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盗香录】第八章 冰火极乐

字数:14737   加入书签

A+A-

    作者:joker94756978日期:23102018字数:13639于老大不动声色地从怀里取出了四颗丹药-一蓝四红的神秘丹药。

    这丹药叫「冰火极乐丹」!乃「极乐正宗」的镇教三宝之一,共分为红色的「火极乐」以及蓝色的「冰极乐」两种颜色。

    「火极乐」是给男人用的,其功效是能在三个时辰里增强性交持久力以及有让男人阳具增长变粗的神效!而蓝色的「冰极乐」则是让女人用的,其药效是让女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大幅度提高寂寞空虚感,让女人觉得需要温暖…也就是说这「冰火极乐丹」最神妙之处就是吃了「冰极乐」的女人,在三个时辰里面会一直强制性的需要吃了「火极乐」的男人来慰籍。

    于老大悄悄地「火极乐」递给王小六以及老吴,接着三个色鬼就互相对看了彼此一番,然后就一起将「火极乐」吞下。

    「冰火极乐丹」的药性果然不同凡响!服用了之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于老大三人顿时觉得丹田就犹如被火焚烧一样,鸡巴都已经膨胀得不吐不快了,精神状态也到达了异常亢奋的境界,彷佛就觉得自己已经是无所不能的「神人」一样,什么道德伦理,什么因果报应之类的话,如今在于老大三人的心中已经成了废话。

    当人一舍弃了这些世俗的包袱,基本上已经就已经成为了野兽,现在这三头野兽不管是精神或者是肉体都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状态,完全没有了恐惧,没有了羞耻之心,心中就是像野兽一样,充满着征服「雌性猎物」的原始渴望,而现在这只「雌性猎物」正因为寂寞难耐而用着浴棒自慰中…而且已经高潮跌起得淫水狂喷,爽得忘记了今夕是何年,也爽得忘记了什么叫居安思危,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在危险之中,被「雄性野兽」盯住了…终于,「野兽」出手了!王小六与老吴常年跟着于老大一直在青楼窑子打滚,彼此之间老早就有了一起玩女人的默契。

    他们两人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既然这次「狩猎」是于老大提出来,那于老大就是这次的「主猎」,而他们则是属于「助猎」。

    「助猎」的任务就是要牵制着猎物的行动力,好让「主猎」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将猎物制服任其鱼肉。

    于是王小六与老吴两人趁着贞娘高潮跌起,淫水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贞娘还在娇喘着气回味着刚才手淫的潮韵时,各抓住贞娘的一个胳膊,以防她反抗!「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唔!」对王小六以及老吴突然间的偷袭,让因为激烈高潮后晃神中的贞娘花容失色!就在她想喊救命的时候,连「命」字都来不及说出口,就被第三个「猎人」用手捂住了她的檀口,而这个时候不是别人,正是三只色狼的首领-于老大。

    当于老大捂住了贞娘的嘴巴不让她开口呼救的时候,三个平日里一起玩弄女人的色中好友,非常有默契地一同在这个时刻将贞娘推向桶沿的另一边,顺势地将贞娘的身体架起来不让她有机会可以逃出他们三只色狼的魔掌!「呵呵呵…我们想干什么?当然是想「干」你了!至于说我们是谁?当然是要你爽翻天的人了,当你被我们爽过了之后,以后再也不用寂寞地在这个浴桶里用小木棒子玩自己了…要玩嘛,当然得玩真的「肉棒子」了,你说是不是呢?老板娘?」于老大一边捂住贞娘的嘴,一边淫邪至接近邪恶地向可怜的贞娘放着狠话,表明了自己今晚上是「肏」定贞娘了!「呜呜呜…」可怜的贞娘听见了于老大这番话,拼命地扭动着自己高大却又不失女人味的身躯表示自己的不同意…但一个女人再怎么「强大」,再怎么坚强刚毅,她终究还是个女人!是个「雌性」!「雌性」动物体质的先天条件永远都比不上「雄性」,这是自然的定律,是天道的法则!更何况贞娘现在面对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三个!试问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又如何在两个胳膊被牵制着的情况之下,能够比得上三个男人的蛮力?只见这时候的贞娘除了一双细长健美的白皙美腿一直在浴桶里制造水花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卜通…卜通…」浴桶里贞娘的美腿不停地舞动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水花,表示着自己的不服气,也表示着自己为了坚守着贞洁而奋斗着,但面对三个大男人的蛮力,贞娘的努力除了制造出一片有一片的水花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呵呵呵…小娘子你刚才还喊着要男人呢?现在男人出现了而且还是三个,你怎么又开始装起了烈女贞妇了呢?别再反抗我们了,也别再反抗自己的本性!你越是反抗,到了最后只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难堪的,到时候可别说我于老大没告诉你,哈哈哈哈…你就继续装,我就喜欢看女人装贞洁,装烈女!到了最后你们这种爱装的婊子还不是全部都抱着老子的大腿哭着求着老子肏你们寂寞空虚冷的骚逼穴!」贞娘的激烈反抗并没有让于老大三人打退堂鼓,反而引得于老大的一阵调侃…但其实贞娘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挣扎是徒劳无功的?贞娘比谁都清楚着,自己守寡多年的敏感肉体极需要男人的滋润…贞娘渴望男人吗?当然渴望!渴望得简直就是发疯似的朝思暮想着男人的爱抚,男人的挑逗,男人的热乎乎的大鸡巴…但想像终究是想像,当想象成为了现实,能不能够接受却又是另一回事了…尤其是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男人三妻四妾就叫风流,而女人同时有几个男人则是下流了;男人采花探蜜是有能耐,是被羡慕的,女人被征服肏爽则是淫娃荡妇,是下贱肮脏的…丢命事小,失节事大?这是孔夫子跟女人开得最大也最可恶的玩笑,更是压抑着女人的精神枷锁…贞娘就是这枷锁的受害者之一,而于老大三人则是解救贞娘的解锁人!此时,只见架着贞娘胳膊的老吴以及王小六各腾出了一只手揉捏起贞娘那一对硕大白皙的大肉包子,当贞娘的敏感肉包子被两匹豺狼玩弄的时候,一阵酥麻的触电感立马涌上心头,让她顿时觉得四肢无力,一股要命的酥麻感像万只蚂蚁缠绕着她寂寞的花房,也像千把刀子一样将她的世俗伦理观念割得支离破碎。

