异的反应。
    「我进了家门,就把抱住了她,接吻会儿,就把凯悦推倒在了床上。我
    不敢松开吻住她的嘴,生怕她出声阻止我。就这样,在床上,边接吻,边撩
    起她的裙子。」
    李洪瑞正兴致勃勃的扣着孙凯悦的屁眼,肠道里面并不像阴道那么湿,手指
    上那层湿粘的汗液早已经被肠壁吸干,剩下的只是手指与肠道干涩的摩擦,当陷
    入肛门的中指没过三分之二后,肠道的方向边发生了改变,李洪瑞用力,便将
    整个手指都插了进去。
    很兴奋的,他在弯曲肠道的入口附近,摸到了块凸起的异物,他猜测那
    定是残留在肠壁上的粪便,并且试图把它扣出来。
    「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条橘黄色的三角内裤,内裤上面有些发潮,
    我就直接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嗯,她的逼缝里,那里面又湿又热,整个小逼都
    黏黏的,我知道挣扎和叫喊都是假的,就在逼里面抽动着自己的手指。」
    过于紧窄的肠道里,手指很难做出弯曲的动作,那块凸起来的粪便,就不停
    的在手指的搓动下,滑来滑去。
    孙凯悦感知着身体的变化,清楚这个人的目的后,便开始明显加大挣脱的力
    度,只是5斤体重下挣扎是那样的苍白无力,被人强行用手指把大便从肠道
    深处生生抠出来,这会是么恶心而又滑稽的行为,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也让他
    们都没什么心思再去听阿成绘声绘色的陈述了。
    阿成经过慎重考虑过后,还是决定选择用逼和屁眼这些侮辱性的词汇来代替
    女朋友的生殖器。
    接下来的时间里,目不见物的阿成便放开了胆子,将如何把玩和欣赏女朋友
    粉嫩性器的过程描述了遍。
    经过番不屑的努力,李洪瑞终于把块手指肚大小的黑黄色粪便从孙凯悦
    的屁眼里扣了出来。
    用尽浑身力气反抗的女生正光着屁股趴在地上,即便嘴里发不出声音,从鼻
    子里,也可以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她真的尽力去组织这种恶心事情的发生,但却
    发现,自身的力量是那样的弱小不堪。
    刚巧,阿成正讲着自己怎么把孙凯悦压在身下,把鼻子埋进了她的的屁股缝。
    也许那天她刚刚大便不久,从干涩的屁股洞里面散发出来的,是股恶臭
    的粪便味道。
    他略微屏住了呼吸,伸出舌头便开始舔起她的屁眼来。
    「这是什么?」
    李洪瑞把那颗形状不规则的粪球送进了阿成的嘴里,兴致勃勃抠出来的粪便
    ,竞连他自己也觉得很恶心。
    「这是你女朋友的屎。吃下去吧。」
    阿成当然知道这是屎,只是听到屎的主人后,还是略微震了震,这味道比起
    那天在她家里闻到的屁眼味,还要恶心好,差点就口酸水把胃里的东西都
    吐出来,但为了避免吃苦头,他还是艰难的把那块粪球咽了下去。
    校园风波(05-06)
    -
    校园风波(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