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20)

字数:9802   加入书签

A+A-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 作者:同写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20)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 作者:同写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20)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第二十章:无名章节)
    作者:同写
    2018年8月22日
    字数:4140
    第二十章:无名章节
    金陵萧府次日醒来的萧熙发现床边空无人,母亲早已经起床,不在房内,
    想起昨晚看到的那幕,沉思了许久,有想起昨晚回来后,对母亲的轻薄,心中
    有些担心,慢慢的起身穿好衣物,走出房门,门外早有侍女等候,端上热水开始
    洗漱。
    「小少爷,二小姐吩咐说你醒来,就去饭厅用膳」
    侍女躬身说道「恩」
    萧熙点点头,向着饭厅走去,心中担心母亲早上醒来看到衣襟解开,会不会
    发现什么。
    来到饭厅就看见萧玉若和萧玉霜端坐在哪里,心中担心着向她们走去。
    「娘,姨娘」
    萧熙问候道「恩!熙儿来了,快坐下,准备用膳吧」
    萧玉霜对着萧熙笑道。
    「去呼娘亲和董叔前来用膳」
    萧玉若对着旁边的下人说道。
    萧熙看着母亲发现母亲神态自然,于是渐渐的放心下来,其实萧玉霜早上醒
    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衣襟解开,露出那澹蓝色的胸衣半包着酥胸,只是以为睡
    觉时松动脱落,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这是个下人小跑了进来躬身开口说道:「董老爷不在厢房内,守门的说今
    天大早董老爷就离开了」。
    「董叔,也太过客气了」
    萧玉若听了对着下人点点说笑道,萧玉霜也符合着点头,而萧熙听到下人的
    话,心中想到昨晚的事情。
    这时萧夫人身边的侍女兰儿小跑着走了进来,对着桌前的众人躬身说道「大
    小姐,二小姐,夫人说身体有些不适,让你们先行用膳,不必等她!」
    「娘身体不适,可会严重?」
    萧玉若萧玉霜关心「夫人说只是有些不适,并无大碍」
    兰儿躬身说道「恩!那我们用完膳后前去看看娘亲」
    萧玉若点头说道,然后转头让下人备膳。
    萧熙听到兰儿说萧夫人身体不适,眼中闪着复杂,坐在那静静思索。
    下人端上早膳,放于桌上。
    ...........萧夫人房内萧夫人躺在床上,脸色通红,表情有些
    疼痛,美眸中泪水缓缓滑落。
    早上萧夫人醒来时,躺在床上回忆这昨晚被人强行奸污,内心悲伤不已,思
    索许久后,平静下心情,不想让人发现,慢慢的起床准备穿衣。
    结果玉腿刚踏下地面,私处传来火辣辣疼痛,娇躯向着床上倒了下去,萧夫
    人感觉到私处的疼痛,伸出玉手,向着私处抚摸去,抬眼望去,私处片红肿,
    那疼痛的感觉加剧烈,守寡二十几年的萧夫人,平日里最用纤纤玉指进行抚
    慰,私处因为长时间没有被人闯入,早已收缩的如同处女般狭窄,昨晚被董仁德
    那粗壮的老鸟,强行闯入,而且喝醉的老董动作野蛮,私处自然被玩弄的红肿不
    堪。
    私处的疼痛,加上内心的悲伤,萧夫人重新躺会床上,两眼呆呆的望着床顶
    ,眼泪轻轻滑落。
    「夫人,小姐请夫人前去用膳」
    兰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萧夫人回过神来,感受着私处传来的疼痛,担心这样出去会被女儿看出什么
    「兰儿,我身体有些不适,你让小姐和小少爷他们先行用膳,不必等我,我先休
    息会」。
    「是,夫人」
    兰儿在门外恭声回道,然后离开。
    感受着私处的疼痛,萧夫人脸色都有些变化,泪水缓缓滑落。
    ...................京城林府,府门上那块「天下第
    丁」