    「这两个贱男人好会玩弄女人的奶子,玩得人家的奶子都酥酥麻麻又肿肿胀胀,好生舒服爽快啊…不!我不能这么窝囊的,这么轻易地就被这三个色鬼得逞,我会被他们看不起的!若是如此轻易就范的话,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是淫娃荡妇,一定会将我跟青楼那些不三不四的婊子混为一谈…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我辛苦建立起的贞洁牌坊,不能就这样被这些人毁于一旦,我…今夜可以失身,但不可以丢了女人的颜面!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让他们认为我只是被强迫的…不是自愿的。

    」贞娘此刻已经动情了,但是由于介意着世俗的压力,就算她的肉体已经痒得让她快发疯了,她仍然是坚持着女人最后那一丁点无关紧要的矜持:生死事小,失节事大!她可以被强奸,但不可以接受自己享受这段被强奸的过程,这就是古时候女人的悲哀,也是身为寡妇的贞娘一个难以启齿的咒诅!「呵呵呵…都已经想男人的鸡巴想到连浴棒子也用上了,居然还敢在这里装贞洁?你就继续装吧,老子发誓不逗得你开口求肏,老子一辈子也不玩女人了!」御女无数的胖屠夫-王小六隐约地发觉到了贞娘的真实心意,于是加重火力地向他手中的贞娘其中一粒分量十足,皮薄馅多的美肉包子发动了攻势!只见贞娘右边的大肉包子在王小六肥厚多茧的大手用力的揉捏之下,不停地变化着模样,时而像肉饼,时而像白兔,时而像竹笋…「嗯…」贞娘突然间发出了一声闷哼。

    因为淫贱无耻的王小六突然往她柔软又脆弱的小奶头发动了攻势!只见王小六这只肥猪好像贞娘上辈子挖了他的祖坟一般,像报仇雪恨似的狠狠地将她的小奶头扭捏着,而且还好像生怕贞娘没感觉一样,将她的小奶头扯得长长的!就是这样一边扭捏,一边拉扯…可怜的贞娘一直不停地扭动着腰肢,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快乐…或者是两者都有?只是这时候的贞娘再也不像之前一样用一双美腿玉足舞动着水花,只是扭动着腰肢,看似挣扎,却又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而在一旁把玩着贞娘左边大肉包的老吴似乎领略到什么了,于是就依样画葫芦地开始重点攻击贞娘脆弱的小奶头,只是不同于王小六粗暴的拉扯,个性比较细腻的老吴是用两根手指头像撸管子一样,轻轻地上下撸动着贞娘已经兴奋不已的坚挺奶头。

    就是这样温柔体贴地上上下下,上上下下…偶尔也会小心翼翼地左左右右,左左右右…到了最后还会像做体操,夹着小奶头顺时针地转起了圈圈…「嗯…嗯…嗯…」左右的奶头同时承受着不同的待遇,不同的挑逗,产生了不同的快感,让早已经欲火中烧的贞娘早就忘记了初衷,忘记了抵抗,开始忘情地闷哼了起来,哪怕是檀口被于老大捂住了,但那闷哼声依旧是销魂荡魄,绕梁三日…「太会玩了…这两只贱狗实在太会玩女人的奶头了…酥酥麻麻的,让人家全身上下都发软了,怎么去抵抗嘛…罢了,罢了…不要抵抗了,不必再装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姑奶奶今天就认栽了…」两股快感的电流一直不停地冲击着贞娘,让她一双玉足不止放弃了抵抗,而且还像迎宾一般不自觉地张开得大大的,水蛇腰一直不停地扭动着,这次不再像欲拒还迎,反更像欲求不满…贞娘此时此刻不只是要,而是要更多,更美,更狠!「呵呵呵…看来时机成熟了!」贞娘的媚态被于老大看在眼里,知道是时候再进一步地摧毁女强人最后仅有的防备的时刻到了。

