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梦·合欢铃(01)续

字数:7089   加入书签

A+A-

    绮梦·合欢铃 作者:誓生
    绮梦·合欢铃(01)续
    绮梦·合欢铃 作者:誓生
    绮梦·合欢铃(01)续
    字数:3438
    ()下
    沈霜兰已记不清上次听见这话是在什么时候,她惊愕地迅速回身,向后退了
    几步,皱眉问道「阁下是…?」
    「你觉得呢」
    黑衣人的冷笑未歇,握着合欢铃的手轻轻摇,那铃声再度响起。
    先前只是声铃响,便让她心绪久久难平,如今铃声绵绵不绝,沈霜兰感觉
    身体再不听她的使唤,她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似乎被人抽干了全身所有力气。
    「十五年未修焚情葬欲决,却还是对铃声没有任何抵抗吗?」她心中自语,
    只手撑着地,勉强扶住自己的身体,另只手抚在胸前,缓缓抬头看向黑衣人
    的脸。
    黑衣人亦在看着她的脸。
    两人目光相对,在各自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沈霜兰梳着头云鬓,发丝在冷风里轻摇,她的脸上未施粉黛,只用胭脂染
    了红唇,并着眉心点梅妆,眼光盈盈犹如秋水,因跪在地上微微仰头的缘故,
    她衣襟上方纤美的锁骨完全暴露了出来,还有抹白皙如玉嫩的出水的肌肤,任
    谁也想不到,她如今已是三十有六的年纪。
    黑衣人则是幅病恹恹的样子,他的脸极苍白,无丝血色,容貌却看起来
    很年轻。
    眼见沈霜兰软软地倒在地上,失去了反抗,黑衣人将摇铃的手停下,他的脸
    上露出满足的笑,转过手掌,摊开手心看着银铃。
    师父曾说过,合欢铃是种蛊术,焚情葬欲决的内力便是种在人身上的蛊,
    铃声动,那内力便不再受本人的控制,而要受持铃人的控制,他刚才试,的
    确如师父所说,玄妙异常。
    但他同时亦有些感叹道「师父握有这样的至宝,却为何最后输的塌糊涂呢?」
    听见此话,跪伏在地的沈霜兰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绝美的脸上勾起丝笑
    容,自嘲道「早先你在洛都引我前来,我就该想到的,原来你是他的徒弟」
    想到那个「他」,她的心里有些五味杂陈,昔年朝香宫的旧事转瞬便浮上眼
    前——笙歌笑语,剑光与血,时间让她不知今夕何夕。
    但她很快摇摇头,驱散杂念,接着问道「你既然是他的徒弟,这次来洛都是
    为他复仇而来的吧?」
    「没错」闻听此话,面前带着股肃杀之气的黑衣人将目光重新移到沈霜兰
    身上,爽快答道「师父为了复仇心心念念十五年,到死也没完成,我是他的徒弟,
    自然应当替他完成,而首先,就从你这位叛徒开始,名正又言顺」
    原来,他已经死了,沈霜兰无声叹,却见黑衣人从袖子里掏出把短剑,
    清冷剑锋的寒光在院子里瞬间亮起,闪即逝。
    沈霜兰并没有因为黑衣人亮出的短剑而变得慌乱,她平静道「我能帮你」
    「我不需要人帮」黑衣人不假思索,口回绝,往前踏出步。
    「没有我,你杀不了南宫霄」
    「这世上,没我杀不掉的人,何况,我还有合欢铃」
    黑衣人鬼魅笑,举起手中的银铃,沈霜兰却浅笑着摇摇头。
    「你的师父也有合欢铃,而且,他的铃奴遍及天下,却还是败了」
    黑衣人身形僵硬住,时默然。
    未几,他微微笑,又往前踏出步,剑锋的寒光跟随着他的脚步晃动,晃
    得人眼花缭乱,沈霜兰见自己的话未能打动黑衣人,深吸口气,仰着头缓缓闭
    上眼。
    十五年前,她在那杯酒中下了毒后,便知道此生大概不会有善终,只是她未
    想到,结局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黑衣人携着短剑走到沈霜兰面前,低头,凝视着那张精致的玉颜。
    玉颜淡漠,静如秋叶,仿佛早已看穿生死,黑衣人心想,她的确生的很美,
    早先在朝香宫的花名册中他曾看到师父在她名字后填注的评语,上面只有两个字
    ——极美。不过,他那时对这两个字缺乏直观的感受,今日见,方知是如何样
    子。
    他有点下不去手了,不过,这并非他不杀的理由。
    沈霜兰闭目等了许久,没有等到薄凉的剑锋划破脖颈的感觉,她于是悄悄睁
    开眼,眼前出现的却是黑衣人放大的面容,他的双眼还是那般森然的幽黑,如同
    吞没切情感的黑洞,见她睁眼,那张苍白面容渐渐浮现出丝笑意。
    他伸出手勾起沈霜兰的下巴,直直地盯着她,轻声道「兰奴,你怎么帮我,
    还有,我为何要信你?」
    沈霜兰勉强挤出丝笑意,不知为何,盯着那双漆黑的眸子,她心中的平静
    被悄然打破,她的声音绷得又细又紧,隐隐有些发颤「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黑衣人将手收回,起身来,个字个字道「我叫林羽青,朝香宫如今归