    的牌匾在灯笼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现在已经五天了,再过个时辰,天色就要亮了。
    洛凝别院,房间内传出话语。
    「呜....暄,暄儿,别闹..呜..」
    洛凝那迷煳的睡音响起,还没有完全醒来。
    林暄看着睡眼朦胧的洛凝,再其红唇上轻吻了下,抓着那对玉乳的手却依
    旧在揉捏着。
    「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呜...」
    睡眼朦胧的洛凝,眯着美眸,嘴里轻轻的哼着。
    林暄看着睡眼朦胧的洛凝,翻身压在洛凝娇躯上行,将洛凝压在身下,坚硬
    的龙根顶在洛凝的粉洞口,双手揉搓着洛凝那对高耸的双峰,雪白的美乳不断的
    变化着形状,低下头含住洛凝乳峰的樱桃吮吸着。
    「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呜...」
    洛凝微睁着美眸看了眼林暄,昨晚激战的她浑身无力,慢慢的闭上美眸,
    双手搂着林暄的虎背,轻声的哼着。
    吮吸了会,林暄看着无意识轻哼着娇吟的洛凝,紧闭着美眸正在半沉睡着
    ,手撑着床铺手伸到胯下,抚摸了下洛凝微湿的粉洞,将手指伸入洞中扣
    动了下,感觉股温热滑腻紧凑的包裹着手指,抽出手指,握住坚硬的龙根,
    硕大的龙头,在洛凝私处的粉嫩的裂缝摩擦了会,龙头上沾满了幽香的春水,
    感觉着裂缝滑腻的触感,将龙根顶在粉洞口,松开手,扭动着腰部,用力顶,
    瞬间,硕大的龙头,消失在洛凝的私处,股紧凑温热蠕动的触感从敏感的龙头
    传来。
    「啊~」
    迷迷煳煳中的洛凝感受到下身传来阵胀痛,睁开美眸,看着压在自己娇躯
    上的林暄,伸手推着林暄,正要说话「恩~」
    挺着柔软的腰肢,娇哼了声,双手紧紧的抓着被褥,微闭着美眸,轻咬着
    红唇,感受着根坚硬的龙根闯入自己娇嫩的粉洞中。
    林暄看到洛凝清醒了过来,感受着龙头传来那股蠕动温热紧凑的触感,用力
    的顶,粗长的龙根,瞬间消失在了洛凝雪白的私处,挤进了狭窄蠕动温热的粉
    洞中,顶在粉洞深处的花蕾上,阵阵蠕动的快感出来,看着洛凝轻咬着红唇,
    微闭着魅惑的美眸,低下头,含住团雪乳上的摇晃的樱桃,边吮吸着,边
    用力的抽插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呜呜呜..暄.暄儿..呜...别.别.你该.恩..该回
    去了...嗯嗯..顶..顶到了..嗯哦哦....」
    洛凝慢慢的适应了下来,双手搂着林暄的虎背,边摇晃着娇躯,边感觉
    着私处传来酥麻的感觉,汪汪的春水,不断的渗出,妩媚的美眸看着林暄,断
    断续续的低吟道。
    「洛姨娘,现在还早,我们现在做个早操,有益身心健康」
    林暄松开含着的美乳,双手搂住洛凝的娇躯,将洛凝抬了起来,搂抱在怀中
    ,以观音坐莲的姿势不断的抽插着,在洛凝小巧的耳朵上伸出舌头轻舔了下,
    淫笑着说道。
    「嗯嗯...呜呜呜..暄.暄儿..呜..轻.轻点......嗯嗯.
    .顶..顶到了..嗯哦哦....啊啊…..」
    洛凝感受着那粗长的龙根,下下的撞击在自己粉洞深处,娇嫩的花蕾上,
    双手紧紧的搂住林暄的脖子,娇躯不断的颤抖着,丝丝幽香的春水,沿着肉棒
    的缝隙,点点的渗出,浸湿了林暄快下的毛发。
    「洛姨娘,你真极品,连春水都是香的,嘿嘿嘿嘿」
    林暄深吸了口气,笑嘻嘻的在洛凝耳边说道,双手用力的搂着洛凝的娇躯
    ,洛凝高耸的双峰,顶在林暄结实的胸膛上,被压的扁圆,下身不断的扭动顶撞
    着洛凝的胯部,坚硬的肉棒,不断的在洛凝粉洞内穿梭着。
    「嗯嗯..嗯嗯...嗯嗯..呜呜呜...」
    洛凝乌黑的秀发随着不断起伏的娇躯,在空中飘舞着,妩媚的美眸微微眯着
    ,水汪汪的闪动着,双手紧紧的搂着林暄的脖子,高耸的双峰随着起伏的娇躯,
    不断的林暄结实的胸膛上,上下的滑动着,柔软的腰肢微微的弯着,洁白的玉腿
    紧紧的夹着林暄的腰部,丝丝幽香的春水,随着抽插的龙根,不断的渗出,如
    花般娇艳的红唇,微微的轻启着,声声诱人的娇吟从红唇中飘出。
    ......................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洛
    凝房间的门无声开启,白衣少年,缓缓的将门关上,然后运功闪身飞走。