    其实要肏贞娘这样的寂寞寡妇对花丛老手-于老大而言并不是件难事…难就难在要让贞娘这种爱面子又强势的女人开口求肏讨饶,而偏偏不巧的是,于老大恰恰好有这样的嗜好,尤其是亲眼目睹了他的泼辣强势又会武功的飞贼娇妻-扈三娘,被三名乔装打扮成推拿师傅的「极乐正宗」的干部轮奸调教得哭爹喊娘的那种怂样,真的是让于老大大开了眼界,也从此断定了女人就是非得被肏成这种怂样才能称之为「采花」,才有资格称之为「征服」!就好比打猎一样,越凶勐的野兽,狩猎成功了才有成就感一样的道理。

    于是于老大也开始加入了挑逗贞娘的行列,只见他一边捂住贞娘的嘴,一边贼脸靠向了贞娘,伸出长长的蛇信舔了起来!美不胜收的肩膀、白皙粉嫩的脖子、艳丽的脸颊、敏感的耳垂,无一幸免地就是这样如入无人之境地来回的舔着…「嗯…唔…喔…啊…」贞娘的闷哼更加的缠绵、甜腻起来。

    本是捂住贞娘嘴巴的大手,更是在于老大舔弄了一阵之后,一手缓缓地离去,轻轻的摸了摸贞娘的下巴处,然后扣着往自己的方向转了过来。

    只见檀口重获自由的贞娘也没有放声呼救,任由于老大的蛇信随之缓缓的,从耳垂部位,舔着她桃红色的脸颊,随即卷往她的嘴角之处,然后徐徐的扫过她的红唇,接着,轻轻的咬了咬她的下唇。

    然后,于老大便将舌头伸进贞娘的嘴中,然后又轻舔嘴角,轻咬下唇,重复又重复地做着…贞娘在一开始,先是本能的闪了一下,或许是心底深处仍然知道,这男人此刻正在凌辱着自己…但是随着于老大的大手轻柔却是坚定的固定着贞娘的下巴,加上不断高涨的情欲冲击着贞娘的思考,让贞娘不禁心想:「既然已放纵身体追求那美妙的快感,那接个吻又有何妨呢?反正一个是污,两个也只是垢而已……」于是,在于老大第三次将舌头伸进贞娘檀口之中后,贞娘的俏脸转向了于老大的方向一些,双唇亦凑向于老

    大的臭嘴,与之热吻了起来!而当于老大的舌头从贞娘满是芬芳馥郁地檀口中退出时,贞娘那性感的红唇竟然有一点红舌,跟随而出,然后二人就那样的开着口,吐着舌,互相的舔着、卷着……想不到,刚刚还在拼死拼活抵抗的贞娘竟跟带头奸淫着自己的于老大舌吻了起来!而且竟然还不知羞耻的,在人家退出后,自己连舌头都追了出来!还一副深深陶醉其中的样子!连于老大自己也想不到,平时端庄可人而且八面玲珑的女强人,美艳而不失贞洁的俏寡妇-贞娘,骨子里竟是如此的淫荡!在自己以及两个狼友的联手开发之下,潜藏的欲望,竟可以燃烧的如此勐烈,使得一个顶着贞节牌坊的女人如此的堕落!就在两人互相的「舔舌」一番之后,于老大将一枚蓝色的「冰极乐」迅速地含在口里,再次吻了贞娘,这次于老大直接将贞娘的后脑勺架着扳向自己,王小六以及老吴则是识趣地放开了束缚着贞娘的双手,让贞娘半转过身来,同时双手激情地伸出抱着于老大的后颈之处,于老大则是一手抱着贞娘的纤腰,一手在贞娘的美背玉肌之上抚摸着。

    「啊!唔……唔……」于老大就是这样热吻着贞娘。

    「嘶……嘶……」这次的吻更凶、更狂,更勐!勐得于老大的舌头跟贞娘的舌头都快搅和在一起了!于老大的右手在没有预警之下,向下往贞娘的芳草美地划去,玩弄着贞娘空虚寂寞的小红豆。

    「滋滋……」贞娘的小骚穴已经浪成一片狼藉。

    就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贞娘和于老大两人在口里不断交换着唾液,在两人口中的「冰极乐」也化成了液体被贞娘吞进了肚子里…两人就这样彼此抱着身体,好像原始人一样互相吃着彼此的口水充饥,于老大蛇信般的舌头强占着贞娘口腔的主控权,不停歇地将唾液往贞娘的口中输送,贞娘也只能无奈的接受着…浴室里面只剩下于老大以及贞娘两人,互相喂着对方自己的口水,而王小六以及老吴则退到一旁去当观众。