    我统领」
    黑衣人的眼睛离开,沈霜兰露出如释重负般的笑容「原是林宫主,宫主手握
    着合欢铃,掌控着奴家的生死,还不知为何信我吗?」
    林羽青冷笑「你先前说过,我师父也有合欢铃」
    沈霜兰的笑容时间凝固在脸上,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笑容褪去,叹了口
    气「还不是因为嘉儿」
    林羽青挑眉,他不知这嘉儿是何人。
    沈霜兰语气幽幽,接着又道「嘉儿是我和南宫霄所生的儿子,我背叛宫主后,
    南宫霄将我收为妾室,后来,我又替他生了个儿子,就是嘉儿,我生孤苦,因
    为这副容貌受尽了许委屈,有了嘉儿后,我把他看作比我的命还要重要,可南
    宫霄先前便有了正妻所生的两子女,我和我孩儿势单力薄总不免受她们欺负,
    这还是南宫霄在世之时,若等到南宫霄死了之后,我和我孩儿恐怕无立椎之地」
    「所以,这就是你帮我的理由,但我想知道的是,我该如何信你」林羽青打
    断她的话,冷冷地看着面前美妇。
    「宫主只要将焚情葬欲决的内力传入部分在嘉儿的体内,便可以用合欢铃
    控制他的生死,奴家就绝不敢背叛宫主了」沈霜兰的目光看向林羽青手中那枚的
    小巧的银铃,微笑道,这是她能博取面前青年信任的唯方法。
    「你真是个聪明人」林羽青皱眉细想了会,觉得这个提议似乎勉强可以接
    受。
    沈霜兰摇摇头,面色凄然「我算什么聪明人,不过是风中浮萍随风摇摆,想
    寻线生机而已,当日背叛老宫主实在也是有着说不出的苦衷,但愿宫主能够理
    解」
    「但愿不是今日这般的「苦衷」」林羽青嘲弄道。
    沈霜兰低下头,时默然。
    半晌,她又抬起头,眼里亮着光「到时杀了南宫霄,倘若…倘若宫主不嫌弃,
    可以将兰奴收归名下,那么,南宫家的家业尽归你所有,复兴朝香宫指日可待,
    而我和嘉儿只需能有处安稳之地即可,宫主,意下如何?」
    林羽青并没有立刻回她,他对面前美妇还缺乏足够的信任,但她是南宫霄的
    亲近之人,有着极高的利用价值,答应她似乎对复仇的计划有着极大的作用。
    于是想了会,他点点头「我答应你,不过,我对南宫霄的家业没有兴趣」
    越是美丽的女人越是危险,师父因此败亡,他不愿重蹈覆辙,杀了南宫霄后,
    他要让这女人离他越远越好。
    听见林羽青答应自己,沈霜兰面露惊喜「兰奴谢过宫主」而对于林羽青后半
    句所说,她心里却个字也不信。
    她知道,面前的青年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要取得信任,还需要费番功夫,
    到那时,她才能听到真心话,而听到真心话,才是博弈的起点。
    林羽青并不知道面前美妇所思所想,他正负手而立,若有所思地看着片衰
    败色彩的庭院,从庭前吹来的冷风迎面而过,吹得他的黑衣猎猎作响。
    凭心而问,他的心里还没有复兴朝香宫的想法,莫寒山上的那些年,他每日
    所想的不过是如何获得自由而已,他早已厌恶被人操纵的感觉,但手里拿着合欢
    铃,他不知不觉也变成了师父的那个角色,如果可以,他希望杀完南宫霄后便遁
    入江湖,自由自在的游览人世,享受只属于他的大好年华。
    但这做这切的前提,是先杀了南宫霄,林羽青回过神来,目光移向沈霜兰,
    问道「你该告诉我,你怎么能帮我杀死南宫霄了」
    沈霜兰沉吟了会,认真道「南宫霄习武已有三十载,武功早就出神入化,
    宫主…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是天道门门主,天道门内高手如云,宫主便是
    能杀了他,恐怕也难逃天道门的追杀」
    「这些,我都知道」林羽青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这几日他在洛都四处打探,
    对于敌我力量的对比早就有清醒的认识,所以才会选择沈霜兰作为破局点,而他
    此时隐隐有些感觉,自己这步,似乎走得极对,不过,还要看沈霜兰能说出什
    么惊世之见。
    「宫主唯可以倚仗的利器便是合欢铃,合欢铃除了能控人生死,还有蛊惑
    人心的能力,宫主可以依靠它在洛都搅起番足够大的风波,再从中浑水摸鱼,
    须知,天道门在洛都并非独大,还有千羽门和洛珈寺…」
    沈霜兰的席话说完,林羽青点点头,陷入沉思,他对这位前朝香宫叛徒的
    话极为认同,但计划的起点从何开始,他还没有想好。
    「我听说,千羽门门主新得把绝世神兵,近日将在洛都开办试剑大会,到
    时洛都会有大量武林人士前来,这是个制造乱局的好机会」
    林羽青心里动,脑中已经隐隐有了构想。
    绮梦·合欢铃(01)续
    -
    绮梦·合欢铃(01)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