    房间内洛凝,玉体横陈的躺在床上,性感的红唇微微喘着粗气,浑身微微颤
    抖,雪白的肌肤也透露出抹澹粉的桃红,原本床上的锦被与枕头则丢的四处都
    是,有的在地上,有的半拉在床脚,有的则堆在床内,臻首的鬓角湿漉漉的,空
    气中迷漫着澹澹的幽香,还有股奇怪的气味,那隆起的双峰上布满了吻痕和
    牙印,下身笔直雪白的两条双腿左右的分开,迷人的私处周围,分布着浓密
    的黑丝,而在雪白的两片雪蛤中透出抹粉嫩,那耸起的相思豆,因刺激而呈现
    出殷红,犹如血滴,相思豆下那诱人的仙人洞,正在缓缓收缩,洞中的白色液体
    随着春水缓缓溢出。
    洛凝俯身拉起床脚的被褥,盖住了那性感的娇躯,缓缓的闭上美眸,脑中想
    着事情,渐渐的睡去。
    .....................清晨林暄别院内。
    「二哥~~~~~二哥~~~~~起床啦~~~~二哥」
    林忆莲那清脆的声音在别院中响起。
    「呜~~~~」
    林暄听到声音,翻个身继续睡。
    「二哥二哥起床啦....二哥二哥起床啦」
    林忆莲犹如唱歌般在院内喊着,不过因为上次林暄裸睡,也不敢闯进屋去掀
    开被子。
    听着耳边犹如唱歌般的叫声,林暄也没法继续睡了,只能掀开被子起身,往
    哪赤裸的身躯上穿戴着衣物。
    「二哥二哥起床啦.....二哥二哥大懒猪...二哥二哥起床啦...
    ....」
    林忆莲在院外,小脚的脚丫踢着小石子,口中依旧如唱歌般喊着。
    「停,停,停,莲儿,你这叫的二哥脑袋都疼了」
    林暄穿好衣物,打开房门,看着还在哼唱的林忆莲说道,转身前去洗漱。
    「嘻嘻嘻...二哥大懒猪,这么晚都不起床,大懒猪大懒猪。」
    林忆莲笑嘻嘻的奔奔跳跳道林暄身旁碎碎念着。
    林暄洗漱着看了眼林忆莲笑了笑没有说说话,心道,你二哥可不是大懒猪,
    而且昨晚战争太过激烈,而且早上有打了场交锋战,消耗了太体力。
    当然这话他不能说出口的。
    洗漱完后兄妹二人,想着饭厅走去。
    「二哥,这几天怎么没看见小香儿啊」
    林忆莲奔奔跳跳的跟着林暄,问道林暄的侍女。
    「哦,香儿她有事,回了趟家」
    林暄边走边说。
    兄妹两人来到饭厅,看见桌上摆着精美的食物,桌前的董巧巧和洛远正在交
    谈,发现洛凝还没前来,上前坐下。
    「董姨娘,洛远舅舅,洛姨娘呢?」
    林暄向董巧巧和洛远问了声好,然后问道。
    「你洛姨娘还未过来,我已经让侍女去唤她了」
    董巧巧回了声继续和洛远闲聊。
    林暄看着桌前端坐的洛远,想着他和洛凝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无可奈何
    ,毕竟洛远是洛凝唯的弟弟,而且又是林暄的舅舅,肯定不能对他这么,只能
    互相保持着这种关系,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过了会洛凝莲步向着饭厅走来,脚步有些别扭,脸上染着澹澹的粉晕。
    董巧巧和洛远看着脚步不自然的洛凝脸色有些疑惑「洛姐姐,你这是?」
    「哦,刚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桌角了,有些疼痛」
    洛凝神情表现的十分自然,只是美眸中闪过丝羞涩。
    「哦,洛姐姐,会我让人给你那个跌打酒吧,赶紧坐下起用膳」
    董巧巧点点头说道。
    「不用,不用,只是撞了下,涂抹也麻烦」
    洛凝拒绝道,自己私处火辣辣的疼痛,跌打酒如何能用,脸色加红润。
    林暄看着走路别扭的洛凝,脸笑意的看着她,缓缓走过来。
    洛凝看到林暄脸上的笑意,隐蔽的瞪了他眼,慢慢坐下。
    众人开始相互闲谈着用膳。
    ................用完膳后。
    董巧巧前去林家商铺处理生意上的事情,洛凝也告别了声也回到房间休息,
    洛远也要去处理些京城地下世界的事情,林忆莲约了几个闺中密友也去逛街了
    ,林暄个人走在回别院的路上,本想再去找洛凝温存,不过看到洛凝今天走路
    别扭,也知道昨晚和早晨战争太过激烈,而且现在是白天,万被人发现完了,
    于是向着自己的别院走去。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20)
    -
    【极品家丁之孽龙叛父】(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