    此时此刻的贞娘已经被于老大抱了起来站着,没有尊严地喝着于老大喂的口水…「咕啾…」于老大一边喂着贞娘口水,一边用狂暴的中指如入无人之境般抠挖着贞娘湿得不能再湿的小穴!淫乱的骚水如山洪泛滥般把本来整齐的阴毛弄的湿漓漓的像水草般黏在小腹上。

    良久,两人嘴唇终于分开了。

    「投降吧,我会让你很快乐的,你看你的骚穴都已经山洪爆发了,这么长时间没有男人的滋润,也怪可怜的…说!你想要于大哥的大鸡巴插你淫荡不堪的小穴…说!你要于大哥那根比你相公粗比你相公长的大鸡巴插你的小骚穴,让你快活让你浪!快说!」于老大贼贼地想命令着已经一败涂地的贞娘,渴望在这顶着贞节牌坊的女人口中,听到女人为了肉欲放弃尊严的淫声浪语。

    「不…行…我…不会背叛…我…的…相公的…你要姦…就…姦…不要侮辱…我…哦…轻点…这里…轻点…不要太用力…了…求你…了…于大哥…不…于大爷…我叫你…爷了…总可以了…吧…让贞娘…痛快点…不要…这样折磨贞娘…给贞娘…留有女人最后的尊严…求你了…」贞娘在于老大高超的性技以及「冰极乐」霸道的药力双面不断地夹攻之下,精神以及肉体的欲望早已经将她仅有的贞节观念破坏得溃不成军了,现在是用女人最后的意志力保持着最后的一丝清醒,向于老大说出最后的请求,一个让自己保留最后的颜面的请求…「嘴硬!」但色欲熏心的于老大又怎么能听得进去呢?于老大目前为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拆毁贞娘最引以为傲的「贞节牌坊」,不逼着贞娘说出寡廉鲜耻的淫荡宣言,又如何能达到拆除「贞节牌坊」的效果呢?于是于老大变本加厉地加强了抠穴的力度及速度!「啊…啊…别…勐…疯…了…疯…了…不行…饶了…我…吧…求你了…于爷…饶了…我…不…饶过奴家…吧…求…哦哦哦哦…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可怜的贞娘已经被于老大疯狂抠挖的手指搞得她开始歇斯底里地扭动呐喊着…「舒服吗?爽不?什么要来了?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什么要来了?说!说清楚一点!你那短命鬼相公没告诉过你吗?高潮来临的时候,要大声地说出来让人知道,这样肏穴起来才过瘾,才痛快!」于老大发狠地就像一只禽兽无疑,今天这张脸他势要贞娘丢不可,于是一边加重手中力道,一边用言语调侃刺激着贞娘!「你…完了…啊…麻…啊…不…行…啊…你…死定…了…」贞娘已经刺激得连一双美目也开始翻白眼了。

    「现在看是谁完了?」于老大手指更快,更勐…彷佛贞娘不是人一般…彷佛贞娘的小穴不是肉做的一样…「咕啾…」贞娘小穴水声不绝,就好比水帘洞一样,春水流不尽…「咕啾…」极乐的快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不断地侵袭着贞娘,只见此时此刻的贞娘双眼翻白重眉深锁,五官都肉紧得扭曲了,像个弱智儿一样有气无力地说着:「又…来了!来了!停!呵…啊…我的魂…啊…不行…要喷了…停…停…高潮…高潮…啊啊啊啊啊~」贞娘疯狂的潮吹形成了一股水柱喷射了出来!「哈哈哈……」于老大一边豪迈地仰天大笑,一边手指依然在抠,骚水依旧在喷,贞娘的高潮在精妙绝伦的淫技以及「冰火极乐丹」阴阳协调生生不息的惊人威力之下,居然像停不下来止不住一样,一直不停地喷着…「呵呵呵…来了…又来了…死…咿…奴家…真的被…玩死了…于爷…你…好厉害…奴家…知道你…厉害了…奴家认栽了…奴家说就是了…」疯狂的潮喷让贞娘爽得咬牙切齿,爽得她不得不说出于老大要她说的那些话了…就在要贞娘要说出淫声浪语之际,手指停止了抠穴,抽了出来!当于老大抽出了抠挖得贞娘高潮迭起的两根手指头之后,贞娘的俏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化不定,于老大看着这个已然被逗弄得六神无主失魂落魄的美艳又强势的女强人,心头立即又浮上一个淫秽的念头,便将从贞娘的秘穴抽出的那两根沾满了淫水的手指,然后将那两根手指头轻压在贞娘饱满的下唇来回按摩,然后再试探性的将指尖伸入贞娘的红唇之中,原本于老大以为这个举动会被贞娘所抗拒,却没料到贞娘却柔顺的张开贝齿,将那两根肮脏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而且贞娘不但吸吮着他的指尖、同时还用舌头舔舐了起来,当那温润如玉的香舌缠绕在于老大的手指头上时,那种细致而甜美的绝顶快感立刻由指尖传到于老大的胯下和脑海,他亢奋地像头发情的野兽地叫道:「喔……对……喔……婊子……就是这样……把你的骚水全部舔干净……妈的……真是爽呀……哦……骚包……你以前一定常帮你那短命鬼老公舔鸡巴吧?技术才会这么棒吧?……肏……真会舔……你这张嘴巴一定很会吃屌吧?我就说嘛,你根本骨子里就是一个骚货,一个希望男人来肏来玩的骚货…」可是贞娘并没回答于老大的问题,因为她依然在满足着那两根贪婪且淫贱无比的手指,不过她那流波四转的眼眸,以及那份似笑非笑的神色,不仅有些放纵情欲的风情、甚至还充满了放浪形骸的挑逗。

    看到这里于老大也认为差不多要更进一步地撕开贞娘那伪装贞洁的面具了,他一面忙着要抽出被美女紧紧吸啜住的手指、一面嚷着说:「小六老吴,你们还想当观众到什么时候?快过来一起调教调教这骚娘们,让她明白什么才是女人的「极乐」?」说完也没等两人走过来,于老大又把从贞娘性感檀口里才刚抽出来的手指头,再次狠狠地插进贞娘湿漉漉的骚穴里去乱搅和,不过这次于老大的手动作很大,为了让贞娘能完全堕落,他加快了抠挖的速度与深度!贞娘水汪汪的媚眼变得越来越明亮,她忘情的蠕动着娇躯,那双雪白的玉臂漫无目的地舞动着,一付想要搂住于老大求欢却又怕被于老大耻笑的焦虑模样,而已经靠近她的王小六一发现她这个情形,连忙抓住她的腕部将她的玉掌带向他的胯下,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听贞娘像梦呓似的哼道:「喔……好硬……好大……胖哥哥的…鸡巴…好大…好粗啊…」于老大清楚的看见贞娘正在用左手抚摸着王小六的胯下,而贞娘双唇微张、星眸半掩、不断放大的鼻孔像要喷出火来,那种吸气少、呼气多,企盼着被野兽蹂躏的闷绝表情,使于老大再也忍不住的放弃了抠挖,直接地用一双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揉捏起她那一对分量饱满的肉包子!令艳丽妩媚的女强人再度发出了荡人心弦的漫哼与呻吟。

    就在这欲火漫天燃烧的时刻,老吴毫无预警的潜入了浴桶之中,开始朝着贞娘的秘穴展开了攻势,只见他用力咬住了贞娘柔弱的小阴核!那份突如其来、锥心刺骨的剧痛,让贞娘顿时发出了高亢的哀嚎:「咿…咿…喔…喔…怎么…会…这样的…折腾…奴家…你们…三个…还要…不要…让人活…的…啊啊啊啊~」贞娘忘情地乱叫着,浑身也激烈的颤抖起来,那双胡乱挥舞和拍打的玉手,最后是紧紧的按在老吴的后脑上!然而老吴的嘴上功夫还不止如此,致命一击此刻才正要展开,那粒被老吴从底部使劲咬住的小豆子,原本就已经被挤压的快要爆炸开来,但这时老吴就像要把它咬断一样,毫预警勐地又是大力一咬,接着又在贞娘还痛得来不及发出尖叫的那一刹那间,他的牙齿便飞快的把那粒小肉豆整个细腻咀嚼了一遍!起初贞娘只是感到无比地疼痛,渐渐地贞娘发觉从自己的阴核部份,传出了一丝异常酥麻而曼妙的舒畅,接着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异样电流,迅速地便和原先的疼痛混合成了一种飘飘欲仙的飞升感,在贞娘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状况下,那种腾云驾雾、身心都轻飘飘的爽快,让她完全陷入了如入仙境般,时间彷佛已经静止、世界也宛如只是一道强烈的白光正在逐渐的消逝,就只剩下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满足得贞娘流下了两行情泪…也不晓得经过了多久,贞娘才听见自己可怕的喘息和嘶吼尖叫,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就像烈火焚身般的饱涨和灼热,然后那份飘飘然的快感回到了她体内,随即那排山倒海的刺激与兴奋犹如黄河泛滥成灾般一发不可收拾,她知道有一股自己从来不曾遇见过的感觉就要来临,那是一种让人打从内心深处中渴求的喜乐,渴求的幸福…即将在三个陌生人面前连绵不断爆发出来!贞娘拼命的想要忍住,但是已经遭三匹色中饿狼彻底挑逗过的肉体、以及那被完全挑拨起来的熊熊欲火,早就击倒了她最后一丝自尊,终于,她再也憋不住的爆发了开来!一泄如注的阴精,在贞娘肆无忌惮的呐喊中一次又一次的喷涌而出,就像在宣泄她心中难以表白的快乐与不安一般,贞娘那带着哭腔又像畜生一样的嘶叫,叫人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而她那疯狂摇摆、激烈扭动着的娇躯,也同样叫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想逃避还是正在享受…良久,贞娘那激烈痉挛的小腹、以及那张得大大而开却不停摆动的一双美腿,才缓缓的平息下来,凌乱的发丝沾粘在唇边,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那幽怨的美眸定定地看着于老大,似乎在怪罪他使她如此的备受煎熬…老吴仰头看着泪水尚在眼眶里打转的女强人,一面抹拭着他满脸满嘴的淫液,当他再瞧见贞娘那粒饱受摧残、依旧整个凸显在外的小肉豆时,他的嘴角马上露出了淫秽而残忍的奸笑,他好像对自己的舔屄技术感到很满意似的说道:「怎么样?我把妳整得很舒服吧?呵呵……我从来就没碰到过像你流这么多淫水的女人!嘿嘿……可能是你这辈子还没这么爽过吧?呵呵呵…你知道吗?只要是女人一尝过我这一招,永远都会念念不忘的,呵呵呵…」对于老吴这番淫贱不堪的废话,经历过一场极乐高潮迭起的贞娘无力吐槽,只能毫无说服力弱弱地回了一句:「就…知道…欺负良家妇女…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如果…不是刚才趁我…不留意的时候…你们喂了我吃了那奇怪的…丹药…我才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你们就是只懂靠药物来…欺负女人…的懦夫…今天老娘不慎着了你们的道…你们要怎么玩弄我…悉随尊便…但是也只有今晚而已…过了今晚之后,我就当做了一场春梦…你们别妄想…靠这些下三滥的伎俩就可以征服我…让我说出一些寡廉鲜耻的淫语贱话…我是被你们…强迫的…这是事实…

    永远不能改变…你们既然想要……人家,……怎么……还不直接上来…肏…我?」听了贞娘说了这么一番充满挑衅意味深长的言论,于老大三人顿时对望了几秒钟,相互地贼笑了起来,然后于老大望着老吴调侃道:「老吴你这次吃瘪了吧?看来我们的包子店老板娘似乎不买你那条长舌的账呢?你这次丢脸丢大了吧?」接着胖子王小六也跟着调侃了几句:「吴瘦子,看来你的舌头要再练多几年了,呵呵呵…如果你不行的话,我们就换人吧?对付像老板娘这样泼辣的悍妇,老实说我只要用绳子像绑猪一样地将她绑起来,她立马乖乖地听话就范,哪像现在这样还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真的是有点丢了我们「风尘三侠」的颜面啊!」但经验丰富的老吴并没有被贞娘这一番话唬到打退堂鼓,反而激发出了想要将这嘴硬的女人挑逗得呼天抢地欲罢不能的斗志!只见此刻的老吴目露凶光,脸露淫笑地说道:「别急别急,现在只是开始而已,老子还有绝招没有使出来!」当老吴一说完,于老大与王小六就非常有默契地将贞娘业人像扛母猪般的抬离水面,她湿漉漉的惹火玉体不停地扭转挣扎,但她的四肢却被两人分别抓住、紧紧地被狼群控制住,那悬吊在距水面约半尺高的娇躯,一丝不挂的彻底呈现,莫名其妙的危机感让贞娘本能般踢打和挺耸,她那对迷人的大肉包子也激烈地摆荡,而她那倒垂的脑袋,也一直在左右摇摆,一边弱弱地向那群没血没肉的色胚们求饶道:「不要啊……真的不要!」然而贞娘越是哀求越是无助,她的一双美腿便被扳得越加张开!只见抱着她左腿的于老大朝抱着她右脚的王小六点着头说:「该给咱们的贞洁烈女美来个「大字型」了!」他一说完,两个人便同时横移了半步远的位置,这一来贞娘的四肢不但更加张开,而因为身体被强制伸展到将近极限的地步,贞娘的挣扎动作也相对被大大的限制住,就在这时,满脸淫笑的老吴已经蹲在她的下体前面,他先细细地端详了片刻,再伸出双手爱抚着贞娘白皙嫩滑的大腿说:「啧啧……你这小浪穴生得实在太美丽了!嘿嘿……多水多汁,肏起来滋味应该很棒才对!呵……呵……呵……接下来只有你不开口求我,我是不会停下来的!你也不用太害怕,就是会爽得你无地自容而已」语毕,老吴便把脸贴向贞娘的河水泛滥的黑森林美地。

    浑身僵硬的贞娘紧张地掀起她倒垂的脑袋,努力地朝着在她胯下蠢动的那颗人头呼唤着说:「不……不要啊……瘦子……我求求你……真的不能呀!……噢、噢……啊、啊……喔……唉……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哈……嗯哼……噢……羞死我了!……唉……天呐……轻点……求求你……请你赶快……停止呀…求你了…大哥…我叫…哥…叫你爷…了…好酥…好麻…痒痒…的…哦哦哦…」激烈的舔穴并未因贞娘的哀求而停止,也不知是因为贞娘的身体太过于敏感、还是老吴舔屄的技术真的是一流…只见贞娘那辗转反侧的娇容是时而蹙眉屏息、时而是媚眼如丝,那哼哼呵呵的呻吟不断从她性感的双唇里传出,而她曼妙的雪臀时而旋转抛掷、时而挺耸扭曲,叫人一时间还真摸不清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

    但随着老吴的脑袋动作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急促,贞娘的四肢和身体逐渐出现了可怕的震动与痉挛,那白里透红的丰满玉体,随着她逐渐高亢起来的叫喊声,开始发生惊人的反应,起初是她被牢牢控制住的双手,拼命地想去抓住什么东西,但于老大和王小六却机警的不让贞娘抓到他们的身体,接着是贞娘奋力踢打的一双小腿,那伸展得越来越笔直的脚尖,使老吴看出了端倪,他知道贞娘的理智差不多已经快要沦陷,尽管贞娘拼命的想要忍住,但她那苦闷而满脸潮红的表情,已预告了她今晚的命运…她已经被老吴的舌头打败了。

    果然,就在她突然爆出带着哭声的尖叫声中,她的躯体便勐地高高挺起,那僵硬而痛苦的姿势就凌空冻结住…良久,便听到贞娘如泣如诉的嘶叫道:「啊、啊……不要……不要咬……那里……喔……天啊……麻死我了!……噢、噢……啊呀……谁来救救我……天呐……痒死我了!……求求你……瘦哥哥……不要咬人家……那里……噢……唉……轻点……不行了……呜……噢……饶了我吧……吴爷……请你……停止……哎呀……喔……真的受不了了……啊呀……哦呵……你还是杀了我吧!」一直到贞娘的叫喊声中止后,她僵直的躯体才颓然软化,摔落回原来被架抬住的姿势,望着贞娘那由苦闷逐渐转为甘美的表情,于老大明白老吴的口交攻击已经奏效,刚才那番使贞娘求饶的前戏,无非是要让俏佳人成为认命的待宰羔羊而已,而随着贞娘脸上表情的不断变化,于老大不必看也猜得到,她方才被老吴施虐过的小肉豆,此刻正在老吴灵活的舌尖下接受温柔的舔舐,这种虐待过后的细心抚慰,正是色中高手征服女人的手法之一,而一场精彩绝伦的淫戏才刚揭开序幕…贞娘心里有数,在这群男人的蹂躏之下,一定还会有着更加不堪的沉沦!就在这个时刻,老吴又改变了攻势了,只见老吴的头渐渐低下,从贞娘左腿的膝盖开始,往大腿根处舔去,最终来到了贞娘身下的山谷谷口之处,在阴唇处舔着、吸着…贞娘双颊上已经是红云遍布,甚至那抹嫣红已扩散开来,雪白的颈项上、挺立的一双大馒头、双肩上都有几缕嫣红之色。

    在老吴舔弄着阴唇之时,贞娘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发出了一声叹息,接着便是几声细小的:「不要…不要…」的声音,接着便是「嗯…啊…」的声音。

    老吴的舌头又回到了阴唇上方那敏感的小豆子,逗弄起那个逐渐发胀的阴核,手指则在骚穴之间进出着,阴核则是受到了舌头的照顾,这庞大的快感转瞬间袭来,让本来已经平静的贞娘再次尖叫了起来,接着腰部挺起,竟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臀部往身下老吴的嘴脸上迎去!「不要………」已经被折磨到发软的贞娘发出了一声夹杂着叹息的抗议之语,同时回收着自己的臀美,却老吴的持续刺激之下,不得不再次挺起,身体颤抖着,高潮再次来临!老吴则在贞娘高潮来临之际,停止了一切的攻击手段而欣赏着贞娘那淫荡的模样…在贞娘高潮过后,颤抖渐低之后,老吴的臭嘴再次扑上开始了新一轮的舔穴与爱抚,不疾不徐的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对贞娘的敏感部位逐一挑逗着,一直到老吴的手指再度叩关,进入贞娘湿漉漉的骚穴之内,嘴唇舔弄着阴核之时,就在贞娘即将达到被老吴舔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老吴突然的停止舌头的舔弄,抽出了手指!「不要!……」对于突然间的空虚感,让贞娘不自觉地扭动着美臀,不知羞耻地发声抗议了起来!老吴则像一只玩弄老鼠的猫般邪笑着,便继续原先的爱抚舔穴动作,直到贞娘再次高潮……接下来,老吴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爱抚、挑逗,每次都在贞娘高潮来临之前,就停了下来…第四轮,第五轮……「天啊…这叫老吴的舌头好像火焰一样,火辣辣地…舔得人家的小穴又冰又热的…感觉好奇妙…好爽快哦…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感觉…爽快得都要飞上天了…张玉贞啊张玉贞,你不能这样放弃,一定要忍耐…这三个色鬼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得到我的肉体,只要我能忍耐到最后,他们一定会按耐不住插进来的…」贞娘心中有数却没有说话,只是紧闭着嘴唇,痛苦的摇着头,毕竟开口求肏绝对是没有面子的羞辱之事…贞娘在这一次次的高潮、舔穴之中,那种期待被插入的焦躁感,亦同时的随着一次次的高潮,累积着……只是这不断升高的欲望,不但没有藉着这些高潮的并发而排解,反而是储存起来,最后,当神智再也无法控制这股欲望之时,也就是任人宰割的时刻。

    此时,显然这欲望已到达了一个程度,贞娘的神智,已快要无法控制它了,所以,她才会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因为,她的身体,渴望着,需求着,鸡巴的插入、填补、充实她的骚穴!第六轮……贞娘还是摇头,只是非常的缓慢与无力。

    「你不说,就当你不要罗……呵呵呵…真的是有忍耐力呢?这也不打紧的,到了最后你还是会哭着求肏的。

    」游启圣揶揄的说着,便让贞娘再次藉由手指与舌头达到高潮。

    第七轮…老吴越来越放肆地舔逗着贞娘毫不设防的玉门关,好像要把她溢出的淫水玉液完全吸干那样,既忙碌又贪婪的饱啖个不停;于老大满意地看着贞娘春意盎然的美艳娇容一眼,便指挥着王小六随着他,两人把贞娘摆坐在浴桶沿上去,当贞娘的娇躯被摆动的时候,老吴并未放弃他嘴巴的享受,他亦步亦趋的随着于老大他们的脚步移动,但他埋在贞娘黑发茂密胯下的脑袋始终没有离开,那种低着头弯腰驼背、脸庞好像被阴唇吸住的移动的模样,简直就是下流无耻到了极点。

    贞娘被放置在浴桶的边沿上以后,原本抓住她四肢的家伙各自退开两步,而贞娘得到释放的双手,立即抓住浴桶的边缘,以免从桶沿上倒栽下去,不过,她屈膝大张着的雪白大腿并未垂落水里,因为老吴正疯狂痴迷地捧着她浑圆动人的屁股,继续跪着吃她那湿淋淋的小穴,而她倒悬在浴桶外的脸庞,正对着虎视眈眈的于老大与王小六两人。

    「老吴,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吧?再这样拖下去,都不知道要拖到牛年马月了?」于老大一说完,就跟王小六一起慢条斯理地分别蹲到贞娘的左右侧,两人非常有默契地用手同时爱抚着眼前那对迷死人的硕大肉包子,然后同步低下头去,轻轻地轮流舔逗那左右两粒早就硬凸而起的澹紫色小奶头,在两人手和口舌并用的挑逗以及「冰火极乐丹」冰火交融阴阳相吸的神妙的药性,贞娘的胴体开始再度蠕动起来!「不行…这样子…太犯规了…不是说好了…哦哦…不…说好了…一对一…的吗?…酸死了…哦…噢…三对一…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天啊…不行…了…太刺激了…又冰又…火…辣辣的…叫人怎么受得了…还让不让人…活下去啊…」不论贞娘怎么个骂,怎么个求饶,于老大三人都充耳不闻,就是合作无间地集中火力往贞娘最脆弱敏感的三点全力进攻!只见她原本屈起的双腿不但慢慢地举高伸直,而且还越张越开,直到那双修长白晰的玉腿笔直地伸展在半空中为止,而她倒悬的臻首也不自主地在左摇右摆,那又弯又长的眼睫毛下,有着一对含羞带怯的迷离星眸乍睁即合,她像是惶惑不安、又像是欲火难耐的再次偷瞧了俯首在她胸膛上的男人一眼,然后用她既柔软又饥渴的声音说道:「你们既然想要……人家,……怎么……还不上来?我认输了…奴家…奴家认输了…求你们了…给奴家一个爽快…」凝视着贞娘那如痴如醉、充满羞愧和期盼的脸庞,于老大发现到在她那绝美无匹的艳丽娇靥上,散发着一层澹而明亮的神秘光辉,那光芒使贞娘的美丽的脸孔渗透出一种至美至淫的神情,此刻的贞娘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为了宣泄体内的欲火已经豁出去了,什么尊严什么贞节牌坊,此时此刻对她而言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只见贞娘螓首后仰,无语向天,除了这一刻,她什么时候品尝过如此美妙的性爱?贞娘知道今夜自己是注定无眠了。

    也知道今夜将会是一个激情澎湃淫荡放纵的夜晚。

    此刻的贞娘是既期待却又害怕的…期待,是知道这三个不速之客绝对能满足自己长年累月的空虚;害怕,是怕这种放荡激情是否只局限于今夜?过了今夜之后,自己是否又能回去过去的那种坚毅豪爽?还是说会就此沉迷?就此成为这三个混人的肉壶玩物?未来不可知的压力以及背德的负罪感让贞娘流下了两行情泪…五味杂陈的泪珠伴随着身上晶莹剔透的水珠从她发梢、洁白如玉的玉体上纷纷滚下…